主的颂歌


“风雅颂”三部曲的前两部《西京风流》和《王者大雅》,写的时间算起来前后也有两年时间。两年时间对创作两部长篇作品来说很短,但对我个人来说的确很长。两年的写作滋味只有身在其中才有体会。目前正在断断续续地写着最后一部《主的颂歌》,也希望喜欢拙作的同好们在看到《主的颂歌》之前能按下心来看看我对自己作品的一些解读,这会对同好们对我作品的理解有所帮助,也但愿同好们读后能有所收获。
关于书中的人物
君子老弟曾问过我,最喜欢书中哪个女主,我说是杨紫筠。至于当初是如何回答这个原因的已经记不得了。但按现在很流行的一句来讲,这个人物很接地气。下面简单谈谈我当初对书中几个女主人公塑造时的想法。
金圣绯——至尊女神。竭力想把这个人物打造成集美貌、智慧、高贵、性感于一身的完美女神形象。她既是爱和美的使者,又是权力和欲望的掌控者。当然人物越要塑造的近乎完美也就越虚幻,就当做心中的遥不可及的梦吧。 本文来自nwxs5.com
花悦春——不老的神话。每一个同好大概都有自己现实中的第一次,这如同我们的初恋般甜美将会永远留存在我们的记忆中。那个她在我们的记忆中永远是第一次的美好永远不会老去。以花悦春这个人物来赞美曾经给我们实践启蒙的女主们。
杨紫筠——柔美天使。她的美生动可人,让男人不自觉地驻足欣赏的同时,会有一种呵护这美的欲望。善解人意的她有着极强的亲和力,在让男人得到慰藉的同时,又总能润物无声地让对方拜倒在脚下。天使的外表下有着坚强果敢的个性,行事举止更让男人叹服。她虽无言辞上的犀利和行动上的苛责,但你总会从得到的那份满足中致以她无限的敬意,崇拜之情油然而生。
卢曼荻——梦幻佳人。“聊斋”里的女妖总有着人间女子所不逮妖媚,也是最让男人们最魂不守舍的。其中善良妖精与书生才子的结合更给人营造了一个美好的梦。卢曼荻就是这样的女子。她那与生俱来的“妖气”不用说话不用行动,只要站或坐在那里,就让看到的人有种被勾魂的感觉。天然的优势使她表现的自信、张扬、霸气,专业高超的施虐技巧,让受虐者更加五体投地。

copyright nzxs5.com


惠雪莹——风流美人。唐朝是中国历史上最开放的时期,具有唐朝美人风韵的惠雪莹勇于追求爱情的个性正好符合着这样的特点。而追求爱情的过程中她也在征服着一个个男人。这个角色是不太注重臣服者感受而注重自我快乐的女主,但这不妨成为被征服者崇拜的女主。
二关于本书体裁定位
多年前曾经在网上看过一部小说时间设定的也是快一千年后的事,但写的却是很官场政治的小说,可能是由于涉及到很多政治斗争的敏感话题,这部小说现在已经在网上找不到了。小说描述一个官二代男主人公如何在政治角逐中脱颖而出最后成为领袖人物,当然里面比少不了吸引眼球男主人公俘获多个美女芳心的情节。可以说我的小说多少受到点启发,只不过男女颠倒了一下。其中一个网站把小说定位为魔幻题材,当时就觉得很艺术的定位,所以也把《风雅颂》定位为魔幻题材吧,这让就少些读时的联想。现在唯一感到遗憾的是我应该把年代写成“夏华国历X年”,这样写起来就顺手些,但改不了。
nvwang.icu

三对书中涉及到一些问题的解答
曾经看到有同好留言说少涉及政治的问题,多写些虐恋的故事。这个问题曾经让我很伤脑筋。我从创作《圣爱》开始就是想着如何把SM这个东西写到现实的世界里,因为我的写作寄予我对现实世界的理想愿望。那么既然要现实一点当然就无法避开政治性的事情。
反过来想说我们现在安心于SM的小环境里是否就不敏感了,不政治了。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因为大陆从来就认为这个事黄色违法的东西。这种现实的处境我不知道给我提出建议的同好,是否想过这其实就是政治性的问题。
一个记者就一个公民是否应该关心政治问得好,什么是政治?教育、医疗、房子问题是不是政治问题,是不是涉及到每个公民的切身利益我们就该关心?我想答案是肯定的。一些政治问题事情如果不是我们每个公民都主动关心过问,那么涉及到的个人利益就永远无法得到改善和保障。所以有时候对政治的事情多多关心一下,或许就会让我们所处的环境得到改善。简单对我们这样的群体来讲,如果我们的法制民主建设在包括我们这样的群体的全体国民关注下,就会不断进步改善着,那么我们即使未奢求合法,也不会整天提心吊胆冒着被抓走的危险享受着我们的爱好。自由和利益是争取来的绝不是等来的。这个话题有些扯远了,打住。 本文来自nwxs5.com
还有一些同好可能感觉到《风雅颂》SM的情节写不是那么多那么看着过瘾。我不否认我的小说其实也是意yin大于文学,但是既然我把她当做小说来写就不可能像一个短篇的故事通篇都是意yin的文字,我必须要把我讲述的故事里相关的情节链接交代清楚完整,这让也方便大家的阅读。个人以为既然我们的栏目定义为“虐恋文学”,那么还是多点文学性的好,看那种纯为意yin打飞机的东西那还不如去看影像和图片来的痛快有效。即使过瘾的东西天天看也会感到厌烦麻木的,何况我写这么长的小说通篇都是翻来倒去的重复那些东西,我想即使需要的人也会觉得看腻的,所以我觉得既然要成为小说还是以讲一个生动的故事作为主干来辅以其他为好。当然能否让同好觉得写得故事的确好看,那就是我个人能力的问题了。但我的确在不断努力着。
还看到有一两个同好在《王者大雅》篇的留言说没看懂小说写的是什么。我也一时搞不明白说的没看懂是什么意思,如果你对小说里的人物关系故事的前后链接没有搞明白,那么你就得自己辛苦把前篇《西京风流》看看了。 copyright nzxs5.com
最后再次感谢那些给我的小说留言的同好们,你们的喜欢就是我的动力。
散人 二〇一三年七月十日凌晨
  • 标签:带着(973) 自己的(19157) 看着(15381) 高贵(215) 奴才(546) 夫人(475) 中天(15) 心田(16)

    上一篇:阿文的故事

    下一篇:我是绿帽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