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囚衣的女王

天海市是个小城市,地处中国南方,人口二十多万,没什幺工业企业,农业也不发达。但是由于位于两个省的交界处,交通便利,来往商户频繁,过往客流量极多,当地人因地制宜发展起了商业贸易,因此当地经济较为发达,服务业尤其发达。 本市虽小且常住人口不多,但由于人口流动量大,因此违法犯罪活动时有发生。而本人,便是天海市女子监狱狱长。由于城市不大,所以监狱规模小,包括本人在内及狱警与其他工作人员总共才七个人。女性犯罪低,一直以来狱中在囚女犯数量都很少,所以本人虽任监狱狱长,但工作量少,工资相对较高,就职多年,生活一直过得清闲,也算宽裕。 那天清晨,我照往常一样去上班。刚坐到办公室没多久,下属给我送来一份文件。是公安局提前给我送来的押解通知,说是要给我们送过来一名女囚。文件里还附有那个女囚的个人信息。 女囚叫尤灵,现年22岁,身份是酒店的小姐。入狱是因为与一名嫖客发生争执,后受到嫖客口头侮辱而将其打成重伤被判一年有期徒刑。由于是复印件,文件上的照片模糊不清,只是隐约看到一个年轻女子的头像。如此柔弱的一个女子竟将一个大男人打成中伤,却也着实令人费解。 半个小时之后,犯人送到,让我过去接受。我来到关押室天海市是个小城市,地处中 「坐吧!」我让尤灵坐在办公桌对面。 这是我第一次与心中的女神单独面对面在一起。她已经与刚进监狱的时候完全不同了,身桌简朴的囚服,脸上也擦去了那层后后的脂粉。「天然去雕饰,清水出芙蓉。」脱去脂粉掩盖的她更加显示出她天生的丽质,少了一种世俗的尘埃,更多的是天生的清纯、脱俗;同时,在清纯的本质中,又无时无刻不散发着妖冶、诱惑。她低着头,静静地做着,像一朵含苞待放的莲花,出淤泥而不染,濯清裢而不妖。 我盯着她,看了将近有一分钟。直到她抬头望了我一眼,我才连忙害羞地将目光移开。而她似乎也看出了我在看她,恰到时机地给了我一个秋波,勾地我心里痒痒的。 「尤灵,你已经进来两个多星期了,生活还习惯吧?」 「还好啦。」 「从你进来那天起我们就一直在观察你,我们发现你进步很大。你要好好改造自己,好好做人。」我继续说着客套话。要是以往提讯犯人,我是绝对不会如此客气的 「知道了。」 「不过,你这次为什幺要打架?」 「这…长官,这不是我的错啊。从我进来那天起那个女人就一直在欺负我。那个女人趁着人多,动不动就对我动手,我能忍到今天才跟她动手也已经很不容易了啊!」 「我知道,杨娟确实平常问题比较多,这一点我们会好好处理。但是这里是监狱,不是你们随便可以动手的。」 「长官,您就看在我小女子一个人孤泠泠的,网开一面吧!」 「这个…监狱的规章是…」 「长官,帮帮忙嘛,小女子一辈子偶记地您的…」她说话的口气越来越嗲,一句话说地我浑身躁热。 「这,谁错谁对,我们会查清楚的。我们不会冤枉人的。」 我继续对她进行训话。聊了十几分钟,我都在尽量克制自己。 训话结束的时候,我让她出去。但是,就在尤灵起身往门口走去的时候,她的脚拌到了地上的一个箱子,整个人往前一个踉跄,右脚顺势往前一个跨步后,左脚往后一提,脚上的布鞋顺着方向飞了出去,正好落在了我的脚下。 就是这只破旧的布鞋,它完全突破了我心理最后一道防线。我所仅存的最后一丝控制力顿时被打地烟消云散。还没等尤灵过来拾鞋,我已经迅速弯腰将鞋子抓在了手里,并一个箭步冲上前去,单膝跪来尤灵脚下。 尤灵被我这突然间的行为吓了一跳,顿住了。但短短几秒,她就立刻恢复了镇定。似乎这事情对她来说并不算什幺。更好象我的这个行为早在她的预料之中,只是来得有些突然。 尤灵什幺话也没说,只是很平静地将脚提起,悬在了我的面前。我用一只手颤抖地托着她的脚。尤灵则完全看清了我的心思,将裤脚轻轻一提,左脚的整条大腿则完全曝露在我的面前了。 这是怎幺样的一条腿啊!修长,细致,没有半点赘肉。它粉嫩,白皙,就好象是用世界上最美丽的玉雕琢而成,没有丝毫的瑕疵。我的那只手此时也不再受我大脑的控制,放下鞋子,轻轻地在大腿上抚摩。手接触在肉体上,就好象轻抚在精细的丝绸上,细美、润滑、富有弹性。抚摩的时候,大腿更是散发着一股悠悠的清香,这种香味让我陶醉,让我沉迷… 许久之后,我慢慢从沉醉中苏醒,我这才记起我此时的主要任务——帮尤灵穿鞋。我连忙拾起地上的布鞋,小心翼翼地将它穿在尤灵的左脚上。 「哎呀,长官这怎幺行啊?怎幺能让您给我穿鞋啊!」 尤灵此时突然将脚一缩,后退了两步。而我则完全像狗一样,顺着她的步伐向前爬了两步,抱着她的双腿,紧紧贴在脸上,生怕她在我眼前消失。 「不不…没关系,我喜欢给你穿鞋…」我的声音变得急促,变得有点歇斯底里。 「哎呀…你不能这样啊。我是囚犯您是长官…」尤灵还在假装挣扎着往后推,而就是她越挣扎,我则抱地越紧,浑身颤抖… 「我不是…我不是…您是长官,我是囚犯。您别走…别走…我什幺都听您的…」 「哼哼!这怎幺能行,我是囚犯,我怎幺能听您的呢?」 「不,您不是囚犯,我是囚犯,我是您的囚犯。求求您别离开我,别再折磨我了。我听您的,您说什幺我都听您的。」 「真的什幺都听?」 「我听,我听…」 「那好。」尤灵此时完全放开了自己,用力将我从她脚下踢开,弯腰蹲在了我的面前。她用手捏着我的下巴,将我的头抬起,用一种极其轻蔑的目光看着我,「首先呢,那个贱人欺负我,你说说该怎幺做啊?」 「我…我帮您教训她。」 「恩,很好。要立刻教训她,我要看着你教训她。」 「是…是…要狠狠教训她吗?」 「这倒不用,小小教训一下,让她明白就可以了。」 「是…是…」 「恩,乖…哈哈…」尤灵笑了,笑声中带着轻视,带着嘲讽…她清楚地明白,从此以后,她将完全控制整个局面,完全控制了我。只要她愿意,这整个监狱都将是她的天下。 尤灵命令我站起来,坐回了原位子。我整理了一下衣服,我打开门,让下属将杨娟带到我的办公室。 「这个,我教训她的时候,您可以回避一下吗?免得她回去说闲话。」 「好吧,还真麻烦。」 「谢谢!谢谢您!」我恭恭敬敬地将她送进了办公室内间,关上门,这样她就可以通过窗户看到外间了。 几分钟后,下属将杨娟带到。 「杨娟报到。」 「恩!」我冷冷地看了她一眼,就让她站在我面前,「你又打架了?」 「这…不是我想打,是那个女人太…所以我们就…」 「住嘴。」我声色俱厉地喊到,「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在监狱里拉帮结党,哪次打架斗殴没你的份。我们一次次没有严肃处理还不是希望你能自己想想,主动改过。尤灵刚进来,难道会主动来欺负你们,啊?」 「狱长,但是…」 还没等她说完话,我已经站起来,甩手狠狠的摔了她一巴掌,把她打地连连后退了几步。她捂着脸,站在我前方,一声不吭。 「过来。」 她走近到我面前,「啪」地一声,我再次摔了她一掌。「这两掌是新旧事一起算。目的是让你记住,这里是监狱,别指望能闹什幺事情。你还有两年就可以出狱了,现在的关键是好好表现,尽量得到减刑。」 「知道了,狱长。」 「以后再知道你欺负尤灵或者新来的,严惩不怠。」 「是…是…」 「今天的事情,关你一天禁闭,自己安静点好好想想以后该怎幺做,出去吧!」 「是…谢谢狱长。」 杨娟刚退出办公室,我连忙上前将门反锁,打开内间的门,将尤灵迎了出来。 「这个…这样做还行吗?不够的话我再给她加刑。」我弓着腰,跟在她身后,恭敬地说。 「就这样吧,相信以后她也不敢再动我了。」 尤灵走到我的办公椅前,坐了下来,转了一圈,将腿翘到了我的办公桌上,「有烟没有?」 「有…有…」我连忙从抽屉里取出烟,替她点上,送到了她的嘴边。 「好!」,她吸了一口烟,然后吐了出来,动作甚为幽雅高贵,「给我捶捶腿。」 「是…是…」我连忙蹲在地上,尤灵将脚从桌上移下,放在了我的膝盖上,让我给她捶腿,自己则继续抽着烟。 「喜欢我吗?」 尤灵抽完一支烟,突然问到。 「喜欢。」 「有多喜欢?」 「我…我可以为您做任何事情,只要我能办得到。」 「那,我要你做我的奴隶?」 「奴隶?」我不知道奴隶这是什幺一个概念。 「不愿意?」 「不…不…只是我不知道什幺样算是做奴隶?」 「土老冒,你只要说你愿不愿意,到时我会让你知道的。」 「我愿意…我愿意…」 「做我的狗?」 「愿意…愿意…」 「哈哈…从进以后你就是我的奴隶咯!今后没人的时候,你要叫我主人。」 「是…主人…」 「恩。给我磕头吧!」 「是…」我连忙向后退了一步,口呼「主人」,给她磕了三个响头。 「很好。你们监狱有单独住的牢房没有?」 「这个,倒是有,对外没有说罢了。」 「条件怎样?」 「比一般牢房条件要好,看管也比一般牢房要宽松一些。作息也和一般牢房里的有所不同。」 「哦!我不想和那些贱人们住在一起,你给我安排一个单独牢房。」 「这!一般情况下住在单独牢房里的都是一些有钱或者有背景的犯人,得出一笔钱我们才看情况是否安排住。当然了,这些都是内部关系,外界都是不知道的。」 「钱我是没有,但我就是想住。你自己去想办法。刚刚还说什幺都听我的,这样也叫想当我的奴隶吗?」 「不…不…我来给您安排。」 「好,那我就先回去了,在这呆上太久怕会出事的。」主人打开门反锁,让我叫下属带她回去了。 两天以后,主人又再次与其他女囚发生冲突。当然,这一切都是事先让她安排好了的。我也利用自己手中职权在内部文件中动了手脚,以避免她再次与人发生冲突为由,将她转移到其他监牢,单独囚禁。 几个星期后,又在人事职权上做了微微的变动,将单独囚禁室转为由自己亲自管理。这样,我就可以在较为自由的环境下有更多机会与主人在一起了。这一切都做得天衣无缝,没有一个人察觉到并产生怀疑。 在我的改动下,对狱警的站岗及巡逻的位置也做了调整。这样,从我的办公室就会有一条较偏僻的并可以避开狱警岗位的走廊直通单独囚禁间。同时,狱警的巡逻路线也不会经过主人的囚室。监狱员工作息每天中午吃饭和午休的时候有一个轮班,这其中大约有半个小时。每天的这个时候,我都会赶到主人的囚室去对她进行朝拜。由于主人嫌犯人的饭菜难吃,我也会趁这个时候将我自己的盒饭带给主人与她交换。所以,实际上一直以来,我这个监狱的狱长,吃的全都是囚犯的食物。就这样,在无人察觉的情况下,我们的主奴关系维持了三个月。 那天,我找了个借口,让人将主人带到我的办公室。每隔一段时间,我都会找一些理由让人带女囚到我的办公室训话。当然,其他人都只是为了掩人耳目。 「给主人请安,主人万岁、万岁、万万岁!」我将门反锁,忙跪下,给主人连磕三个响头。 「起来吧!」 「谢主人!」 主人直接坐在我的椅子上,我忙献上事先准备好的烟酒果品,替主人点上一支烟,跪在主人面前。 主人一边抽烟,一边玩起办公桌上的电脑。 「恩!」主人哼了一声,我立刻明白主人的意图,连忙爬上前去,张开嘴,仰起头。主人看也没看我,夹着烟移到我头上方,轻轻一掸,让烟灰落在我嘴里。我小心的合上嘴,不敢让半丝烟灰从嘴里飘出。 一支烟抽完,主人才转过来看着跪在地上的我。 突然,主人翘着的脚轻轻一提,脚上的布鞋被踢了出去。我连忙爬了过去,用嘴叼着爬了回来,小心翼翼地给主人穿上。 「哼!真贱!」主人又是一脚,将鞋子踢飞出去。我再次将鞋叼了回来。 「张开嘴!」 「是…是…」我爬到主人脚下,再次仰起头,张开嘴。主人俯下身,提着我的头,往我嘴里吐下了一口神圣的玉液。 「谢主人恩赐!谢主人恩赐!」我如饥似渴地将玉液吞下,并急忙给主人磕头谢恩。 「有些事要跟你说一下」 「是,听主人吩咐。」 「6号囚室的赵小玉最近不老实,你给好好教训一下。3号囚室的王兰好象对我有点不服,你好好办她一下。还有3号囚室的那个张丹,听说在拉小帮派,放风的时候老想找我麻烦,帮我教训她。还有…」 「是…是…」 「7号囚室的李燕你们最近是不是在关她禁闭?」 「是的,她打架,所以我们罚她三天禁闭。」 「哦,那是我叫她打的,放她出来吧!」 「是…我马上放她出来。」 「还有,2号和7号囚室那些人都是我的人,由我罩着,以后不许罚她们。」 「是…是…」 「至于3号囚室那几个,摆明了要和我对立的。该怎幺做你自己看着办吧…」 「是…奴才一定让主人满意…」 「好…有什幺事情要禀报的没?」 「有…有…上头刚发下来几个通知…」 每次主人来都会给我吩咐类似这样的一些事情。同时我也会把近其监狱内部的一些人事、计划安排以及上级给我的指示命令全部如实向她汇报,然后遵照她的要求去办。这样一来,监狱里边的实际掌控以不再是我,而是身穿囚衣,被关在囚室里的尤灵主人了。 「进去,给我按摩。」 「是…」我钻到办公桌底下,旋缩着身子,主人翘着的脚正好悬在我的面前。我轻轻地为主人脱去鞋子,用手揉捏着主人那柔嫩细致的脚,像捧着一件绝世宝物。不过对于我来说,主人的脚已经是宝物中的宝物了… 主人让我给她按摩脚,自己则拿起桌上的笔纸,在写些什幺东西。大约半个小时之后,主人才将东西写完。蹬了一下脚,示意我停止,让我从桌底出来。 「帮我做件事情。」 「求主人吩咐。」 「你给我送这封信,名字和地址信封上都写了。」主人递给我刚写的那封信,我双手接过,恭恭敬敬地捧着。 「去的时候带上五千块钱。还有,对那个人要客气,就像对我一样。她叫你做什幺你就做什幺。」 「是…奴才知道…」 「很好,我要回去了,去办事吧!」 「主人…」主人起身正要走,我叫住了她,「奴才万死,斗胆请求…」 「说吧。」 「求主人再赐奴才一些圣水,您上回恩赐的那些已经…」 「你怎幺那幺烦啊!」 「是…奴才万死,求主人息怒…」 「好了好了,拿来吧…」 「谢谢主人…谢谢主人…」我忙爬到墙角,打开保险柜,从里边取出一个大保温杯,放在主人脚下。 主人将裤子脱下,蹲在保温杯上。随着骨碌骨碌的流水声,瞬间,黄浊的圣水充满了杯子。 「这次省着点,奴才…」 「是…是…」 我打开门,将主人送了出去。 当天中午,乘着休息时间,我借口出去办事,按照信封上写明的地址,找到了那个地方。 那一带我们当地人叫做贫户区,主要是一些社会底层和外来人口杂居地,因此比较杂乱,色情业和黑恶势力也较为猖獗。政府曾多次计划对这片区域进行城区改造,当是基于一些社会原因一直未能做成,所以几任市领导对此地的状况也都采取了默认的态度。 信封标注的地址是在一栋老旧的筒子楼里。沿着脏乱拥堵的楼道我找到了信封上写的307房。 我敲响了房门,过了片刻,房内才传出动静。一会儿,门开了,门缝里露出一张女人的脸。 「请问尤桂枝女士是住在这儿吗?」 「我就是,你谁啊?」门缝里那双眼睛扫了我一眼。 「哦,是尤灵让我给您送信来的。」由于主人要我对她态度一定要好,所以我不敢有半点不恭。 「尤灵?」那女人听到主人的名字,这才把门给我打开。 我这才看到这个女人的全貌。她貌似只有三十多岁的样子,穿着一套睡衣,头发散乱,一副没睡醒的养子显得十分慵懒。 但是,看到那张脸,我立刻就明白了她与主人的关系,她们有着一张及其相似的脸庞。 「进来吧。」她将我迎进屋,关上了门。 「随便坐啊!」她随意打法我,独自坐到一边看信去了。我顺便环顾了一下房间。房间装修地还算是上的了档次,家具电器等也很齐全,但却显得相当杂乱。茶几上推着几盒没吃完的快餐和啤酒瓶子,我坐着的沙发上也横七竖八地扔着袜子衣裤,空气中也弥散着浓浓的化妆品的味道。 「你…」她看完信,转身过来,全身上下扫视着我。 「你是那个监狱的狱长?」 「对,我是。」 「哦,小灵说她养了只狗,就是你吧?」 「是…是的。」 「很好,我是小灵的妈妈,你以后就叫我大主人吧。」 「是,大主人。」 「哼,不懂得见到主人的礼节了吗?小灵没好好管教你吗?」大主人突然严厉地瞪了我一眼。 「这…对不起,大主人,奴才知罪…」物品楞了一下,连忙跪在地上,朝大主人猛磕了几个响头,「小主人一直都有管教奴才,是奴才笨,求大主人恕罪…」 「算了算了,第一次就原谅你,以后再敢这样,饶不了你,操…」 「是,是,谢大主人恕罪。」 「小灵说你有东西给我?」 「哦,是的。」我连忙从兜里掏出那一打五千元的钞票,双手奉上,「这是小主人让奴才孝敬您的。」 「嗯!」大主人接过钱,看都没看就放兜里去了,进了里屋。 我一个人没撂在客厅,不知道要做什幺,只好跪在地上等着大主人出来了。 过了好一会儿,大主人从里屋出来。我偷偷瞄了她一眼,猛地发现大主人已经完全变了一个人了。浑身上下打扮地十分精致,一头披肩卷发错落有致,脸上也已经打上了浓淡适中的妆色。她穿这一件分红低胸紧身衣,下身着一条黑色超短皮裙,脚登一双漆黑高跟皮靴,这身装扮把她那完美的身材发挥的淋漓尽致。特别是映衬着她那张与主人几户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脸,美丽,高贵,丝毫也看不出她的实际年龄。 「我现在要出去,你在这打扫房间,好好干,不然回来有你好看。」 「是!」 大主人扔下话,扬长而去。 那一整个下午,我都呆在主人家里擦窗扫地,收拾垃圾,还得洗她那一堆不知道堆放了多久的脏衣服。一切收拾完毕,我也已经累得直不起腰来了。 傍晚时分,大主人总算是回来了,手里拎着大包小包刚购回来的东西。一进屋,把东西随处一扔,瘫倒在沙发上。 「妈的,累死我了。」 「奴才恭迎大主人。」我连忙爬到她脚下,给她磕头请安。 「狗东西,给我按摩。」 「是!」 我用嘴帮大主人把皮靴脱掉——主人在监狱给过我特别训练,此时正好派上用场。靴子刚一褪去,一股浓重的脚香扑鼻而来。大主人的脚香与小主人的截然不同:小主人的清新淡雅,充满了恬静与高贵;大主人的浓烈而芬芳,代表着激情与张扬。 脚底按摩可是我的拿手活,在监狱的时候,为了把小主人伺候地舒服,我特地请了一个盲人按摩师来教我手艺。我这一手绝活此时也让大主人飘飘欲仙,对我也是赞不绝口。 那天晚上,我亲自做饭给大主人吃,伺候她洗澡,供她玩乐,直到把她送上床睡觉,已经是晚上十二点多了。 「你可以滚了!」 「是,大主人,奴才拜退。」 「以后每周来两次,帮我打扫卫生。」 「是!」 「回去告诉小灵,让她打赏你。」 「是,谢谢大主人。」 我退出大主人宫寝,没有立刻回家,而是驱车回到了监狱,拜见了主人,把今天发生的事情都一一向主人做了汇报。 「狗东西,看样子把我妈伺候得不错啊,有两下子。说吧,想要什幺奖赏啊?」 「奴才不敢要主人奖赏,只要主人开心就是对奴才最大的奖赏。」 「少他妈给我假惺惺的。我还不知道你这狗东西。」主人停下来,想了一小会儿,「这样吧,我这几天来例假了,赏你舔吧?」 「是,谢谢主人恩赐!」主人的这个恩赐让我兴奋。主人是在一个月前开始训练我吃经血,以往她都只是把用过的卫生巾赐给我,或者把经血滴到我喝的饮料里让我食用。

本文来自nwxs5.com


  • 标签:主人(7770) 让我(9980) 您的(846) 奴才(643) 给我(3621) 狗东西(25) 囚犯(35) 监狱(32)

    上一篇:囚禁

    下一篇:大小姐的欢乐日常(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