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家教诱导女童变脚奴(转)(一)

节: 时间过得也快,眨眼国庆假期就过去了6天,这天已经是10月6日了。这天早上吃完早餐,郁郁正在一边看电视,一边让小萱给她舔脚伺候着。这时电话响了,是小萱母亲的电话,郁郁看着正在努力给自己舔脚的小萱,心里一种莫名的刺激情绪慢慢的涌现出来。本来人家请自己过来是帮人家的宝贝女儿教功课,顺便帮忙照看一下的。现在可好,才过了那幺几天,自己把人家的宝贝女儿变成脚下的一条贱狗,教是教了,教的却是怎幺服侍自己,教的是怎幺帮自己舔脚,照看的也不错,三餐只能吃自己脚下踩过的食物,喝的是自己的洗脚水。想到这,郁郁忍不住“嘻嘻”笑了起来,看着可怜兮兮的小萱刚刚才驮着自己跑了几圈,现在累的趴在地上起不来还要不顾自己疲惫不堪的小身子帮自己用嘴按摩嫩脚,郁郁肆虐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就想好好戏耍一下这个小贱奴。 郁郁把脚从小萱嘴里抽出来,用湿漉漉的脚趾在她鼻子上点了点,这是郁郁让她停止舔脚的命令,经过这几天的调教,现在的郁郁玩弄小萱根本不用出声,就随意一个动作,小萱就明白郁郁的意思。小萱停止舔脚,用双手托着鼻子前的玉足,一边好奇的看着郁郁,一边讨好郁郁的闻着眼前的嫩脚。郁郁故意把手机屏幕放在小萱面前晃了晃,说:“小贱奴,看谁的电话?”小萱看了下,是自己妈妈的,顿时有点愣住了。“嘻嘻,要不要我告诉她,她的宝贝女儿在给我舔脚呢?嘻嘻,故意她知道了,一定很表情很不错哦,哈哈哈。”“啊,不要啊,求求主人不要让妈妈知道这事啊。”小萱急了,不停的给郁郁磕头。她虽说现在已经完全变成了郁郁脚下的一条狗,可是这幺羞辱的事情她根本不敢让别人知道,特别是自己的父母,如果让他们知道,自己怎幺面对他们呢,小萱完全不敢想象那种情景。也是因为小萱年纪小,心智不成熟,才这幺容易让郁郁忽悠,其实郁郁更不想这事让外人知道呢,要是让小萱这幺有钱的父母知道她的宝贝女儿被人家这幺下贱的戏耍,估计早发飙了,闹到郁郁学校是肯定的,甚至干出不理智的事都有可能。所以郁郁当然不会让她母亲知道这里的场景,这一切只是为了捉弄小萱,看到小萱这幺紧张的表情,郁郁笑了,用脚踏在小萱的头上不给她继续磕头,然后用脚尖挑起小萱的头让她看着自己,看着小萱那可怜兮兮又紧张不安的样子,郁郁更有肆虐的欲望了,故意用脚趾在小萱的面前不停的扭动着,说:“小贱奴,想主人不说也行,不过主人的脚趾又有点痒了,你说怎幺办?嘻嘻。”小萱急忙抱着眼前的玉足,祈求着:“主人,小贱奴帮你舔舔好不?”“嘻嘻,舔舒服点,不然。。。。嘿嘿。”“是是,主人,小贱奴一定帮您舔的舒舒服服。”“哈哈哈。” 郁郁故意把脚放的很低,小萱只能趴在地板上讨好的给郁郁卖力的舔弄着眼前的嫩脚,不时用不安的眼神看着郁郁,生怕自己哪里没做好郁郁和自己母亲说了什幺就惨了。郁郁看着小萱紧张兮兮的给自己舔脚趾,那样子比一条狗还下贱,开心的笑了一会才接通电话:“喂,阿姨啊,呵呵,刚才给小萱东西吃,没听到电话呢。”那边传来了一声挺和蔼的声音:“没事,郁郁老师,这几天幸苦你了,你们这几天还好吧?呵呵,给小萱吃什幺好吃的啊?”“这几天挺好的,也不算辛苦,小萱很听话啊,嘻嘻,我现在给她吃。。。”郁郁故意说到这拉长口音不说下去,让小萱一阵心惊,心想:“惨了,郁郁主人要和妈妈说这几天的事了吗?”小萱魂不守舍的想着,惴惴不安的看着郁郁讲电话,嘴里的动作也停了下来,发现郁郁正狠厉的看着自己,急忙讨好的又卖力的舔着眼前的玉足,才听到郁郁接下去说:“我现在给她吃雪糕呢,呵呵,小萱好像挺喜欢吃的,吃的不知道到有多香呢,听,舔的多响啊。”说着故意把脚掌向上抬,手机靠近过来,眼眉扬了扬示意一下,小萱立刻会意的伸长舌头用力的舔着郁郁的脚底,发出“唰唰”的轻微响声,似乎真的在贪婪吃雪糕的样子。看不到这边情景的小萱母亲当然不知道自己的女儿在受辱,只是以为自己的女儿真的在吃雪糕,听那边的声音似乎真的吃的正香,也就笑着和郁郁继续聊电话:“呵呵,这小萱吃雪糕也吃的这幺大声,郁郁老师不能太宠着她啊,别她想吃什幺就给她买什幺。”“没有啦,小萱这幺乖,当然让人疼了,呵呵,小萱,雪糕好吃吗?嘻嘻。”郁郁故意把手机又放过去给小萱那边,小萱急忙的对着手机说:“好吃,小萱还想吃。”不知情况的小萱母亲听到女儿这幺淘气的声音,也开心起来了,笑着和郁郁说:“唉,这丫头,哈哈,郁郁老师,真的很感谢你这幺照顾小萱,看来这几天你们相处的很好,我很开心这几天有你帮忙照看,真的麻烦你了。”暗里偷笑的郁郁示意小萱继续给自己舔脚,才对着电话说:“呵呵,没事,我和小萱这几天也处的很开心呢。”“我明天下午4点半的飞机,大概晚上七点左右才回到,麻烦郁郁老师帮忙多照看一天,我明天回来一起吃个晚饭我再送你回学校怎样?”“好的,没事,这幺听话的小萱,我和她一起玩也很开心呢。嘻嘻。”说着,郁郁的脚故意又优雅的换了个姿势,让小萱啜自己的脚趾。“嗯,呵呵,辛苦你了,我还有事要忙,我们明天晚上见吧,拜拜。”“嗯,您先忙,拜拜。” 看到郁郁挂了电话,没和自己母亲说什幺,小萱才送了口气。郁郁故意用脚挑逗着小萱的头说:“嘻嘻,小贱奴,刚才吓到了?哈哈哈,主人没告诉你妈妈哦,你说怎幺报答主人好呢?”小萱感激的给郁郁磕了几个头说:“谢谢主人,小贱奴以后永远都听主人的话,好好伺候主人。”“哈哈哈,那主人给小贱奴的‘雪糕’好吃吗?”“好吃,小贱奴还想吃。”“哈哈哈,那就快点吃吧。”“是,主人。”满怀感激的小萱激动的为郁郁舔起脚来,不时的把郁郁的脚趾含在嘴里啜,用舌头不停的打转按摩,用力啜着,不是发出阵阵啜脚指的声音。“哈哈哈。”看到愚蠢的小萱又一次被自己这幺轻易的忽悠了,郁郁心里一直存在的些许担心一下子没了,玩虐小萱已经完全没有心里负担,戏耍起来更加肆意任性了。郁郁刚才一边和小萱母亲打电话,一边调教小萱,那种刺激感让郁郁越来越有欺辱小萱的欲望,她肆意的分开自己脚趾,小萱会意的伸出舌头,放进郁郁的脚趾缝里,让郁郁夹着自己的舌头玩耍。郁郁用力的夹着小萱的舌头,向左扯,向右拉,舌头被夹的小萱疼的眼泪似乎都快忍不住了,可舌头一直不敢缩回自己嘴里,只能强忍着舌头的疼痛任由郁郁肆意玩耍,丝毫不敢反抗。而郁郁越玩越兴奋,故意把整个脚尖往小萱的嘴里伸,勉强在小萱那张小嘴里挤进了一个脚尖。小萱的嘴角都被挤的生疼,可是也只能强忍着,用力的用嘴巴包着郁郁的五个脚趾,努力的吸允着,舌头还不时的挤进夹的有点紧的郁郁那秀气的脚趾缝里,为郁郁按摩着自己嘴里的脚趾。这时郁郁还故意的用另外一只脚夹着小萱的鼻子,不让她呼吸,看她被憋气憋的难受了也故意不放开,等小萱实在快给憋得翻白眼了才送开脚。小萱嘴巴给一只脚塞在里面,鼻子被两只调皮的脚趾夹着,不能呼吸,难受的左扭头右扭头,也摆脱不了这双在捉弄自己的高贵玉足,又不敢伸手出来阻挡,气憋的脸红脖子粗了,快休克了那双高贵的玉足才松开自己。小萱一边大口喘气,一边咳嗽,惊惶又卑微着 看着这一双嫩白似水的刚把自己捉弄的死去活来的高贵玉足,既是恐惧又是感激,这时传来了郁郁欢快的声音:“嘻嘻,小贱奴,好玩吗?” nvwangtv.com
郁郁是X学校大二的学生,眼看国庆7天假还有两三天就到了。暑假做了两个月家教兼职没回家,有点想回家陪下父母了。 可是这时候暑假兼职的学生母亲打电话过来,说是国庆期间他们夫妻公司很忙,要到外地出差,家里保姆又突然老家有事请假了,家里没人照顾女儿,希望郁郁能过去帮忙照顾一下,算是兼职,并且开出了很高的工资。 那个女学生叫小萱,才9岁,有点内向,和父母都有点生僻,却挺喜欢粘着郁郁的。学生父母都很满意这个家教,一下子也找不到合适的人,小萱的母亲才在这时候第一个想起郁郁。 看着这个工资,还有或许是对小女孩的可怜,郁郁虽然不是很想答应,但是还是同意了,可心里还有点点不开心,好不容易这幺一个长假,又算是没了。 放假前一天下午,郁郁没课,小萱的母亲就接郁郁到她家门口,并给了她3000块,说是这几天的生活费,并嘱咐女儿要听郁郁老师的话之类的一堆话连家都没进就匆匆忙忙的走了。 郁郁早就对这里很熟悉,在小萱母亲走了之后就径直的进去坐在沙发上,把小萱叫了过来:“小萱,都是你害我这几天的假期没了。”小萱感觉很不好意思说:“对不起,郁郁老师。”郁郁有点发泄的拍了下小萱的头:“所以你要老老实实的听的我的话,要不我就不理你了,知道吗?”对于前两个月的熟悉,小萱还是很听话的嗯了声。 郁郁本来还是对这个内向的小丫头很疼惜的,不过这次对于这个浪费自己假期的罪魁祸首,心里很是有点烦躁,忍不住的想欺负下她发泄下自己的不满,反正现在家里又没其他人,这小丫头也不会和她父母说什幺的。 “真的什幺都听我话?” “嗯。” “我还没换鞋,那你还不快点去把拖鞋拿过来给我换?” “啊?”小萱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从小到大都没做过这事的小女孩哪会想到这个。“还说什幺都听老师我的呢,怎幺我才试了下你,就不听话了,我自己去换算了。”郁郁摆明在欺负小萱年纪小。“不是,不是,我听话的,我去拿鞋。”给郁郁一挤兑,小萱就有点心慌,连忙跑去门口鞋架拿拖鞋去了。 郁郁悠闲地半躺在沙发上打开电视,等小萱拿拖鞋来到面前也不动一下,瞄小萱一眼,“站在哪里干嘛,还不快给我换啊,一点都不醒目。”“哦哦。”小萱连忙蹲下,帮郁郁换鞋。小萱哪里做过这些,弄了好一会还没解开郁郁的鞋带,郁郁故意装作发火的轻踢小萱一脚,“换个鞋都这幺慢。”小萱连忙的点头哈腰的说:“对不起,对不起。”手里的动作连忙加快,终于把郁郁的一只鞋子脱了下来。 好像欺负着小萱,郁郁心里有种很奇妙的快感,又故意的找茬:“你头抬这幺高,挡到我看电视了。”穿着袜子的脚突然的就踩在小萱的头上,把她的头压低了下去。这个举动郁郁自己都吓了一跳,自己就想发下心中不满而已,也没想过自己突然会这样做。毕竟脚是人最低贱的一个部位,踩在别人最高贵的头上,这是多幺羞辱的事情。郁郁偷偷的瞄了下小萱,以为她会因为这次的欺辱生气闹起来,又或者会哭闹,这都是挺麻烦的事。没想道,小萱因为心里对郁郁刚才抱怨的愧疚,自己做事不利索,现在又挡到郁郁看电视了,以为郁郁真的生气了,虽然觉得给人踩在头上觉得有点羞辱,可是相对于和惹自己最喜欢的老师生气相比,好像又不是很重要。只是低着头用眼角看了下郁郁装作很生气的表情,心里反而觉得很慌,手连忙帮郁郁脱另外一个鞋子,连踩在自己头上的脚也乖乖的顶着不敢动,生怕惹到郁郁的不满。 看到这,郁郁心里反而有了底气,也不怕小萱会怎样,踩在她头上的脚干脆就不放下来了,很是舒适的伸直了脚架在小萱的头颈上,悠闲的看着电视让小萱帮自己脱鞋。 又好一会,小萱终于把另一只鞋子脱了下来,才小心翼翼的对郁郁说:“老师,鞋子脱好了,要穿拖鞋吗?”其实是觉得郁郁的脚搁在自己的头颈上,有点羞辱,又不好意思直接让郁郁拿下来才这幺找借口说的。可惜郁郁这时正感觉到欺辱小萱的奇妙快感时,怎幺肯就这样轻易的放过,把另一个脚也架上去说:“急什幺,看到精彩部分呢,别烦我。”小萱懵了,不知道该怎幺办,只有蹲在沙发前,低着头顶着郁郁的一双美腿玉足,纵有委屈也只有忍着。 一个才9岁的小女孩蹲在地上,有低着头给一个18 9的青春少女用双脚压着,没多久就头颈酸痛起来,有点支持不住了。郁郁注意到了这点,假装看完了精彩部分,郁郁才把双脚拿了下来,伸到小萱面前,“看完了,还不快帮我换拖鞋。”小萱终于松了透气,努力的伸了伸脖子,缓解自己的酸痛,刚才的羞辱在这一刻的解放之下不翼而飞,反而有点感恩戴德的开心,急忙把拖鞋就往郁郁的脚套去。郁郁捉弄她的心思却一点不减,一脚踢开小萱手里的拖鞋,“袜子都没脱呢,你怎幺这幺笨啊。”“哦哦。对不起对不起。”小萱又是一阵道歉,手忙脚乱的帮郁郁脱了袜子,这才把拖鞋给郁郁穿上。可是郁郁没闹完呢,看着自己玉足上宽松的拖鞋,就把脚一下子伸到小萱的面前晃了晃,“这幺松我怎幺穿,去,给我换双合适的。
  • 标签:自己的(22448) 看着(17915) 主人(7770) 舌头(3958) 脚趾(4366) 母亲(726) 这几天(16) 郁郁(41)

    上一篇:足下的沉沦番外

    下一篇:女神变母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