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忍踩杀

我叫段飞,是一名国家特种兵王,同时也是一个生化人。机缘巧合下我得到一瓶叫做“T病毒”的液体。自从身体里注射“T病毒”后,我惊奇的发现我的身体变得比以前还要结实,视觉和听觉也焕然一新,我的速度、力量也都远远的比常人还要厉害,当然,最重要的是我的身体里拥有自我修复能力,也就是说,不管我的身体受到了多大的伤害,甚至是胯下的蛋蛋碎了,身体里都能够进行自我修复。 ……………………………………几年后……………………………………… 由于厌倦了在战场上的厮杀,所以我卸甲归田,回到了我的故乡S市。 刚好S市第一美女总裁叶倾铃在招收一名贴身保镖,为了争取做美女总裁的贴身保镖我经历了重重的考试和面试,终于在早上接到了录取通知来到那栋位于市中心最繁华路段的办公楼,心里不觉叹了口气,感觉有点心累,堂堂华夏特种兵王竟然得低声下气的做一名保镖,想想都觉得有一丝苦涩,但一想到美女总裁叶倾铃是一个大美女,我便收起心里那些感慨,跟在那位身材妖娆的秘书身后走了进去。 总裁的红木大门前,有着许多强壮的男同胞也在门口排队,我似乎是最后一个来的,于是我便排到了队伍的最后面。 也不知道是什幺原因,有着超于常人听觉的我听到总裁办公室里似乎隐隐约约的有一声又一声的
nvwangtv.com

“跪下?你凭什幺让我跪下?”我强忍着内心中的奴性和想跪下去舔叶倾铃脚下的那双高跟靴的冲动嘴硬的说道。 “作为你一名合格的保镖,你要做的是绝对服从老总的命令,你明白了吗?所以你现在要做的是给本小姐跪下!”叶倾铃嘴边露出一抹戏谑的笑意说道,眼睛有意无意的瞄向我胯下那高耸的小帐篷。 听了叶倾铃的话我觉得有点道理,虽然内心中很是兴奋,但强烈的自尊心也使得我很纠结,犹豫了一会儿后,我双膝一软“噗通”一声跪在了叶倾铃脚下。而叶倾铃那翘起晃动着的玉足也有意无意的踢着我那膨胀的小弟弟,那种不轻不重的力量弄的我的xia ti一阵酥麻,恨不得把躁动的小弟弟掏出来让她把里面的精华踩射出来。 叶倾铃似乎很满意我的表现,戏谑的笑着说道:“很好,这才是卑贱的你该有的姿势!现在开始面试了,要好好表现哦!首先,本小姐的高跟靴有些脏了,你说该要怎幺办呢?”叶倾铃说着玉足一动,优雅的交叠着美腿翘起了右边的玉足的靴底,靴底那诱人的花纹遍布我的眼底 “舔!我舔!我帮您舔干净!”我目光灼灼的盯着面前这双散发着清幽的香味的高跟靴和带着诱人的花纹的靴底,胯下的小弟弟变得更加坚挺起来,恨不得突破裤子和叶倾铃脚下的这双白色的高跟靴来一个亲密的接触。 “咯咯!看来你跟刚才进来的那群臭男人一样都是贱货啊!再说了,你觉得你配舔我的高跟靴吗?”美女总裁叶倾铃说着优雅的抬起玉足,用高跟靴的前端的防水台踩在我两腿之间那高高挺立着的小帐篷上,轻轻的晃动着玉足继续说道:“这是什幺东西啊?硌着我的脚了!”叶倾铃说着扬起了穿着高跟靴的玉足,在空中划出一道美妙的弧度后,冰冷尖利的靴跟在在我的裆部上轻轻一划,我的裤子瞬间开了一道口子,我那躁动的挺立着的小弟弟和急剧收缩的子孙袋一离开裤子的束缚瞬间暴露在空气之中。 “哇!没想到你的狗ji ba还挺大的嘛!比刚才那群臭男人大多了!而且踩起来倒是很好玩的样子!要不这样吧,本小姐再赏给你一个机会,用你那卑贱的小弟弟来清理我高贵的高跟靴的靴底!”叶倾铃说着顺势伸出修长纤细的美腿,穿着高跟靴的玉足蹬在我的肩膀上,而我也顺势躺了下去。 与此同时,浑身散发着女王气势的美女总裁叶倾铃优雅的抬起玉足,性感高贵的高跟靴正对着我坚挺的小弟弟就踩了下来,玉足轻点,带着诱人花纹的靴底轻轻地踩下,冰冷坚硬的高跟靴的靴底踩在我那火热躁动的小弟弟上的那种酥麻快感令我欲罢不能。我犯贱般的扭动着身子用胯下那根卑贱的小弟弟忘情的摩擦着叶倾铃的靴底。 “~~嗯~~”感受着从xia ti传来的触电般的酥麻快感我情不自禁的呻吟出声来,再加上小弟弟与叶倾铃的靴底摩擦发出的“~~~沙沙~~~”声,在这宽阔的总裁办公室里显得yin靡。 “咯咯!真是贱啊!小狗狗!身为一个男人跪在地上,狗ji ba被一个女生踩在脚下,而且还很舒服的样子,你还有什幺做人的尊严呢?”叶倾铃说着伸出纤纤玉手对着我的脸颊扇了一巴掌,紧接着优雅的踮起踩在我的小弟弟上的玉足狠狠一碾。 “~啊~!”感受到小弟弟传来的撕裂般的疼痛感我不禁惨叫了一声,胯下的小弟弟却变得更加的兴奋起来,对着叶倾铃的玉足一下一下的颤抖跳动着。 “吵什幺吵?你看你的狗ji ba明明很爽!你却还装出一副痛苦的样子!要知道有许多贱男人跪在我面前求我踩他们的狗ji ba我还嫌弃踩他们会脏了我的鞋底呢!” 叶倾铃傲娇的昂起了妖艳俏脸戏谑的说道,性感高贵的高跟靴对着我那躁动的小弟弟轻轻地踢了一脚,而我那卑贱的小弟弟在叶倾铃高贵的玉足的踢踏下屈辱的来回摇晃着。 “哼!”见我一脸享受的样子叶倾铃冷哼一声,扬起了修长纤细的美腿,小巧玲珑的玉足在空中划出一道美妙的弧度后精准的踢在我的子孙袋上,发出清脆的“~啪~”的一声。叶倾铃不理会我那痛苦的哀号声,抬起玉足一脚一脚不停的踢着我的子孙袋,“~~~啪啪啪~~~”的声音不绝于耳,在总裁办公室里回荡着。 “主……主人,主人饶命啊!”强烈的疼痛感使得我不得不伸手抓住叶倾铃踢过来的玉足,跪在地上苦苦哀求道。 “谁是你的主人!别瞎叫!而且最重要的是!谁允许你的狗爪子碰我的高跟靴了?”叶倾铃一脸嫌弃的看着我说道。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叶倾铃早已抬起了玉足踢开了我的手,紧接着将足有5、6公分的防水台踩在我的手背上,冰冷尖利的靴跟也踩在我的手指上,狠狠的碾动着。 “~~嘶~~”感受着从手上传来的疼痛感,我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我知道这是美女总裁故意在折磨我的,所以我咬着牙默默的忍受着。 “~哟~!没想到你还挺硬气的啊!换做别人早就叫起来了!”叶倾铃说着将性感高贵的高跟靴顺势贴合着我泛红的小弟弟,玉足用力一踩,我那卑贱的小弟弟就这样被叶倾铃高贵的高跟靴的靴底的前端的防水台屈辱的踩到肚子上,坚挺的小弟弟被叶倾铃坚硬而有高贵性感的高跟靴的靴底硬生生踩下去的感觉并不太好受,并且很屈辱,可就是这股来自于脑海中的屈辱感激发了我内心深处的奴性。 只见美女总裁叶倾铃优雅的踮起玉足,高跟靴的前端的防水台狠狠地碾踩着我那已经深陷进肚子里的小弟弟,缓慢的扭动脚踝带动着那坚硬的高跟靴的靴底慢慢的践踏着我的小弟弟还有我身为一个男人的尊严。从叶倾铃那熟练的践踏动作中不难推测出她平时应该经常这样玩弄男人,而我那卑贱的小弟弟在叶倾铃高贵的高跟靴下也快速的膨胀着。 “小狗狗,你的狗ji ba被我踩着舒服吗?”叶倾铃说话间用力的搓动了我的小弟弟一下,那种刺激的感觉使得我差点射出来。 “舒……舒服!~~嗯!~~”我跪在地上闭着眼睛想也不想的回答道,嘴里时不时的发出一两声呻吟声。 “咯咯!别急着射!还有更舒服的呢!”叶倾铃说着伸出另外一只穿着高跟靴的玉足,用高跟靴的前端抵住我的子孙袋,轻轻摇晃玩弄着我那两颗卑贱的蛋蛋,时而用冰冷尖利的靴跟将我的蛋蛋在子孙袋里踩得来回跑动,强烈的刺激感、兴奋感和屈辱感使得我的小弟弟里那些卑贱的精华即将在叶倾铃的脚下喷发,丝丝液体也打湿了叶倾铃的高跟靴的靴底。 “看啊!小狗狗!你的狗ji ba流出了一些透明液体了哦!”叶倾铃戏谑的笑着说道,优雅的抬起了玉足,我那已经被她撩拨到了极限的小弟弟没有了高跟靴的压迫颤抖着坚挺了起来,对着叶倾铃停留在我的小弟弟上方的高跟靴一下一下的颤抖着,似乎在宣泄它的饥渴。 “咯咯!小狗狗!你的狗ji ba似乎很想念我的靴底哦!要不我把你的狗ji ba踩烂吧!这样的话你的狗ji ba就能够一辈子黏在我的靴底下了哦!”叶倾铃娇笑一声说道。紧接着翘起了玉足,用那长达十二厘米左右的靴跟轻轻地撩拨着我那印有她靴底花纹的小弟弟,冰冷的靴跟绕着我那泛红的尿道口轻轻划着!强烈的刺激让我小弟弟一颤一颤的抖动着即将喷薄欲出了。 “狗ji ba这样子就开始要不行了吗?是不是很想把你卑贱的精华喷到我高贵的高跟靴上啊?”叶倾铃说着用高跟靴的靴跟抵住我小弟弟的根部突出来的尿道,顺着突出来的尿道一路朝上攀沿着,另一只还在玩弄着我的子孙袋的玉足也附和过来,两只穿着高跟靴的玉足互相配合用高跟靴的防水台的边缘部分夹住了我的小弟弟上下的撸动着。小弟弟传来的那种异样的酥麻快感让我情不自禁的浑身颤抖着,嘴里也舒适的呻吟出声来。 叶倾铃戏谑的看着我在她脚下发犯贱的样子,轻轻的扭动着脚踝,带动着脚上的高跟靴摩擦着我的xia ti,从我这个角度看过去,叶倾铃就像是将刑具穿在脚上的天使,而我则是应该永远匍匐于天使脚下的任天使揉虐的奴隶。 “射吧!小狗狗!把你那卑贱的精华射在我高贵的靴底下吧!”说话间叶倾铃扭动脚踝的力道在慢慢加大,而我嘴里也发出来的呻吟声也随之变大。终于,在叶倾铃高贵性感的高跟靴的揉虐下,我的小弟弟喷射出了一股股浓稠滚烫的精华,内心欲望的释放使得我感觉像是在天堂般。 在看见我的精华喷出来后,叶倾铃并没有结束对我xia ti的揉虐,而是更加用力且残忍的踩踏着我的小弟弟,这次她直接扭动着脚踝,脚踝扭动的很优雅,可后果却让我不能承受,体内的精华一次次的被她无情的踩了出来。直到后来,小弟弟里喷出的精华已经不受我控制了,而是伴随着叶倾铃那穿着高跟靴的玉足的的每一次扭动,就会有一点精华被榨出来。而我那些喷出来的精华不知道什幺原因在接触叶倾铃的高跟靴后便消失殆尽了,仿佛从来都不存在般。 十多分钟后我的小弟弟已经变得通红,有一些地方被叶倾铃的高跟靴踩的有些脱皮了,而我腰上也感觉到了一股股的刺痛感,小弟弟是再怎样也硬不起来了。我躺在地上怎样都起不来了,刚才xia ti那剧烈的运动不光是抽干了我体内的精华,而且更像是把我全身的力气都抽光了一样,我就像是条垂死的狗一般,伸出舌头躺在地上大口的呼吸着。而我体内的T病毒也开始为我的身体受伤的地方自我修复了。 “好了!既然你已经爽够了!那就该轮到我爽了吧!”叶倾铃说着露出一抹残忍的笑容,伸出穿着高跟靴的玉足用洁白高贵的靴面部分挑起了我那疲软的小弟弟,在空中玩弄般的踢踏了几下后,我那疲软的小弟弟瞬间昂起头来。身体自我修复完毕的我正惊喜的等待着叶倾铃的玉足的再一次临幸时,叶倾铃冷冷的说道:“贱货!想知道刚才那群臭男人是怎样死在我的脚下的吗?本小姐现在就告诉你!” 话语刚落,叶倾铃扬起修长的美腿,穿着高跟靴的玉足在空中划出一道美妙的弧度后精准的踢在我的子孙袋上,叶倾铃这凌厉的一脚使得我瞬间丧失了反抗能力。 “总……总裁饶……”我本能的伸手护住了脆弱的裆部苦苦哀求道,没等我说完,叶倾铃的高跟鞋又一次踩在了我的小弟弟上,只不过这次是高跟靴高贵坚硬的靴底踩着我的xia ti,高跟靴的鞋跟踩在了我的蛋蛋上。冰冷尖利的靴跟一接触到我的蛋蛋,我浑身触电般的抖了一下,心里想着难道真的要变成太监了吗?虽然我有自我修复能力,但一想起自己的蛋蛋丢了的场景还是不由得吓得一哆嗦。 “你前面的那些贱男人可都是被我一脚一脚的踢烂了蛋蛋的哦!他们那些卑贱的精华连接触到我高贵的高跟靴的机会都没有,你应该感到荣幸哦!好了,现在该跟你说拜拜咯!下辈子有机会的话在投胎死在我脚下吧!哈哈!”叶倾铃说完后我就感觉到一股钻心的疼痛感从xia ti传来。我眼睁睁的看着叶倾铃的高跟靴把我的小弟弟踩在地上一脚一脚的跺烂了,而叶倾铃高跟靴的靴跟也已经刺进了我的蛋蛋里面,在叶倾铃的玉足残忍的搅动下,我的蛋蛋就这样在叶倾铃的高跟靴下爆裂开来,鲜血也在叶倾铃高贵洁白的高跟靴上留下了一抹殷红。虽然说我有自我修复能力,但这种无法忍受的疼痛让我晕了过去。 虽然我晕过去了,但在T病毒的作用下我的xia ti正在快速的自我修复着,当完全踩烂我的xia ti的美女总裁叶倾铃正要打电话喊美女秘书来把我抬走时,一双美眸随意的一瞄欣赏着自己脚下的“杰作”,但却惊奇的发现我的小弟弟和子孙袋里的蛋蛋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自我修复着,过了一会儿便完好如初了。似乎没有被此刻的现象给吓到,叶倾铃的美眸正兴奋的凝视着我修复完毕的xia ti,嘴边露出一抹小女孩得到新玩具般的笑容。就在这一刻,美女总裁的生化奴隶在此诞生了……“咦!我在哪儿?这里是什幺地方?”我挣开眼睛,发现自己正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对于我在总裁办公室里疼晕过去的事情完全不知情。看着这个空旷的房间里的装饰和眼前这盏价值估计上万的琉璃灯饰,不无透漏出房间主人的身价的高贵。 “哦!对了,我记得我的小弟弟好像被叶倾铃踩烂了!”慌忙间我竟忘记了自己有自我修复的超能力,快速欣开被子,扒下了裤头。“~~呼~~,还好还好!自己的宝贝还在!” 虽然如此,但几十年的军涯生活还是令我警惕起来,悄悄的打开房门走了出去,刚走出房间绕过铺着波斯地毯的长廊来到通向客厅的楼梯时便看到了这一幕。 “~~嗯~~,主人,求求您……求求您放过我吧!我再也……我再也不敢了!求求你了!”一个浑身赤裸的男仆,手和脚上都被一根粗粗的铁链锁住,像狗一样被拴在墙的一边,嘴里不停的求饶着,但此时男仆不知道什幺原因心中有一股异样的兴奋感,挺立着卑贱的小弟弟却对着坐在真皮沙发上看电视的少女那晃动的玉足一下一下的颤抖着,似乎在向少女的玉足诉说它的饥渴难耐。 躲在楼梯口的我凝神一看,赫然发现此时坐在真皮沙发上优雅的交叠着美腿的少女竟是早上把我的小弟弟踩烂的叶倾铃! “不行哦!做错事了就要接受惩罚!这个道理从你进来我家里做事的那一天就知道了吧!”叶倾铃说着站了起来,抬起玉足顿了顿脚下那双黑色的高跟鞋,
  • 标签:看着(17915) 高跟鞋(3716) 鞋底(1809) 小混混(42) 小弟弟(1698) 玉足(1841) 卑贱(125) 男仆(16)

    上一篇:黑丝少妇为我足交

    下一篇: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