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器

浸入全身的通体严寒和身体关节的寸寸疼痛,让慎治在无尽的煎熬中迎来了苏醒。因为就只穿着衣服睡在地板上,慎治浑身上下都僵硬酸痛。不想起床……不想睁开眼睛……起床的话就会看到那个景象……但是睡在楼下的父母已经起床了。房间就在隔壁的明日香也醒来,做起了每天早晨例行的舒展体操。不要……啊……觉察到妹妹动静的慎治祈求着,然而现实无视了他的一切请愿。紧接着轻快的脚步,慎治房间的门开了,明日香毫不客气地走进来。“早呀,哥哥!在我家度过的最后一晚,睡得香吗?”毫无顾忌,也毫不犹豫,就像呼吸一样自然,明日香跨立在慎治的脸上,一边挽起睡袍的下摆,一边说。“今天就是哥哥在这个家里度过的最后一天,距离期限已经还不到一小时了呢。”就像呼吸一样当然,明日香坐下,一边在慎治的嘴中肆意地排泄着浓重的晨尿,一边说。环顾已经变得空荡荡的慎治的房间,除了一个行李袋以外,慎治什幺也没剩下。明日香心满意足地继续道:“再好好地看看这个房间吧,什幺都没剩下哟。哥哥在这个房间居住过的痕迹,已经连一丝一毫,都没有剩下哟。嗯哼哼哼哼……”发自内心地感到愉悦,明日香笑着,同时享受着撒尿的畅快。咕嘟咕嘟呜咕……由于积攒了整夜,明日香的小便又浓又苦又臭,仿佛永远不会
  • 标签:房间(245) 哥哥(1298) 就像(306) 起床(8) 在这个(43) 咕嘟(50) 剩下(7) 明日香(11)

    上一篇:真三国无双之长靴女神

    下一篇:真三国无双之长靴女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