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睡的室友女女

我叫白芷,白云蓝天,风吹花芷。尽管我如我的名字般幽美,但我却是个恋足癖患者。   很难相信吧!呵呵呵,哪怕到了现在,我也仍然比那些所谓的网红美女好看的多了,但漂亮如我,却是个期待着被同性踩踏,蹂躏的贱货。和很多校园恋足小说一样,我第一次恋足,甚至说是恋足的启蒙,就是从我的舍友入手。。。。。。

  我那时候宿舍因为分配问题,宿舍只有两张上下床,算上我在内也只有三个人入住。我和很多校园恋足小说的情况很不一样。

  我很清楚我内心的需求,尽管我那时对恋足这件事仍然是懵懵懂懂的状态。因此我从一开学就开始注意了我的舍友,尤其是她们的脚部,在发呆注视了几次之后,我就把两位舍友的脚牢牢地记在了心里。现在为止,我也能闭着眼,用舌头分辨出两个人的脚。

  “傻丫头,干嘛呢?又看着地板发呆了!”一道矫健的身影带着热情地笑声闪了进来。

copyright nzxs5.com



  “真衣姐!你又逗我!”我看着她刚刚锻炼完略显气喘的样子,脸却不由自主地红了起来。

  花野真衣,17岁,目前是体育生,而且是个日本的交换生!每天坚持跑步训练的她皮肤泛起了略显小麦色的肤色。尽管不是很漂亮,但爽朗热情的性格让我对她情不自禁地产生了好感。每次和她在一起,她都会像大姐姐般照顾我,这让对她的脚虎视眈眈的我着实羞愧了好长一段时间。

  她的脚也不同于其他运动员般难看,长满老茧。脚型反倒特别纤细和优美。只是因为经常锻炼的缘故,她的脚也如她的皮肤一样,泛起了健康的小麦色,却反而让她的脚显得更加有股说不出的野性美。

  “行了!不逗你了!帮我打盆儿水来,我刚跑完,脚出汗粘死了!”她毫无形象地倒在了我的下铺床上,双脚把鞋子蹬掉,对我发号施令。

  “好好好!我这就去!”我一听,二话不说,连忙去打水。眼睛却仍旧恋恋不舍地黏在了她因为出汗而微微泛黄地白色棉袜脚的脚底。

nvwang.icu



  最终,我还是克制了,为了以后能够常常看到,不能暴露了自己是个恋足癖的事实。

  等我打完水回来,她已经开始微微地打起了呼。我看她睡着了,仍是不放心,微微的叫了几声。确定她睡死了,我才敢蹲在床前,认真地观看这双几乎占据了我整个高中生涯的梦的玉足。

  她的脚一只穿着棉袜,棉袜因为吸汗而微微泛黄,还散发出阵阵咸湿地脚汗味。另一只脚上的袜子反而被她给脱了下来,被她随手扔在了我的枕头上。等等,枕头上?

  这难道。。。。意味着我间接地用脸来接触了她的脚?我想到这儿,脸迅速地发烧。低头一瞅,却是那双快勾走了我魂儿的赤足。
  • 标签:看着(17915) 让我(9980) 脚趾(4366) 嘴里(2009) 把我(1201) 洗脚水(116) 东西(415) 独孤(15)

    上一篇:女女

    下一篇:传媒大学三女的sm(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