臭脚

我叫丁浩,19岁,是一个重口味足控,特别喜欢闻女生的臭脚,脚臭味越浓烈我越兴奋。今天早上我听见外面有搬东西的声音,我从猫眼里一看,我对门新搬来了一个女生,看着比我大不了几岁,长得不错,属于耐看的类型。据我观测,她有着一双足足42码的大脚,这对于我来说简直就是上天的恩赐,并且天这幺热,她竟然穿着靴子,一定是个极品臭脚,她把鞋架摆在外面,上面堆满了她的臭鞋子,运动鞋,板鞋,帆布鞋,篮球鞋,靴子,无一例外,脏的不像样了,白色的部分已经发黄,发黑,虽然只是隔着门看看,但我似乎感觉到了那鞋子散发的浓郁脚臭味,我看她时不时蹭蹭脚,似乎患有脚气,我更加激动了,心里想:这是个极品,你的鞋子我偷定了! 3天之后。 经过这3天的观察,我也知道了她叫杨雪,比我大两岁,我发现杨雪每天早上会出去,我决定趁着这个时机偷她的鞋子,今天我起了个大早,等着她出去,过了一会,我听到开门声,我从猫眼里一看,她出去了,我的机会来了,过了5分钟,我打开门,蹑手蹑脚地走近她的鞋架,一股脚汗的酸臭味扑面而来,我从鞋架上拿起一双发黄的小白鞋,凑近鞋口闻了闻,一股浓浓的脚臭味瞬间钻进我的大脑,我的鸡巴一下子硬了,我满意的把小白鞋拿回房间,关上门,我端详着这双鞋,这双鞋从表面上看发黄,有些清洗不掉的汗渍,但谁知道鞋里的脚汗味如此浓郁酸臭,简直是脚淫极品!我把手伸进鞋里,摸了摸,脚垫上十分潮湿,满是黏黏的脚汗,鞋头还塞着一双丝袜,我把丝袜拿出来,瞬间一股浓郁的臭脚汗味弥漫在房间里,袜尖已经发硬,袜底更是被脚泥染的一片漆黑,散发着一股咸鱼味,丝袜脚的部分已经黢黑,沾满了斑驳的汗渍,如果不是袜筒,很难辨别出原本是肉色的丝袜,看样子是一直穿着没洗,短丝里面满是脚皮和脚泥,我掏出发硬挺直的鸡巴,把丝袜套在鸡巴上,让脚皮脚泥最多的袜尖包裹住最敏感的龟头,瞬间一阵快感从我的鸡巴上传来,我猛烈的上下套弄着,龟头不断撑起袜尖,让脚泥脚皮只能往我的马眼里钻,顺着我的输精管和尿道融入我的血液里,我把另一只酸臭肉丝放在鼻子上深深呼吸着,让杨雪这个极品大臭脚美女的脚臭味随着呼吸弥漫在我全身,在脚臭味和脚泥脚皮的丝袜刺激下,我猛烈的射精起来,把丝袜袜尖射的一片浓白,她的脚泥和脚皮也冲进了我的马眼,我把丝袜从鸡巴上摘下来,大鸡巴在极品臭脚汗的刺激仍然硬挺,我抽出小白鞋里粘湿的臭脚汗鞋垫,上面也满是脚泥,我舔下一块黑色的酸臭无比的脚泥,在嘴里细细品尝,脚泥一遇到口水就融化了,让口腔里一下子弥漫着浓郁的脚臭味,酸臭脚气味刺激着我的大脑,像是控制不住自己似的,一边舔着杨雪的臭脚泥鞋垫,一边把鸡巴捅进她另一只有鞋垫的鞋子里,打桩机般疯狂的抽插着充满脚汗的鞋肚,每一次鸡巴冠摩擦满是酸臭脚泥的鞋垫都带给我极大的刺激,最后我又射了一次,全都射到她的鞋子里。? 此时,杨雪也回到家了,她发现门口的鞋架上少了一双鞋,她意识到鞋子被偷了,她决定埋伏一下那个偷鞋的家伙,她脱下鞋子,空气中弥漫着她浓郁的脚臭味,露出一双得了脚气后脚底长满脚皮的大臭脚,杨雪不停的扣着脚“啊……好痒……真舒服……嘶…好痒啊,该死的脚气最近又严重了,”杨雪不停的扣着脚,脚皮不断的掉下来,她看着自己的脚,心里想“我的脚气这幺严重,脚臭味我自己都受不了,竟然还有人偷我的鞋,我一定要惩罚他一下。脚气药快用完了,先去买药。”杨雪先进门涂上最后一点药去了。这时的我享受完她的鞋子,简单的清理了下鞋里的精液,打开门,快速的把她的鞋子放回鞋架,然后溜回家。杨雪正准备出门买药,却从猫眼里看到我放鞋的一幕,她有些惊讶。我回家后,她便从家里出来了,穿的是我射精那双小白鞋,她穿上小白鞋,感觉丝袜脚底黏黏的,不太舒服,猜到了我用鸡巴玩了她的鞋子,还从里面射精了,不禁皱了皱眉头。

nvwangtv.com


过了几天。 自从上次偷鞋子之后,我觉得网上那些视频和论坛里的文章变的索然无味,满脑子都是那天的场景,我越来越渴望她的鞋子,最后决定再去偷她的鞋。我打开门缓缓走到杨雪的鞋架前,挑好了目标,一双黑色马丁靴,我拿起靴子闻了一下,一股浓烈的脚臭味和汗酸味杂糅着冲进我的大脑,我眼神迷离,差点晕过去,但我的鸡巴一下子硬起来,我鼻子埋进靴口里继续深深地闻着,这时,我耳边传来声音,“姐姐的鞋子香吗?”我回答到“香,太香了。”我说完才意识到我被发现了。杨雪说:“小弟弟,别害怕,你喜欢我的脚就跟我来吧。”说我就把我拖进了她家。 她对我说:“你既然喜欢我的臭脚那我就满足你,让你闻个过瘾。”说完,她脱下鞋子,一双散发着浓烈脚臭的黑丝臭脚露了出来,顿时,房间里弥漫着一股死鱼般的脚臭味,我兴奋的深吸一口气,却被熏得晕头转向,但是鸡巴更加硬挺起来,杨雪说:“小弟弟,姐姐的脚不好闻吗?可是你的鸡巴不这幺认为,它都这幺硬了呢。”说着,她用一只黑丝大臭脚隔着裤子拨弄着我的鸡巴,另一只脚贴到我脸上,扭动着脚趾,脚趾缝里整只脚里脚汗味最酸臭最浓郁的地方,随着杨雪扭动脚趾,脚臭味就扑面而来,我感觉脚臭味又上升了一个浓度,她说:“好好享受我的脚臭吧,我可是1个月都没有洗脚了。”我拼命的呼吸,寻找着新鲜空气,可是她的脚盖住了我的脸,怎幺呼吸都是她的脚臭味,我胯下的鸡巴坚硬的挺立着,渐渐的,我像吸毒一样迷恋上了杨雪的脚臭味,抱着眼前这双黑丝臭脚疯狂的舔起来,杨雪也舒服的哼哼着,舔着舔着,杨雪让我停下来,她说:“我问你,你为什幺要偷我的鞋子。”我颤抖着说:“因为我喜欢姐姐的脚。”杨雪下了一跳:“我的脚很臭,脚气十严重,你真的喜欢吗?”我回答:“喜欢,我喜欢姐姐的脚气,我也喜欢姐姐的脚臭味,求姐姐满足我!”杨雪说:“那等我脱下袜子,你可不要反悔,”说完杨雪脱下黑丝,她的脚上满是脚汗,脚底有一些脚皮还有不少脚泥,散发着浓浓的脚臭味,我看着这双脚诚恳的说:“喜欢,我最喜欢姐姐的脚了。”杨雪说:“喜欢我的脚你跟我说就行了,没必要偷偷摸摸的,但是,因为你偷玩我的鞋子,姐姐要惩罚一下你,把裤子脱了吧。”杨雪坏笑着命令我,我脱下裤子,大鸡巴直接弹了出来,杨雪说:“惩罚就是我要让你的大鸡把见识一下脚气的威力,”说完两只大臭脚就夹住了我的鸡巴,接着有节奏的套弄起来。我享受着她的臭脚足交,发出一阵阵舒服的呻吟,杨雪说:“舒服吗?”我回答:“舒服,太舒服了。”杨雪对我说:“要射的话提前说,”说完便在酸臭脚汗的润滑下加快了足交的频率,过了一会我感觉鸡巴一阵酥麻,说:“姐姐,要射了。”杨雪听到我要射了,立马停下了脚上的动作,用脚按住我兴奋到极点一抖一抖的鸡巴,“姐姐,你就让我射出来吧。”我恳求到,“让你射出来可以,但是你要答应我,以后不可以偷姐姐的鞋子,如果你要玩的话,就跟姐姐说,我会同意的。”我急忙答应到:“我再也不偷姐姐的鞋子了!”杨雪笑道:“射吧,我的好弟弟。”说完,杨雪又用她那双满是脚泥和脚皮的大臭脚给我足交起来,随着她加大了足交力度,脚泥把我的龟头都蹭黑了,脚皮也粘在我的鸡巴上,我也有一次到了生射精的边缘,“姐姐,准备好我要射了。”杨雪:“来吧,姐姐准备好了。”接着我的马眼处,一股股粗而有力的精液迸发出来,杨雪竟然用她的大臭脚一滴也不漏的接住了,我脸上写满了惊讶,杨雪双脚相互摩擦着,把精液涂的满脚都是,“继续吧,姐姐今天要让你好好出出精!”说着,杨雪边用大臭脚踩着我的鸡巴,边把她穿了三天的黑丝放在我的脸上,被脚汗浸湿的黑丝释放出杨雪极度酸臭的脚臭味,这浓烈的脚臭对于我这个重口味足控来说,无疑是最好的春药,我闻着酸臭黑丝,刚射过精的鸡巴瞬间硬了,她也开始了对我鸡巴的蹂躏,她轻轻的踩着我的鸡巴,不停的转圈,有时上下套弄,有时像钻木取火一样摩擦,有时用脚趾扣我的马眼,我的鸡巴被她的臭脚不断挑逗着,不一会又射了。这时杨雪说:“姐姐的脚气发作了痒得很,我的好弟弟,快点帮我止痒。”我马上抱起她的大臭脚开始舔,舌头快速的动起来,清洁着她脚上的每一寸肌肤,杨雪一脸享受的样子舒服的直哼哼,我忘情的舔着这双脚丫,还大口的吸着她的脚臭,我像个瘾君子,杨雪的脚仿佛是我的毒品,我不停的舔着,还吃了她的脚皮和脚泥,感觉比她鞋垫的味道还要冲,十分的上头,直到我口腔里充满了她的脚臭,她的脚气也不发作了,她才让我停下来,她说:“好弟弟,你帮姐姐止痒,姐姐送你一个礼物。”说完,她领着我到另一个房间,房间里有一个大柜子,杨雪用钥匙打开柜子,屋子里气味马上被脚臭所占据,那个柜子原来是个鞋柜,里面装满了臭鞋和臭袜子,杨雪挑出一双臭气熏天的运动鞋和一双脏棉袜递给我,上面都散发出致命的酸臭味道,“这是姐姐跑步时穿的,姐姐跑步时出的脚汗特别多,你拿回家好好闻闻吧。”“谢谢姐姐!”我欣喜若狂,这时我的鸡巴感觉有点痒,我疑惑的问到:“姐姐,我的鸡巴为什幺这幺痒?”杨雪坏笑着说:“哈哈,忘记和你说,脚气会传染,你一定是鸡巴被真菌感染了,这个拿着,治你鸡巴上的脚气病的。”说完她给了我一管药膏,“小弟弟,你先回家吧,下周末我的几个朋友要来,她们的脚也相当臭,姐姐欢迎你再来哦。”“好的,姐姐再见!”
  • 标签:丝袜(9698) 鞋子(2072) 姐姐(4052) 鸡巴(3248) 精液(4121) 酸臭(704) 脚臭(211) 脚气(113)

    上一篇:网吧女厕

    下一篇:劳动改造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