臭屁淫魔

初秋的城郊的林中大道上,一个几十人的马队浩浩荡荡的行进着,他们人人华服彩裳,跨坐骏马,在队伍后方,另有一群人敲锣打鼓,吹着喇叭,好不热闹。 ? ? 在队伍的最前方,一名英俊的青年身穿红袍,胸戴大红花,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在他身后不远处的队伍中间,八人抬的大轿子平稳的前进着。
? ? 今日是栖霞派五弟子迎娶罗城首富家的千金的大喜日子,一个师出名门,武艺高强,另一个家财万贯,貌美如花,当真是郎才女貌,羡煞旁人。
? ? 日上三竿,行至半途,正当新郎官沉浸在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向往之中时,一道翩若惊鸿的身影突然从路旁的树林之中窜出,正正的拦在路中间。
? ? 此人身穿雪白底料绣华丽青花的丝绸对襟长袍,乌黑长发及腰,细碎的刘海下,是一张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的稚嫩清纯的少女面容。少女虽然还未长成,却已然美丽的不可方物,比那八抬大轿内的新娘子尤胜三分。 copyright nzxs5.com
? ? 少女虽然身穿宽松的袍子,可胸前依然被高高的撑满,再往下,她的腰部系着一根白色绸带,尽显纤细的腰身。细腰之下,异常肥硕的臀部将白色青花丝绸撑起,就像丝绸盖在一个巨大的圆球之上一般。在她长袍飘荡之间,从缝隙里面可以隐约看见两根穿着白色丝绸长裤的,与腰同粗的大腿。
? ? 少女侧身站在路中间,一只手随意的搭在挂在腰间的长刀的刀柄上,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用清脆而又慵懒的嗓音说道:“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 ? “哈哈哈!”
? ? 队伍中响起了一阵哄笑,在新郎官侧后方的一个长胡子大汉善意的说道:“小姑娘,你是哪家的小辈?可莫要胡闹,你家长辈没跟你说过,今天是我栖霞派大喜的日子吗?”
? ? 在一阵阵哄笑声中,少女平静的说道:“我是田雪瑶。”
? ? 少女的声音并不大,可在场的哄笑声一下子戛然而止,众人脸上的笑意瞬间凝固,紧接着,一阵惊呼响起——

nvwang.icu


? ? “万里独行田雪瑶!”
? ? “她是那个淫魔田雪瑶!”
? ? 刚刚那个大胡子冷冷说道:“田雪瑶!你可莫要自误,敢坏了我栖霞派的好事,纵然你有通天的本事也要吃不了,兜着走!”
? ? 少女就像没听见一般,继续轻声说道:“留下新郎官,你们可以活着离开。”
? ? 大胡子一声冷笑,接着一挥手,喊到:“好大的口气!那就莫要怪我辣手摧花了!我栖霞派今日就要为民除害!”
? ???几道身影从队伍之中腾空而起,在半空中就拔出长剑,越过几丈距离,刺向路中间的少女。
? ? “铮——”
? ? 只听一声脆鸣,少女如同穿花蝴蝶般从几人中间飘过,身影异常模糊,雪亮的刀光却光彩夺目。
? ? 随着几声闷响,半空中的栖霞弟子全都摔在地上一动不动,一抹血痕在他们喉部浮现。大胡子脸色异常难看,他一跃而起,大喊一声:“一起上!”
  • 标签:一声(4041) 少女(1404) 粪便(108) 瞬间(58) 恶臭(191) 粘液(30) 惊鸿(3) 栖霞(4)

    上一篇:同事的奴隶

    下一篇:警犬骑士(女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