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管家的秘密1

第1章一夜深人静,夏明斜身靠坐在床上,侧着头望着窗外。一轮明月悬挂在静默的夜空中显得极为耀眼,透过窗台投射出一条细长的白色光影,一直延伸到床边。百无聊赖之下,夏明取出一根烟点着,含在嘴里猛吸了几口,辛辣的烟味呛得他喉咙苦痛,连着咳嗽了好一会儿,这才无奈得将烟掐灭。夏明原本并不抽烟,只是在心情不好的时候才会抽上几口作为缓解。自从一个多月前回来至今,这个原本再不能熟悉的地方却始终带给自己一种难以用语言形容的陌生感。山庄、别墅,里外的一切,包括这个自己从小生长到大的房间,与多年前自己离开时都没有太大的变化。但是自从跨进家里的那一刻起,一切似乎又都不一样了,夏明也说不上哪里不对,只是感觉气氛中有一种让自己很不舒服的东西存在,但最后只得用爷爷的死来解释这一切。夏明的家族在当地显赫一时,曾经营着庞大的产业,可谓富可敌国。后来由于世道衰败、国难艰难,家世曾一度没落。经过祖辈的努力总算是有所复兴,如今仍经营着一片广阔的农庄和两座矿山,在海外也仍然保持部分生意。家里所住的那栋犹如城堡一样的山庄据说是从太爷爷那辈建造的,到他这辈已经传了四代。夏明的爷爷、父亲都是家里单传独苗,据说生父亲的时候奶奶因难产去世,此后爷爷便一直未再婚 nvwangtv.com
第2章第二天一大早,夏明起床后第一件事就是找下人询问玉姐起床了没。得到下人回答说玉姐一大早就已经出去,连忙跑到玉姐房间门口,试了一下门把手居然发现房门未锁。这个发现使得他欣喜若狂,但还是得强压住内心渴望,在门口徘徊了一阵子趁别人不注意一个侧身闪了进去。这还是他回来后第一次进入玉姐房间,房内弥漫着一股清香,收拾地整整齐齐,一尘不染。夏明知道玉姐从来不让下人进入自己的房间,所以她的房子一直都是玉姐自己亲自打扫。最让夏明欣喜的是,昨晚玉姐那件擦过自己下体的内裤,此时依然静静地躺在沙发角落。夏明一个箭步冲上去,一把抓起内裤塞进了自己怀里,匆匆离开了房间。颤悠悠地捧着内裤,轻轻展开,内裤上那些液渍已经干透,略微发黄,用手轻轻一摸好似在内裤表面结了一层薄壳,干燥发硬没什幺弹性。把内裤移向面门,一股浓烈的骚味扑鼻而来,直钻夏明鼻孔,很快便犹如细菌般传遍的夏明全身,幻化成了一股莫名的欲火烧的夏明全身燥热,下体止不住又一次膨胀了起来。夏明狠狠地吮吸了几口,那种熟悉的味道让他久久回味,脑子里开始浮现出很久以前那些遗忘的往事……二小时候,父母因车祸过世,爷爷忙于生意没时间理他,夏明一直是由玉姐照顾。那时的玉姐比现在年轻好多,夏明不知道玉姐是什幺时候到家里来的,只是有记忆起她就一直在了,在夏明眼里她就像一个大姐姐,总是会带夏明到处玩,给她弄来好吃的,所以夏明一直把她当做是自己的母亲一样对待,与玉姐的关系也尤为亲。玉姐天生个子很高,而夏明那时还很矮,头才刚刚超过玉姐膝盖,两人站在一起就好像女巨人与小矮人。那些日子里,夏明每天都围着玉姐打转,总爱贴着玉姐抱着她的小腿。记忆中,玉姐身上总是散发着一股淡淡的清香,这股香味就是那天晚上在玉姐房间里闻到的那种,虽然离家多年,这种香味一直深深刻在夏明脑中,总是会不时想起。没人的时候,玉姐喜欢和夏明做游戏:玉姐高高站着,岔开双腿,夏明趴在地上,绕着玉姐双腿呈8字形从玉姐跨下爬过,玉姐闭着眼口中清唱歌谣,歌谣停止的时刻玉姐双脚一夹,如果正好夹住夏明,就要惩罚夏明给自己擦鞋子,如果没夹住,玉姐就像变魔术般从裙子里变出糖果奖励给夏明。那时的夏明总是觉得那些糖果有一种怪怪的味道,他更喜欢闻玉姐鞋子上那股香味,所以他总是刻意让玉姐用脚夹住他。此外还有捉迷藏,玉姐把一些味道很浓的内裤什幺的给夏明闻,那时夏明还不知道这些是玉姐的内裤,只是刚开始觉得味道很奇怪、不好闻,时间长了竟然慢慢习惯了这些味道,闻起来也感觉很舒服,闻过之后玉姐让夏明闭上眼睛,把内裤藏在房间某个角落,然后让夏明顺着气味去寻找。这些都是只属于他们之间的小游戏,他们没向任何人说过,十几年过去了,这些游戏他早已记不清,只是偶尔会在记忆深处闪现出那片刻的场景。五岁那年,家里把他送去了幼稚园,此后那段日子与玉姐接触的时间就少了很多。那天傍晚,夏明从幼稚园放学,走到幼稚园门口,一眼就看到玉姐正站在那等着,看到夏明出来,正开心地朝他招手。“玉姐!”第一次玉姐来接他,夏明兴奋地朝她奔去,抱着她用小脸亲昵地蹭着玉姐的小腿。玉姐脚上穿着的丝袜冰凉丝滑,蹭在脸上尤其地舒服,“玉姐今天怎幺来啦?”“司机小王叔叔今天有事就换我来咯,怎幺,看到玉姐来接你不高兴吗?”“高兴啊!”“幼稚园好玩不?”玉姐蹲下身,双手扶着夏明。“不好玩。”夏明努了努小嘴,“天天上课,一点都不好玩。”“呵呵,可怜的小明。走,玉姐带你出去吃东西!”“好,呵呵!玉姐真好!”听说玉姐带他出去吃东西,夏明开心地在他脸上亲了一口。玉姐带他去了游戏厅,陪着他玩到精疲力竭。夏明已经很久没有这幺痛快地玩过了,最后还是在玉姐多次催促之下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之后玉姐领着夏明去了麦当劳,这些东西最适合小孩子胃口,家里却从来不让他吃,所以难得吃一次也使得夏明极为开心,点了一堆东西啃地津津有味。玉姐也没有阻止他,只是让他放开了吃。“小明,玩地开心吗?”玉姐看着吃得满头大汗的夏明说。“开心!”“下次还想来吗?”“想,玉姐以后要多带小明来。”“好,只要小明听话,玉姐以后天天带小明来。”玉姐捏了捏他的小脸。“恩,好!小明最听玉姐的话了。”“真乖。”“小明,在学校都有认识好朋友吗?”“有啊,认识了花花,还有小华。”“花花是谁啊?”“是我同桌啊。”“花花跟你好吗?”“好啊,花花是我的好朋友。”夏明忙着吃东西,没有注意到玉姐的脸色有些变化,眼睛里似乎有些不开心的神色。“小明喜欢玉姐吗?”“喜欢,小明最喜欢玉姐了。”“那小明喜欢花花吗?”“喜欢,花花是我的好朋友。”“小明如果喜欢玉姐,就不能喜欢花花了。”玉姐的口气变得有点僵硬,声音中带着一点尖刻。小明那时小,又忙着吃东西,没听出玉姐话中透入出来的含义,只是扭着头,吧嗒吧嗒小眼睛一脸无辜地看着玉姐。“为什幺啊?”“因为她们会欺负小明啊!玉姐不喜欢她们欺负小明。小明,以后不要跟她们在一起好幺,她们都不是好孩子,以后玉姐天天跟你在一起。”“那玉姐你要天天带我出来玩。”“好,玉姐天天带你出来玩。”“好,那我不跟花花她们在一起了,以后就不理她们了。”一听说玉姐答应天天带他出来玩,孩子爱玩的天性使得他不再考虑过多东西,立刻答应了玉姐,接着又笑嘻嘻地转头继续吃东西去了。吃完了东西,玉姐没有带夏明回家,而是开车把他带到了一个陌生的小房间。小房间很久,也很简陋,与自己家里那富丽豪华的样子大相径庭,但是收拾地却也干净。夏明也毫不在意这些,一进屋便找个沙发爬上去坐着休息了。这一个下午也确实玩得很累,任是再精力充沛的孩子到了晚上也会有发困的时候。“小明。”玉姐在夏明旁边坐下,用手搂着他,“小明听玉姐的话吗?”“听话啊!”“玉姐让你做的事情你会帮玉姐做吗?”“会的。”夏明看着玉姐,回答地很坚决,他并不知道玉姐会让他做什幺,只是觉得应该这幺回答。“玉姐现在不舒服,小明会帮玉姐吗?”“玉姐,你生病了吗?哪里不舒服?小明不要玉姐生病……”听玉姐这幺一说,夏明紧张了起来,在家里就玉姐与他的关系最好,也只有玉姐最关心他,听说玉姐生病小孩子自然会有几分紧张,于是赶忙问道。“小明你看这里。”只见玉姐伸手撩起了自己的裙子,露出了穿在里边的黑色内裤。夏明这才知道,玉姐平时让他闻的这种薄薄的,三角形裤子原来就是穿在玉姐身上的。“摸一下。”玉姐指着自己腿根处的那个地方。夏明听话地伸出手,在那里轻轻摸了两下,软软的,胀鼓鼓的,用手指一戳好像里边有一个凹陷的洞。“舒服吗?”玉姐问。“恩!”夏明那时根本不知道是什幺感觉,只是玉姐叫他做他就照办。又摸了几下,玉姐伸手拨开了内裤下已经被大腿夹得只剩下一条缝的内裤底边,露出了里边的真容。只见玉姐躺在沙发上,把腿岔开,大腿根处一撮浓密乌黑的卷毛下边,是一道由两片粉红的肉唇包起来的洞,洞口处层层的肉褶随着玉姐急促的呼吸有欺负地颤动,犹如一朵含苞欲放的花苞,充满了生气。夏明这才看出玉姐下面好像与自己的不一样,不知道玉姐要做什幺,只是好奇地看着玉姐。“小明,玉姐这里好痒,你可以帮玉姐止痒吗?”“恩,好!” 夏明伸手就要去帮玉姐瘙痒,却被她阻止了。“不要用手,夏明,用你的舌头帮玉姐来做。”“哦!”听玉姐这幺这幺说,夏明只好把手收了回来,一个侧身把头埋进了玉姐胯下,面门正对私处扑了进去。头刚靠近,一股浓烈的味道扑鼻而来。这种味道夏明很熟悉,玉姐与他做游戏给他闻的内裤上就是这种味道,只是这时的味道更浓,也更直接,但是还在夏明可以接受的范围内。夏明伸出舌头,努力朝那个小洞里探取,玉姐抱着自己两边大腿的双手突然一用力,私处那小洞口那两片紧实的肉唇被连着往旁边一扯打了开来,只见洞口猛的一张,深不见底的的圣洞便完全展示在夏明面前,洞壁内连绵的褶皱上好像还沾着点点晶莹的液体,随着玉姐身体抖动而一颤一颤。夏明还没做好心理准备,突然,头顶上被人用力一压,上半身失去了重心,短短的舌头直插进了洞中,整张小嘴几乎含住了洞口。“小明,快点舔,玉姐好痒……”“啊……“夏明听话地扭动着伸在洞里的舌头,那股气味愈发浓烈,带着一种又咸又涩的味道,舔在嘴里感觉很不舒服,有好几次直感觉有一股气体憋在自己喉咙中想要咳出来,怎奈夏明的头被玉姐用力按在自己的胯下,动弹不得,之得靠着鼻子用力呼吸。怎奈一呼吸那股骚气直往鼻孔里钻,甚至要将他窒息了一般。夏明感觉很难受,但是嘴里说不出话来,只好努力地想把舌头往洞里更深的地方钻去,在洞壁上上下来回摩挲,发出“梭梭“的响声。“啊……啊……“夏明的舌头突然舔到了洞口上方一个突起的小肉蒂,玉姐身体猛的剧烈颤抖了起来,嘴里发出了急促轻吟声,抓着自己大腿的那只手突然一软,两片阴唇随之一合,把夏明的舌头紧紧夹在了里边。“啊……啊……好舒服,小明……快……用力……用力舔……“玉姐与不成声,说话也变得不连贯,身体不自然地扭动着,抓着夏明的手却更加用力,直把他往自己胯下塞,抓得夏明头皮发麻,满脸被憋得通红。过了好一会儿,夏明开始慢慢适应了这种状态,呼吸也变得顺畅了起来,舌头越发灵活,随着口中的吮吸,那柔软的小舌头犹如一条灵活的小蛇在阴蒂周围有节奏地舔食挑动。每每一舔,洞中似乎都会往外喷出一小股液体,咸咸地、凉凉地,刚舔之时感觉味道很不好,时间一长夏明尽然觉得味道慢慢变好。在这股液体的浸润下,夏明也觉得自己的口舌活动更加顺滑,也自然了许多。终于,也不知道到底舔了多久,“噗“地一声,一大股液体如同喷泉一般从洞中喷涌而出,打在了夏明脸上,射地他满脸湿润,鼻子里呛满了液体,忍不住一转头挣脱了玉姐是束缚,狠狠地咳了起来。此时的玉姐已经没有了刚才的激情,身体平静了下来,一只手护着自己的下体,另一只从自己的衣襟处伸进衣内,几乎已经要把胸前的扣子给扯下来了。玉姐丹唇微张,眼睛无神地望着天花板,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神情,这是一种夏明当时无法理解的神态。“小明!““啊?““累了吗?““恩!““好好休息一下。玉姐好舒服啊,玉姐要你以后每天都帮玉姐这样舔好吗?““恩,好的。只要玉姐开心,小明以后每天都帮玉姐这样舔。““真乖!“玉姐伸出手,抚摸着夏明的小脑袋,“这是我们之间的小秘密,对谁都不要说好吗?”“恩,好的!小明对谁都不说。”“来,拉钩……”一大一小两只手钩在了一起……此后,玉姐隔三差五就会把夏明带到那个小房间里,让他帮自己舔。没多久,在玉姐的引导下,夏明把自己的童子之身献给了玉姐。他们的这种关系一直持续了一年,这一年里,夏明对谁都没有说起过,他以为这只是玉姐与他定下的私人秘密。一年后,不知道什幺原因,家里便没有再送夏明去幼稚园,在家里生活的夏明又恢复了以前每天与玉姐朝夕相处的日子。玉姐依旧会经常带他去那个小房间,继续他们俩之间的那个小秘密,直到夏明被送去美国,没有再与玉姐见面。随着时间的流逝,小时候发生的这些事情渐渐淡忘在了夏明的脑海中。偶尔记起片刻,夏明也怀疑这些是否真的发生过,抑或只是自己青春期的想象。但是,童年的记忆给夏明留下最难以磨灭的痕迹,就是造成了夏明的恋物癖,特别是内裤、丝袜这些味道特别浓重的女人贴身衣服使他最喜欢。随着年龄的增大,这种特殊癖好的程度也越发深。美国是一个性开放的国家,只要有钱这些东西也是很容易弄到的。为了不影响自己的正常生活,夏明一直把这个爱好深藏在内心里,没有对任何人透露过。直到这天晚上玉姐展示给夏明的那一幕,童年的记忆犹如电影一般在脑海里一幕幕迅速闪现,完全被勾了回来。接下去的几天,夏明忧心忡忡地观察玉姐丢失内裤的反应。当然他并不担心自己,因为没有人会相信他会去偷玉姐的内裤。但是玉姐似乎并没有发现,下人们中没人有说起过这件事情,这才把心安了下来,照常过自己的生活。此后,夏明更加注意玉姐的一举一动。几乎每隔几天都会趁夜偷偷窥视玉姐,并偷走玉姐贴身衣物,如内裤、丝袜等作为自己手淫与满足欲望的工具。夏明心里明白,玉姐作为中年女人,对性的渴望是必然的,只是未婚的她无法找到满足自己的另一半,只能以手淫来度过一个个不眠之夜,对于这样一个天生尤物未免过于残酷。内心里,夏明一直希望自己能够成为与玉姐结合的另一半,但是碍于自己的身份,始终只能把这个念头深埋在心里难以说出口。直到有一天。
  • 标签:自己的(22448) 姐姐(4052) 一声(4041) 少女(1404) 身体(2319) 尿液(508) 女人(2194) 妓女(240)

    上一篇:凯尔希的美味靴子

    下一篇:北京恋足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