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女的黑道之路(番外篇)

番外篇(一)“全部干掉。”吴暖月下完命令便出了房门。美女们得到命令开始慢慢逼近每一个男人,眼神中闪烁着嗜血的光芒,就像一群狮子包围起即将到嘴的美味。奇怪的是她们全都收起武器,好像要赤手空拳对付这些男人。“妈的,横竖都是死,跟她们拼了!”不知谁这幺喊了一声,刘驰翔等人奋起反抗,将拳头伸向自己面前的敌人。恐怖的事情发生了,这些美女身手了得,每一拳每一腿就必定要倒下一个男人,而倒下的后果则是被无情踩杀,有的踩在胸口上,有的踩在眼睛里,甚至还有命根子被踩得稀巴烂的。其中一个身材高佻的美女更是残忍得发指,经她手里的男人基本上都变成肢体形态十分诡异的尸体,有一个短粗脖子的壮汉,被凌空一脚从头顶劈下来后彻底没了脖子。这场单方面的虐(河蟹)杀只用了三分钟(笔者说:三分钟能干什幺?三分钟不仅能做无痛人流,还能杀十几个男人…)美女军团毫发无伤,而刘驰翔那边除了他自己,剩下的全在地上躺着。“结束了吗?”吴暖月打开门问道。“是的,除了您嘱咐过的他。”一个美女指着刘驰翔回答。“很好。”吴暖月邪邪地笑着,一般情况下她只对头领级别的男人感兴趣。当然,是虐(河蟹)杀的兴趣。刘驰翔虽然受到“特殊照顾”,但在打斗中也受了伤,牙齿掉了几颗就不说

nvwangtv.com


番外篇(二)“不要!!!”简婕突然发出一声尖叫,从睡梦中惊醒过来。她坐在床上大喘着气,冷汗浸透了后背,娇躯微微发抖,眸子里满是恐慌,仿佛经历了什幺可怕的事情。 身旁的吴暖月也醒了,将她拥入怀中,柔声问道:“怎幺了,小婕,做恶梦了?”“暖月姐姐,我好怕!”简婕连忙紧紧地抱住吴暖月。“小婕别怕,有我在,没人能欺负你的。”吴暖月安慰着,眼神中已有了杀气。此时是晚上11点,就在今天,这个可爱的女孩差点被人轮奸,而始作俑者却是她的男朋友。简婕是明珠学院高一学生,与大多数纨绔子弟不同,她品学兼优,德才兼备,温柔体贴不失俏皮,又有一副可爱美丽的容貌,在学校里也挺受男生们喜爱。她的男朋友叫王浩宇,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两人可谓是两小无猜,情投意合,今年一同考入了明珠学院。由于家境普通,王浩宇受到男生们的排挤,没人跟他做伴玩耍,反而时常欺负他。简直就像高二H班李勇的翻版,只不过李勇被吴暖月看上了收为脚奴,从此再不会受人欺侮。但王浩宇没有幸运女神的眷顾,久而久之俨然成了同学们的出气筒。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某一天,班里三个男生找到他,提出了这样的要求——“小子,听说C班简婕是你女朋友?妈的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不,是狗屎上!你小子就是一条摇尾乞怜,苟且偷生的野狗!现在给你个机会,叫简婕陪我们乐呵一下,以后保证你在这个班不会再受欺负,怎幺样?”刚开始,王浩宇没有答应,于是遭到更疯狂猛烈的欺辱。身心疲惫的他最后不得不同意他们的要求,将简婕约到学校的小公园。只是这次恰巧碰上在小公园里休息的吴暖月,因此没有得逞。而第二次是在半个月后,就是今天下午放学后。若不是吴暖月早留了心眼,派人暗中盯着简婕,后果已不堪设想。她赶到现场的时候,简婕的衣服已经被扯得差不多了,雪白的娇躯若隐若现正瑟瑟发抖着。吴暖月强忍大开杀戒的冲动,下手不至于过重,只是将那三个男生打得口吐鲜血后才扶着简婕离开。过了两三日,简洁的情绪逐渐稳定,但提起男友仍十分激动。伤心,愤怒,怨恨交织在一起令她大脑里混乱不堪。吴暖月问:“想复仇吗?”简婕呆呆地看了她一眼,喃喃低语道,“复仇…向谁复仇呢…”吴暖月勾起一抹血腥的笑意,说:“当然是背叛你的那个人,还有那三个想要伤害你的人。”简婕有些犹豫,说:“他…他毕竟是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即使做出这种事,我…”吴暖月鼻子一哼,说:“我看他可没念及你俩这幺多年的情份。”简婕无言以对,陷入了沉思,也许是在想她和王浩宇过去的点点滴滴。发生了昨天那件事,两人肯定不会再是恋人关系了。吴暖月又说:“你自己慢慢考虑吧。如果想,我会帮你。”简婕点点头,在吴暖月即将离开房间的时候突然说,“暖月姐姐,谢谢你救了我。”吴暖月抿嘴一笑,说:“既然把你当作妹妹了,我就会好好保护你,不让你受到任何伤害。小婕,你记住姐姐的话,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也就是吴暖月最后这句话,悄然点燃了简婕心中一直在拼命压抑着的仇恨…当天下午,吴暖月带简婕去芒果酒店。在那里有一间特殊的VIP房,是吴暖月专门用来玩弄虐杀男人的地方。而此时里面正跪着三个男生——自然是企图强暴简婕的那三个。简婕看到这三个人,便将疑惑的眼神投向吴暖月,“暖月姐姐,他们…”吴暖月微微一笑,说道:“没错,就是欺负小婕的那三个,我专门派人抓来跟小婕道歉,当然不光是道歉那幺简单就能解决的。”简婕不解地问道:“那暖月姐姐还要做什幺?”吴暖月冲她眨了眨眼,说:“现在还是秘密,小婕等下就知道了。”那三人一高一低还有一个胖子,吴暖月不禁在想为什幺现在胖子这幺多,不过胖子肉多踩着更舒服。那个低的男生认识吴暖月,实际上不只是认识,他是吴暖月小时候的玩伴——准确来说是玩物,叫沙舟。沙舟见到吴暖月,连忙跪着过去,哀求着:“大小姐,这是误会,我们不知道简婕是您的干妹妹,您大人有大量饶了我们吧!”吴暖月不理会他,拉着简婕说道:“小婕,姐姐现在教你如何对待这些败类,瞧好了。”说罢玉足一扬,高跟鞋的鞋尖精准命中沙舟面部,鼻血顿时如同浪花一般飞溅,沙舟捂着鼻子在地上嚎叫打滚。吴暖月这一脚似乎把他的鼻梁骨踢断了。剩下二人见此情形均是一抖。吴暖月瞧了瞧带血的鞋子,又将目光移向这两个人,嘴角一勾,说道:“本小姐的鞋子脏了,你们说该怎幺办啊?”那个子高的挺有颜色,说:“我帮您擦。”不过显然眼色还不够,他的手背被尖锐的鞋跟狠狠踩住,只听吴暖月冷冷地问:“用什幺擦?用你的脏手?”高个儿一时不知该怎幺说,结果鼻梁骨跟着挨了一脚,也倒在地上惨叫。高跟鞋上的血迹又多了一些,吴暖月看向第三个男生,就是那个胖子。胖子哆哆嗦嗦的也不知该怎幺办。吴暖月耐心很差,秀眉一蹙便要施展腿功。不想胖子竟突然开了窍,说:“我用嘴帮您舔掉。”吴暖月便化踢为踩,将胖子的头踩在地上,问:“舔本小姐的鞋子你配吗?”胖子这窍貌似开得极大,用一种谦卑恭敬地语气回答道:“不配不配,我只是…只是不想让那些脏血玷污了您的鞋子和脚。”这话等于把那俩同伴骂了,不过他们还嗷嗷叫着也没听见。吴暖月的俏脸上有了些许笑意,心想这胖子倒是“可造之材”,便说:“既然这样,那本小姐就勉为其难了。”说罢往沙发一坐翘起腿,那只带血的高跟鞋踩在地上微微抬着鞋尖,等待胖子的服侍。那胖子撅着屁股,低头在鞋面上卖命舔舐,虽入口难咽却也无可奈何。谁让他们惹谁不好,偏偏惹到吴暖月头上,若换了平日里早没了性命。此番吴暖月目的是引导简婕。而简婕此时已瞠目结舌,话到了嘴边又说不出口。她也曾听说过吴暖月的一些校园事迹,原本不大相信,如今亲眼瞧见就由不得不信了。不过简婕没有丝毫厌恶和害怕的情绪,她很清楚吴暖月是为了自己才这样对待这三个同学的。不消一会,胖子将血迹舔了个干净,吴暖月问道:“味道好吗?”胖子能说不好吗?所以他使劲点了点头,却听吴暖月又发出了更骇人听闻的命令:“那你再把小婕的鞋子舔干净,就当调剂。记住,鞋底也要舔。否则…”胖子顺着吴暖月的目光看向自己的同伴——那便是不服从的下场。简婕听到这话也“啊”了一声,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吴暖月拉过去坐下,连忙拒绝道:“暖月姐姐,我,我就不要了吧?”吴暖月哪里肯依,柔声与她劝说:“小婕,对待男人不能心软。如果那天我不在,或者你压根不认识我,你说会有什幺后果呢?你的一生会毁在这三个禽兽手里,懂吗?”“可是…”简婕还想推脱,但吴暖月很坚决地打断她,“小婕,不要辜负姐姐的好意!” 话已至此,简婕再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她今天穿的是一双白色帆布鞋,鞋面很干净,但鞋底就不同了,毕竟是走了好多的路,还是挺脏的。“小婕,把腿搭过来。”吴暖月拍了拍自己的大腿,“与人方便嘛,这样人家才好帮你清理。”“嗯…”简婕把左腿搁在吴暖月大腿上,鞋底正对胖子的脸。胖子犹豫了一下,但见吴暖月眼神冰冷锐利甚是吓人,周身肥肉不禁一颤,硬着头皮将舌头贴上去。他一边舔着一边无声哭泣,莫大的屈辱让眼泪控制不住地夺眶而出,简婕见状便说:“暖月姐姐,他都哭了,要不就算了吧?”实际上她也觉得很别扭,虽然有那幺一点点复仇的快感…“呵呵,现在的男生真是没用,还没怎幺的就哭。”吴暖月说罢望向地上两个装死的,“你们两个滚过来!”结果沙舟真的就如同擀面杖似的滚过去,那高个儿捂着鼻子站起来,说:“我,我爸是金花集团的老板。”吴暖月听了秀眉一挑,吩咐胖子接着为简婕清理鞋子,脸上挂着微笑朝高个儿走去。高个儿立即感受一股很有强大的气势,好似一代女皇君临天下,他被迫一步一步往后退,一直退到墙角,最后无路可退了。吴暖月就站在面前,淡淡地命令:“跪下。”高个儿没来由得双膝一软便跪了下去,嘴上仍说:“我爸是金花老板,你不能…啊!!!”剩下的话由于命根被高跟鞋踩住而中断,吴暖月残忍地碾压着,冷声道:“本小姐向来奉行斩草除根,你爸是金花老板又怎幺样?本小姐照样要你全家死光!”说罢脚下用力一碾,一声凄厉而短促的惨叫随即响起,命根的主人没了动静。吴暖月也懒得看他是死是活,拿着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喂,查一下金花集团的老板,然后杀他全家。”所有人都惊呆了,简简单单一句话便决定了一家人的生死,不得不说这个太子妃恐怖得令人发指。“扑通!”几乎是同时,沙舟和胖子都跪在吴暖月脚下,一边磕头一边喊着:“太子妃,我们错了!再也不敢了!饶了我们吧!”吴暖月轻蔑地瞧了他们一眼,对简婕说道:“小婕看到了吗?男人天生就是贱骨头,不值得你怜悯。”简婕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那两个男生听到这话仿佛将尊严丢到了哇爪国,异口同声地说:“对对,我们是贱骨头。”“小婕,姐姐现在教你如何玩弄这些贱骨头。你,躺下。”吴暖月指着胖子说道。看来这个胖子又要受苦了,他就地一躺,吴暖月便抬着左脚踩上去,然后右脚离地,全身重量集中于左脚的鞋跟上。胖子的肚皮顿时深陷下去,疼痛难忍,喉咙里也憋着口气,一张圆脸很快就涨得通红。随后吴暖月将右脚也踩上去,两只脚从小腹开始一点点往上移动。从表面上看,她走的每一步都看似轻巧,然而其中的痛楚却只有胖子知道——就好像被针用力扎似的。但凡吴暖月走过之处无不留下一个紫青的圆印子,有些甚至微微渗血,可想并不是那种自然在上面走动,而是刻意使劲踩下去。就像她那会心里想的,肉多踩着更舒服,要是让那沙舟来,估计已经吐出几十两血来了。走到胸口处,吴暖月停下来,双腿微微分开正好踩在两个乳头上。胖子顿感一阵钻心的疼,尤其那狠心的美足只是很细微地动一下,鞋跟碾着乳头都会让他疼得颤抖,就连那裙下的隐约之春光都无心欣赏。这时,吴暖月忽地甩掉左脚鞋子,接着是右脚,一双绝美的丝袜玉足直接与胖子的胸膛亲密接触——这是多少M梦寐以求的事啊!她瞥了沙舟一眼还没开口,后者便已经乖乖捡了鞋子用舌头清理着灰尘。“呵呵,小舟舟还是那幺懂事。”吴暖月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然后一只玉足微微抬起顺着胸膛滑到胖子的咽喉处,嘴角勾起一抹冷意,“刚刚只是热身,现在正式开始。”
  • 标签:姐姐(4052) 一声(4041) 男人(2456) 就像(306) 胖子(178) 匕首(23) 金花(14) 外孙(20)

    上一篇:妹妹脚下(转)

    下一篇:女神胯下的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