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服务前女友

令人没有想到的是那天一夜疯狂后,老婆和娜塔莎居然互留了电话。从此以 后,老婆又多了一个外籍好友,时不时的两人还一起逛街什莅。西方女孩的思 维和东方人很不一样,有时候两人一起逛街,娜塔莎会突然当街搂住老婆,全然 不顾周围川流不息的人群,对着老婆的双唇就是一阵热吻,害的老婆大窘,羞得 无地自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有时候在商场的女厕,娜塔莎会把老婆挤 进一个隔间,强迫老婆和她在抈疯狂zuoai,也不管周围上厕所的女性会不会 听见她们的呻吟。更有趣的是,老婆通过娜塔莎认识好几个在“浴场”工作的俄 罗斯女孩,女孩们都很喜欢坏坏地欺负老婆,甚至有一次五个俄罗斯女孩开了一 间房,一起把老婆轮奸了一阵夜,弄得老婆的下身连续一星期都肿痛不已,完全 不能用。不过她们之间的关系却是越来越铁了。 有一次,老婆向娜塔莎透露了一个小秘密,说想客串一把浴场“服务员”, 感受一下伺候别人的感觉。 娜塔莎觉得有些惊奇:“你怎想到这个?你不怕你老公发火吗?” 老婆呵呵一笑:“我只接女客就好,这样我老公应该不会生气的。” 娜塔莎笑道:“那倒也是,你老公是不反对你和其他女生嘿咻的。不过接女客的机会很少哦,很难得才有一次的。如果有这样的机会,我给你打电话。老鸨 那 小璐的一双阴唇已经略略张开了,看见了抈胭脂色的肉瓣,一些晶莹剔透 的液体流了出来,把整个阴道口装扮的银银亮亮的。还没有等老婆从眼前一览无 余的春光中反应过来,小璐就一把抓住老婆的头发,把老婆的头重新按在了自己 阴部,口中呼吸急促地说“快……快,舔它!把舌头伸进去舔它。” 小璐湿热香馥的阴部,紧紧贴着老婆的口鼻。老婆脸上湿湿、滑滑、腻腻的 全是小璐分泌的爱液。老婆虽然被小璐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到了,可是很快就本能 舔弄起小璐的下身,用舌尖摩擦挑逗小璐的阴蒂,把小璐的阴唇含在嘴吮吸, 甚至还用舌头慢慢探索找到小璐的洞口,伸进小璐的阴道,摩擦抈蒗灶厖壁。 在老婆的舔舐中,小璐大声呻吟着,yin声软语不断从嘴粈诏出来。老婆一 边舔舐小璐的阴部,一边脑子仿佛有个声音不断在嘲弄自己“看你多下贱,居 然舔起老公前女友的小穴来;尝尝吧,这就是老公前女友分泌的爱液的味道,好 喝吗?伸进去,对,伸进她的阴道,当年你老公就是这样把jiba插进去,让她 很兴奋、让她舒服的。这就是老公宠爱过的女人,这就是老公当年干过的小穴。 快舔,舔吧,把它舔得湿湿滑滑的,好让老公来干!”屈辱而yin乱的感觉充斥着老婆的大脑,刺激着老婆的神经,老婆不自觉地一 边舔舐小璐的下体,一边抽出一支手来自慰着,感觉从未有过的兴奋与刺激。 在老婆口舌的挑动下,小璐渐渐达到了高潮,一声高潮的呐喊后,全身战栗 地抖动着,死死把老婆按在身下。这时小璐突然惊慌失措地喊了出来“啊,不行, 我要尿了,要尿尿了……”话还没有说完,金黄的尿液喷涌而出,直接she进了老 婆的脸上和嘴。 小璐憋了一晚的尿液,流量极多,避无可避。老婆慌乱之中,没有理智地选 择跑开,而是慌不择路地用嘴盖住小璐的下阴,想把尿尿堵住,而结果却是大口 大口地把小璐的尿尿咽下了肚子。 小璐的尿确是太多了点,直接把老婆的胃都灌满了,让老婆撑到实在不能 再撑。 尿完以后,小璐靠在床上大口喘着气,老婆直接倒在小璐的两腿之间,动也 动不了。 回过气来的小璐,看见自己两腿之间的老婆,脸上、头发上、衣服上全是自 己的金黄的尿液,略有歉意的说:“妹妹,真对不起,刚才太舒服了点,直接就 尿出来了,让你受委屈了”。 老婆赶紧支撑起身子,坐起来,说:“没事的姐姐,只要姐姐舒服,我怎都没有关系的。” 老婆身上穿的水手裙上衣都被小璐的尿液浸湿透了,紧紧的贴着身体,变成 了淡黄色的透明衣。原本就没有戴胸罩,两颗粉嫩的乳头在湿漉漉的衣服下更为 坚硬挺立。 “呵呵,妹妹现在这个样子好性感哦。”小璐抬起脚,用脚尖轻轻点在老婆 般樱桃的乳头上,挑逗着。然后又把脚掌踩在老婆乳房上,搓揉玩弄着。 “好姐姐,不要这样嘛。要不妹妹先伺候您沐浴。也好叫服务员把床重新铺 一下。”老婆讨好地哀求道。 “也行,身上黏糊糊的,刚好洗个澡”小璐想了想说。 于是老婆给娜塔莎打了电话,让她安排人来收拾尿湿了的床。然后将浴缸注 满水,再帮小璐除去上身的衣物,跪着为小璐穿上拖鞋,扶着她走进浴室。 老婆轻轻将小璐扶进浴缸,然后在小璐的命令下,脱掉自己的衣服,赤身 裸体地跪在浴缸旁边,为小璐按摩着肩膀和胳膊。小璐一边泡在浴缸放松心情, 享受老婆的按摩;一边伸出手直接抓住老婆白嫩乳房,毫不疼惜地揉捏着,甚至 还用手指粗暴地拉扯着老婆娇嫩的乳头。老婆只好求饶到:“姐姐,轻点,好疼……”可是小璐却不理会,依旧闭目养神,毫不心疼地自顾自玩弄着,疼得老婆 眼都是泪花。 “好姐姐,要不妹妹用奶子为姐姐按摩吧”老婆哀求道。 征得小璐的同意后,老婆把小璐扶起来,坐在浴室的凳子上。然后拿出沐浴 乳,涂抹在自己的乳房上,用小巧娇嫩的乳房搓揉着小璐的背部。 感觉到老婆的乳房贴在自己背上,若软细腻,与自己肌肤相亲的感觉,小璐 觉得很舒服,可是嘴箈嚷着:“你这奶子真小,拿来洗澡一点都不好用。” 老婆低声道歉到,“对不起,姐姐,都是妹妹没用,让您没能尽兴。” “算了,起码也还算软和,姐姐原谅你了”小璐豪爽的说。 搓完背部,老婆开始搓揉小璐的正面。小璐的乳房虽然不是如娜塔莎那般巨 大,但是在东方女性中也是比较圆润坚挺的了。老婆的乳房扫过小璐的乳房时, 已经显得娇小了些,似乎如一个可爱的小妹妹站在成熟健硕的大姐姐面前一样, 老婆不禁暗叹:“怎每一个都比我的大呢。” 小璐看着和自己双乳紧贴着比较的老婆的乳房,小巧玲珑不如自己的,眼神 自然闪过一丝嘲弄,毕竟硕大坚挺是女性的骄傲。 小璐的眼神,让老婆更加抬不起头,感觉整个人都比小璐低了一等,心更无存半点比较的念头。 搓揉完前面后,老婆开始用双乳搓揉小璐白皙修长的大腿,然后还躺着地上, 把小璐的双脚捧放在自己的乳房上,任由小璐踩踏玩弄。 小璐似乎很喜欢这样的游戏,时不时用脚趾夹弄老婆的乳头,用老婆的小乳 头摩擦自己的脚底,或是把老婆的乳房踩成各种形状,甚至还用脚掌拍打着老婆 的乳房玩。可怜老婆娇嫩的乳房就成了小璐玩弄的脚垫子。 玩了一会,小璐站起来,扶着凳子,撅起屁股说“妹妹,用你的奶子帮姐姐 把下身和屁眼也洗洗。” 老婆只好努力回忆着当初娜塔莎为自己清洗时的动作,用已经被小璐玩弄得 红肿疼痛的乳头,强忍疼痛,细心地擦洗着小璐的肛门和小穴。 过了一会后,老婆终于把小璐的上上下下每个地方都清洗干净了,并用清水 冲去了泡沫。 小璐对老婆的服务还是满意的。小璐坐凳子上,让老婆跪在她胸前,如长辈 般用手拍拍着老婆的头说:“妹妹做得不错,姐姐奖励你吃奶。”然后一把把老 婆搂到胸前,把自己的乳头塞进老婆的嘴。 老婆本能地环抱着小璐的腰,如婴儿般乖巧地依偎在小璐怀,埋首在小璐 的双乳间,吮吸着小璐的乳头。浴室,小璐赤裸着身体把同样赤身裸体的老婆温柔地抱在怀,仿佛一位 母亲正在母乳自己的女儿,构成一幅和谐优美的画面。 不一会,小璐被老婆的吮吸重新点燃了慾火,娇羞地在老婆耳边轻轻说道: “好妹妹,姐姐又想要了,快去找个东西来干我。” 老婆想起了娜塔莎交给自己的手提包,赶紧跑进房间,打开包。抈有跳蛋、 自慰器、震荡棒等好多道具,其中就有老婆上次被娜塔莎玩弄时用的那种双头蛇 棍子。 老婆拿起双头蛇跑回浴室,让小璐依旧坐在浴室凳子上,把双头蛇的一端放 到嘴捞湿,然后再轻轻分开小璐的双腿,缓缓插进小璐的阴道,留下另一端 垂在外面。然后爬在地上,把自己的屁股对着小璐,用手搬开小穴,示意小璐把 双头蛇的露在外面的另一头插进自己的阴道。 然后爬在小璐身前,夹紧阴道的双头蛇,前后耸动着,带动另一端的双头 蛇抽插摩擦小璐的阴道。两个女生同时响起了轻柔的呻吟。 或许是觉得这样不过瘾,过了一会,小璐直接站起身来,一把把娇小的老婆抱了起来,让老婆面对自己,双腿夹着她的腰,双头蛇连接着两个人,激烈地耸 动着。小璐已经十分动情了,不管七二十一,直接吻上老婆的双唇,灵巧的舌 头侵入老婆嘴,挑逗欺负老婆的小舌。 虽然老婆体重比较轻,但毕竟小璐也是女孩子,不能长时间地搂抱着老婆耸 动。不一会两人便转战到床上(刚才洗澡的时候,娜塔莎已经悄悄让人把床褥换 过了),小璐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分开两腿,看起来一点力气也没有了。反而 老婆还留有体力,看着小璐已经没有力气了,眼睛闪过一丝狡诈的目光。心想, 这回小璐这个强势女人没劲了,刚好让自己狠狠干她一下,报复她刚才对自己的 欺负。 于是,老婆扑在小璐身上,重新把双头蛇插进了自己和小璐的阴道,以较小 的身材把小璐的腿抗在自己肩上,狠狠地操起她来。 在老婆的努力下,小璐被干到了第二次高潮。杀敌一万,自损八千,老婆在 狠狠操着小璐的同时,自己的下身也被操弄的红肿了,并且也同时泄了身。 小璐高潮过后,竟抵挡不住重新被泛起的酒意,昏昏沉沉地睡去了,看着小 璐那仿佛风雨过后的娇嫩花朵一样的被蹂躏得楚楚可怜的阴唇,老婆感觉挺有成就感的,乘着小璐熟睡,悄悄用手机给小璐的阴部照了好几张特写。然后为小璐 轻轻盖好被子准备离开。 正准备出门,老婆突然又有了一种依依不舍的感觉,走了回去,从小璐脚下 爬进被子,对着小璐的小穴一阵恋人般的疯狂热吻。最终才离开了房间,给娜 塔莎交代了几句后,换好自己的衣服,打了个车,离开了浴场。 老婆回到家,已经是夜一点了。我都已经睡了,老婆脱了衣服钻进我怀 ,把我叫醒,对我说:“老公,我今天遇见刘小璐了。” 我睡意朦胧地问:“谁?” 老婆气鼓鼓地说,“就是你以前的女朋友啦,你的心肝宝贝,你都忘了。” 听见老婆的醋话,我才一下子反应过来:“怎Ξ?你不是去找娜塔莎玩的 吗?” 老婆仿佛一个打了胜仗的将军一样骄傲的说:“哼哼,你不知道哦,我今天 把你的前女友直接干倒在地了呢。” “什?你们两人打架了?”我一下子被吓到了,以为两人醋意大发大打出 手了。 “什厞架啊,才不是呢,是那种‘干’啦!”老婆大声申辩道。 “瞎说,咋可能?”我一点也不信,转过头去准备睡觉。“真的那,我还照了照片哦。”老婆拉着我不让睡,摸出拍的小璐的特写来 给我看。 “怎样,是不是真的,看到这个小穴激起了回忆?是不是很有怀旧的感觉?” 老婆挑着眉毛调皮的问。 看着这曾经非常熟悉的小穴,我尴尬的摸摸鼻子,“哈,哈,是有点熟悉了。” 老婆突然想到什,羞红了脸,又害羞、又兴奋地爬在我耳边悄悄说:“我 嘴还有她小穴的味道哦,老公要不要尝一下”。然后不容我说什,就直接和 我亲吻起来。 我必须承认,在老婆嘴我的确感受到我曾经无比熟悉的小璐的气息。 另计:后来,半年后的一次同学会,我带着老婆参加了,正坐在聊天的时候,〔各种sm视频(女女sp耳光第一视角等等) 各种sm资源小说漫画游戏写真音频套图gts 5元黑铁礼包(含视频漫画动漫音频图片) 20元白银礼包 加q1941720593〕 小璐也来到了现场,笑盈盈地向我走来。老婆当时就傻眼了,我看避无可避,干 脆热情地和小璐打起招呼来,并向小璐介绍我老婆。小璐第一眼看到我老婆也是 一愣,但立刻就恢复常态,落落大方和老婆握手。老婆羞窘异样的神色,在周围 人看了还以为是见到情敌的自然反应。 坐着聊了几分钟,老婆借口说想去洗手间,逃离这。 谁知小璐去立刻站起身子,亲密地挽起老婆的手说:“正好,我也要去,咱们一起刚好有伴。”就拉着老婆去了女厕。 旁边同学还打趣我:“哇,老贾,前任女友和现任老婆关系居然这样好,不 计前嫌,还这样亲密,说不定可以3P哟。你还真是有福呢。” 我无奈地讪笑着。 后面,回家以后,老婆才告诉我,小璐把老婆拖进女厕后,狠粗暴地就是一 阵热吻,还要老婆在女厕晕祽tianyin。还说如果不舔,就告诉我,老婆在浴场做 小姐的事情,以此为威胁。 老婆装作害怕我知道的样子,顺从地为小璐koujiao了。最后,老婆气鼓鼓的对 我说:“最可恶的是,她最后又故意把小便全尿在我嘴。真是太可恶了。” 可是,不久以后我居然发现老婆和小璐居然一起亲密的逛起街来。再后来, 当着我的面,老婆给小璐跪下磕头,献茶,拜小璐为干妈。小璐喝完老婆献的茶, 收了老婆作干女儿,还给了老婆一个大红包。从此两人“妈妈、女儿”地亲热叫 了起来,比亲娘俩关系还好。 最后,我倒是如愿以偿地人大被而眠,小璐还说她是“丈母娘干女婿—— 天经地义。”我笑着问:“那,丈母娘干女儿该怎说?” 小璐厚颜无耻的回答:“还是天经地义。”老婆也在一旁帮腔:“对,还是天经地义!” 不得不说,女人还真是奇怪的动物。 nvwangtv.com
  • 标签:自己的(22448) 姐姐(4052) 乳头(484) 两人(1297) 老婆(1702) 阴道(779) 乳房(645) 娜塔莎(24)

    上一篇:肉丝高跟教师妈妈成了同学之间的纽带0

    下一篇:女友的地下室(大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