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将自己与女友寄托给了内心的恶魔女女

列车飞驰在轨道上,我的眼睛还没睁开,就被列车员的声音吵醒了。叹了口气,轻声说了声卧槽,便立刻从上铺爬了下来,收拾好东西坐在过道,等待火车的到达。一晚上的颠簸让人很难受,但是坐一夜的火车确实是最节省时间和金钱的方案了。哎,为了见思思一面真是难啊。 我叫小王,如你所见,我正在一趟从西北开往北京的火车上,这次是向老板请了4天的假,才溜了出来。我女朋友叫思思,我和她是大学四年的同学,毕业后,她坚持要去大城市,便选择了北京打拼,而我则选择在家乡读研究生,我们毕业半年了,这种异地的状态也已经持续了半年。半年间,我只去过北京两次,每次待的时间也不长,但这足以让思思这个刚刚毕业的人开心很久。我和思思每晚都会视频聊天,她刚开始去,公司领导总让她加班,但我总是安慰她,说能者多劳,慢慢的就轻车熟路了。最近一段时间,我发现她的工作任务格外重,有时经常加班到晚上九点多,回到住处,也不和我视频聊天了,多数时间只是打个电话,有时只是发微信。因为项目关系,思思和自己的上司住在一起,经常回来之后还要被指使做家务,有时要给领导洗衣服,而且有两次,思思和我打电话的时候说着说着哭了起来,我知道思思又受到了欺负,于是我便放下手头的工作,跟老板请了假便来到了北京。
本文来自nwxs5.com

我正在火车上发呆,上铺的女孩便踩着梯子下来了,她穿着白色的短棉袜,灵巧的小脚在地下探了探,勾住一双黑色的板鞋,迅速将脚钻进鞋里,看起来非常害羞,我被这一幕吸引住了,目不转睛地看完了全程,心想,不知道她的棉袜会是甜的吗?嗨,自己都有女朋友了,但是还是忍不住去看别的美女的脚丫,好像这个毛病改不掉了。其实我从初中开始就有了恋足的倾向,那时女孩子们都很保守,偶尔能看到一些女生的脚踝,那白色上面带着花纹的袜子,或是纯白色的棉袜,都让我在上课时想入非非,每到晚上便加紧双腿,感受鸡鸡处传来的阵阵快感。高中时候有了手机,便每周抽出一天晚上,搜类似“恋足”、“sm”类的文章和图片,然后躲在被窝里撸管,不知从何时开始,我的口味变得越来越重,轻度恋足已经不满足我的生理需求,以前自己看着模特的丝袜腿都可以射,后来慢慢演变为女主类、女女类、圣水、舔阴等,但我也不喜欢看血腥和特别重口的,觉得那样很恶心。我尤其喜欢女女类的文章,觉得同是女生,有的女生被迫在另一个女生脚下,舔鞋、受辱,让我莫名的兴奋。曾经觉得自己是个抖s,但接触的越多,发现自己越来越贱,精神上已经越来越变态了,但迫于学习压力和社会压力,我还是表现的很正常,让周围人都觉得自己很好相处,然而在看到美女时,我还是会第一眼望向她的鞋子,看看能不能看到她的袜子,想象她的小脚捂在鞋里扭动脚趾的情景,每每这个时候,我都忍不住会勃起,到了晚上又看着sm类网站,撸上一管,由于经常手淫,我的鸡鸡比周围人小很多,大概勃起8cm左右,而且经常撸着撸着就控制不住sj了,那时自己还不知道早泄,sj后的贤者时间里,我想过戒掉手淫,但每次都失败了,反倒是几天不撸之后,会连着好几天撸到虚脱。
  • 标签:看着(17915) 说着(3665) 我和(1025) 给她(458) 穿着(310) 房间(245) 小王(162) 北京(51)

    上一篇:一位女王的家奴调教日记

    下一篇:幼女妹妹的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