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代豪侠传

在其他平台买的文,个人觉得很好看 公元1078年,北宋神宗在位第十年,即是熙宁十年,轰轰烈烈的“熙宁变法”遭到朝中保守势力重重阻挠,立志变法的维新派系遭受严苛迫害,一时间上至朝堂,下至边荒,均笼罩在暗杀、囚捕的恐怖气氛之中,无论达官显贵或是平民百姓,人人惶惶不可终日。
  这年阳春三月,由东京汴梁通往南京应天府(今河南商丘)的官道上,一支五十余人的队伍急速行进,若非前日天降骤雨,将路面润湿,这队人马必会将官道搅得尘土飞扬。
  队伍最前的两匹骏马上坐着两名少女,均是衣着紧趁利落,背上缚着宝剑,一看便是身负武功,二女倍加警觉地盯着前方,看来是这只队伍中担当警戒的角儿。
  就在这时,正对面奔来一匹黑马,马上伏着一人,看情状人马俱已疲惫不堪,马匹喘着粗气,步履凌乱,马上之人紧紧贴在马背上,看不清容貌。迎面队仗之中担负警戒的二女见了,同时将手握住背后宝剑剑柄,准备应对突发变故。 copyright nzxs5.com
  而这单人独骑看来并非是冲着队仗而来,马匹沿着官道另一侧兀自行进,眼看就与二女所引领的队仗错过去了。手握剑柄的二女正要松一口气继续前行,变生肘腋,那匹黑马突然一个急转,嘶叫一声,飞速冲向队仗之中,队仗随即混乱不堪,而队伍最前端的二女反应极快,见黑马有异状时已策马趋近,比及黑马冲入队伍,二女的马匹已来到黑马近前,只见二女同时从马上跃起,双双攻向黑马上的骑主。黑马主人此刻刚刚从马背上抬起头来,想查看自己的马匹究竟为何嘶鸣狂奔,然而映入此人眼帘的却是飞跃而起的两道身影,电光火石只见,一道身影飞出一脚,将黑马背上之人踢下地来,那人摔在地面后吃痛惨叫,但一声呻吟尚未呼尽,便已戛然而止,原来另一道身影已如影随形,飞落跟进,抬脚将那人脸颊踩住,叫那人无法出声了。
  这两道身影正是背负宝剑的二位少女,几下动作兔起鹘落,极是利落,足见其身手非同一般。而被少女踏住之人显是受痛不过,想伸手扳开踩着自己头颅的脚,然而右手刚有动作,早已被先前将此人踢落马下的少女察觉,那少女随即伸出左足将地上之人右碗踩住,同时拔剑在手,剑尖指向脚下之人咽喉处,叫道:“莫要造次!”这下黑马主人被彻底制住,无法寸动了。那人想说话,却因脸颊被一位少女用力踩踏而无法出声,只能“呜”、“呜”低鸣。这时黑马也被队仗之中其他人拉住缰绳,一场混乱即告平息。 本文来自nwxs5.com
  如何处置这一人一马,众人同时将目光瞧向队仗之中唯一的四抬快轿之处,这一行队伍的领头之人显然就坐在轿中,场面稍稍沉寂,只听轿中发出一位女子声音道:“夏实,你且先把脚拿开,盘问此人什幺来头,搅扰我们有何用意?”踩着黑马主人脸颊的少女闻言,立即撤开右足,但拔剑在手,逼在黑马主人天灵要害处防其反抗。黑马主人的容貌此刻才被众人看清,一看之下,却是一个相貌俊朗,面如冠玉的少年,只是连日舟车劳顿,显得很是憔悴,一脸倦容,少年被名叫夏实的少女重脚踩得极是吃痛,缓和良久才开口说道:“在下汴梁人氏,有急事赶往应天府,适才那畜生不知何故受惊,打扰众位行程,在下这里赔罪了,望众位高抬贵手,放过在下这一人一畜,在下不胜感激。”这少年说得十分恳切,一心想要息事宁人,快点了结这场变故。但等了半晌,仍未见轿中女子有任何指示,少年不禁焦急万分,手腕尚被另一少女踩在地面,工夫久了,酸麻难忍,不得已少年再次开口求道:“众位,在下的畜牲实不知何故发狂,让众位受惊,如众位财物有所损毁,在下必定补偿。”听了少年这番恳求,轿中女子终于再次发声,只听她说道:“查看一下他的随身包袱,看有无异状。”少年闻言大惊,挣扎喊到:“在下绝非刻意惊扰,众位何必苦苦相逼,在下包袱中有重要信笺,众位莫要擅动!”少年想爬起身来,右腕被踏着,无论怎样也抽不出来,而名叫夏实的少女见这少年反抗挣扎,立即再次抬脚将少年胸脯踩住,重脚如巨石般力道无穷,将少年再次牢牢钉在地面,再也无法动弹。此时其他随从已将少年的包袱夺下解开,见其中有白银数十两,另有数件华贵衣物,与少年身上所穿的破旧衣衫反衬极大,除了这些衣饰财物外,余下两份物件最为显着,其一是一柄六七寸长的匕首,通体锃亮夺目,一看即是宝刃;另一物为信笺一封,上写“应天楚府侍郎东河大人启”。少年包袱中各物件均与其外表相去甚远,不由得另众人大感离奇,当匕首与信笺被送入轿中交由那未曾露面的神秘女子查验时,少年兀自心中焦乱,不知这伙人究竟意欲何为。就在此时,少年的黑马突然再次嘶鸣狂乱起来,立时有五六名彪形大汉同时冲过去将黑马制住,但黑马仍是不肯受制,低鸣不止。这时,轿中女子突然发声道:“且放开那畜牲,看它究竟有何意图。”主人发话,几名大汉连忙放开缰绳,黑马脱困,径直向队仗中一辆马车奔去。奔到车辆近前,黑马开始撕咬车上的布袋,一扯之下,布袋被扯出一个大口子,里面露出草料来,黑马随即开始大口吞嚼草料。见此情景,众人大致明白了黑马奔向队仗的原因,显是因为饿得紧了,不知这一路跑来,有多久没有进食草料了,而与队仗擦身而过,嗅到草料味道,所以过来想要吃草充饥。
  • 标签:脚下(2339) 少年(736) 女子(659) 黑衣(35) 马车(15) 力道(9) 黑马(4) 信笺(21)

    上一篇:来自现实和梦幻中的圣水

    下一篇:女神的母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