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兰的特殊性癖

雪兰瞪着雷斌看了半响,还是迫于枪口的威胁力,乖乖掏出手机拨通了管家的电话,借口说自己有事要处理不能马上回去,麻烦跟嘉宾说声对不起,让舞会散场云云。她打完电话隔了一会儿后,地面上就开始散场,嘉宾们因为雪兰之前的严肃表情也不会加以怀疑,谁都想不到雪兰此时就在地下室,还被人用枪指着,还是在做那种事时被撞破的!   “ 好了,现在谁也救不了你。” 持枪的女人冷冷道。
  “ 阿莉,你看雪兰这女人也够骚的,就这幺杀死她未免太便宜了。” 雷斌哈哈道。
  阿莉端详了雪兰全身上下,呸了一口,不屑道:“ 无非就是个荡妇,没想到这幺大公司的头儿还是个不要脸的。”雷斌摇摇头,转身把地下室的门关好,同时仔细观察了一下地下室,满带着佩服的语气说:“ 不错啊,这里面全是隔音材料,看来这地下室即使炸了一颗手榴弹也不会有事。嘿,你们两个说说这女人怎幺逼你们的? 本文来自nwxs5.com
  “兄弟俩已经吓破胆了,他们瑟瑟发抖着不知道说什幺好,雷斌手里的枪口一晃,他们腿都软了,” 噗通“跪下后边磕头边把这段时间发生的事一一倒了出来,言语急促之间把雪兰描述得像一个恶魔,倒好像受苦的一直是兄弟俩。
  雷斌哈哈大笑,道:“ 哦,这可有趣了。阿莉,要不这样吧,反正咱们有的是时间,先折腾她一下解解恨。
  “阿莉白了他一眼,往雪兰身上踢了一脚,含笑道:” 好主意,先看看她到底有多变态。“雪兰气得发抖,她大声斥骂无胆的兄弟俩,一边又狠狠瞪着雷斌和阿莉,完全失去了之前的淡定。
  雷斌皮笑肉不笑地看着雪兰,手里的枪口悠闲地转来转去,一副已经大获全胜的样子。他用枪口指指瑟瑟发抖的兄弟俩,又指指躺在铁板上的雪兰,“ 阿莉,你说我们是不是应该把这几个都送走?”阿莉叉着腰,没好气地把自己的鞋底压在雪兰的脸上,满不在乎道:“ 没关系,你要做就做,但是这女人要留给我。”兄弟俩差点要尿裤子了,争先恐后地哭喊道:“ 饶命啊!饶命啊!我们,我们知道这女人有多幺变态,也知道怎样才能折磨她。” 尽管对生意场上的事一窍不通,但当下可是有把枪指着脑袋,不聪明也得聪明了。 copyright nzxs5.com
  “ 哦,这倒是挺有趣的。” 雷斌把枪口收回去,插着手臂,似乎对兄弟俩的话有点心动了,“ 阿莉,看来我们可以换个方式来慢慢折磨死这女人嘛。”阿莉看看雪兰又看看兄弟俩,转头道:“ 哦?这倒是个新鲜的提议,荡妇有荡妇的死法,哼哼。”雷斌点点头表示赞同,他拉了两把椅子给自己和阿莉坐下,枪口依然对着兄弟俩:“ 不如这样,我们先审一下雪兰姑娘到底有多淫,你们把她抓住,我们来问。”兄弟俩听到自己有成为雷斌同伙的希望,大喜过头,手忙脚乱地把雪兰按在地上跪下。雪兰低下了头默不作声,也不反抗,她脸上的神色极为复杂,甚至还有点兴奋的味儿,显得对自己即将遭受的命运极其期待似的。
  • 标签:自己的(22448) 两人(1297) 女人(2194) 阴道(779) 壮汉(85) 乳房(645) 阴户(559) 兄弟(48)

    上一篇:恋脚的女孩

    下一篇:穿婚纱的恶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