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男M的自述日记(二)限时打折

她站到我前面,温柔但令人不寒而栗地问我:「打屁股承受不住,那打别的地方好不好?」「你的小鸡鸡怎麽软掉了?乖,自己把它弄硬。」我那时还没搞懂小梅为什麽要我手淫给她看,只傻呼呼地照做,用手搓弄着因为害怕而缩在一起的下体。
  「怎麽现在硬不起来了?是不是要我帮你?我帮你硬好不好?」边说小梅边拿着爱的小手的尖端逗弄着我敏感的乳头,没想到小梅猜到乳头是我的性感带之一,她逗弄了没两下,小鸡鸡像吹气球一样马上站了起来。

  「乳头这麽敏感,看来你不但是狗,还是条母狗。」「住手!不准手淫了,把手放背后,身体往前挺。」「剩下三十下我要鞭打你的小鸡鸡,都是这根脏东西让你今天要来当狗,所以我来帮你处罚它。」「不准乱动!乱动就不算打到喔!」唰的一鞭,抽在我短短的小鸡鸡上。我痛得差点嚎叫出来,第二鞭、第三鞭,我的小鸡鸡不但没有因此萎缩,反而越被打就硬得越厉害,我的嚎叫也转成了淫荡的呻吟。
nvwang.icu


  「你真是贱到骨子里了,一个大男人竟然像女人一样淫叫。小鸡鸡被鞭打还越来越硬。」终于打完了三十鞭,我的小鸡鸡又红又肿,已经分不出来是勃起还是鞭打后的红肿。

「上次你舔鞋舔得很乾净,我答应过会给你一点奖励。我今天准你射,你可以自己把淫秽的精液打出来。」「不要奢望我会碰触到你那根肮脏的东西,你必须自己来,不过我可以给你一点辅助。」我跪回原位后,小梅从门口拿了一双黑色的丝袜,拿在我面前。「这双丝袜是我今天穿过的,我想你会喜欢。」我贪婪地伸着脖子,迫不及待想要吸取上面的脚汗香。小梅逗弄般地拿远,「狗奴要怎样说谢谢啊?」我连磕了五个响头,小梅才把那双丝袜丢在我脸上。「射出来的东西要自己舔乾净!知道吗?」我连忙点头,大口吸着小梅丝袜上残存的脚汗味,并用丝袜摩擦着上半身及乳头。小梅坐在沙发上,用着极其得意,又带点不屑的眼神,观赏着眼前这个卑贱的男兽疯狂崇拜她的一切,表演着雄性动物原始的高潮过程。我原本已经勃发到极点的贱根,没搓弄几下就喷发出了大量的精液,射到了地上,有些从大腿上流了下来。高潮的一刻我脑筋一片空白,鼻腔内、大脑里都萦绕着小梅丝袜的馨香味。她站到我前面,温柔但令人不寒而栗地问我:「打屁股承受不住,那打别的地方好不好?」「你的小鸡鸡怎麽软掉了?乖,自己把它弄硬。」我那时还没搞懂小梅为什麽要我手淫给她看,只傻呼呼地照做,用手搓弄着因为害怕而缩在一起的下体。

copyright nzxs5.com



  「怎麽现在硬不起来了?是不是要我帮你?我帮你硬好不好?」边说小梅边拿着爱的小手的尖端逗弄着我敏感的乳头,没想到小梅猜到乳头是我的性感带之一,她逗弄了没两下,小鸡鸡像吹气球一样马上站了起来。
  • 标签:让我(8837) 自己的(19157) 高潮(313) 阴茎(2689) 小鸡鸡(252) 让你(631) 小梅(110) 乳头(441)

    上一篇:丝袜熟女

    下一篇:堕落与卑微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