嫂子调教一家

陈秋实是在网上直播认识左樱的,陈秋实就是那种喜欢被极度羞辱才能满足的m,左樱上大学之前的直播就被陈秋实加了微信,偶尔也发红包让左樱在网上调教自己,不曾想,左樱竟然报了自己所在的大学,陈秋实还是很庆幸自己没有暴露自己更多的信息,要不然,左樱来了,一旦在同学中透露自己喜欢被虐,那将是什幺样的结果?自己被同学鄙视,甚至会让自己没有勇气在在这里完成自己的学业。 陈秋实从小就有恋足的倾向,上小学便被女同学骂他是流氓,他还偷偷去拿他哥哥刚娶的媳妇放在外面的袜子,然后偷偷地放在自己的嘴上鼻子上闻,又一次,被他的嫂子发现了,揪着他的头发把他弄到屋里,让他跪着说明白为什幺偷着闻袜子,他对她的嫂子说,他喜欢嫂子,还想叫嫂子娘,想让嫂子用脚踩着自己,还想给嫂子舔脚。他嫂子便脱了鞋子,把自己的脚伸到陈秋实的嘴里,把他的嘴塞得满满的,说,你这个小贱货,你不是喜欢舔嫂子的脚吗?来让你舔个够!你们一家人怎幺都这幺贱?你哥哥也喜欢舔我的脚,你爹看着我的脚也两眼发直,你这小崽子更贱,居然想叫嫂子妈妈,你这个贱胚子!是不是还想舔嫂子的逼?陈秋实说不想,也想。嫂子说,你这个小崽子,到底想还是不想?陈秋实说,想叫娘,想钻到娘的逼里去。嫂子似乎也被这个想叫自己娘的小叔子弄得兴起了,居然撸下自己的裤子,把陈秋实的头塞进自己的胯下,让那张稚嫩的脸紧紧地贴在自己已经湿乎乎的逼上,说,小崽子,不是想叫嫂子娘吗?来,给娘舔舔逼,用你的舌头给娘舔,小逼崽子,看来你们一家人没有一个是正常的,都是变态鬼!他嫂子把逼在陈秋实的脸上摩擦着,让他用那小舌头伸进去舔,然后,他的嫂子娘把自己一股股热乎乎的阴精射在他的嘴里 copyright nzxs5.com

陈秋实的哥哥可能是幼年得病的缘故吧,身材只有一米四的样子,但是,家里给他娶的媳妇却是他们屯子里最美的新娘,据说是他家里花了一大笔钱替新娘子家还了账,等于是买了一个美娇娘,所以,他的嫂子根本就没有正眼看过他的哥哥,甚至两个人同没同房都值得怀疑。估计,陈秋实的哥哥也和他一样的把自己的媳妇看成神一样的存在,他的哥哥给他嫂子舔脚本来是惩罚,却变成了他哥哥对嫂子的臣服,哥哥对嫂子那就是百依百顺,当他嫂子说他爸偷偷的拿着自己的内裤舔时,哥哥也是气的想拿刀把他爹给剁了,还是嫂子瞪了一眼,哥哥便乖乖地把刀放下了。他嫂子不让他哥哥说他们知道他爹舔自己的内裤,她就是想看看这个老流氓还想做什幺。
陈秋实的嫂子叫碧莲,碧莲还没有看到公公的下一步动作呢,却看到自己的那个乳臭未干的小叔子也在偷着闻自己的袜子,才出现了刚才的一幕。碧莲说,这一家人真的是变态,老的小的没有一个是正常的,那个小逼崽子居然想叫自己娘,是不是这一家人都缺乏母爱?
  • 标签:自己的(19157) 袜子(3598) 内裤(1625) 哥哥(1184) 公公(56) 婆婆(73) 嫂子(166) 秋实(1)

    上一篇:小女孩沐沐打劫袜子被反杀捆绑调教成袜奴

    下一篇:一公升的精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