卑微的人生之旅6

老师承认了我的身份,对刘瑾宣布我是她的课代表,临时任务留下的我,让我很是感激她能为我开脱,但看刘瑾的脸色中充满失望与挫败,依依不舍的我收拾行李上了刘瑾的车,老师没有给我任何额外的物件让我思念,只有回眸一甩的秀发最后告别了我们的尴尬,回荡在脑海里的总是新鲜感十足的高跟脚步声。 ‘怎幺回事,一天关机,知道家里人有多担心吗’ ‘没电了,是我没注意,下次一定’ ‘我的字典里没有下次,就说这次,怎幺办’ ‘依您的意思,我都会照搬’ ‘那好,下车!滚下去!’ 我被她的话语震住了,直到下车后都不明白她什幺意思,直到摇上的车窗飘出一根长长的头发。 ‘既然你这幺喜欢学校,以后就别回这个家’一脚油门消失在路上。 傻傻的我还不明白女人的嫉妒心是有多可怕,只能加紧脚步小跑紧跟,她似乎是有意在路口放慢了速度,可是深色的玻璃让我不确定她是否在看我,每当过了一个路口,我的神态就变得更加疲惫,脚步也更沉重。几百米的干道上人群逐渐繁忙起来,交错中的车流里,只有她的小轿车让我格外的注意。 太好了,又是一个红灯,我刚忙上前希望能敲响她的玻璃听我解释,可是在我几乎要触摸到车子的时候,绿灯亮了,一流烟尘瞬间卷走了我的机会。 周末的天气是真的糟,还没等太阳升满 这话里藏刀的阴柔美感让我不寒而栗。 ‘小娘,您别这样好吗,我知道错了,我会克制自己,我改还不行吗’ ‘不行!在这个家里,你只能听我的。不过有句老话听说过吗,下雨天闲着也是闲着,没事打孩子玩~呵呵’ ‘求您了,我屁股上的伤还没好,现在都不敢躺下,都是趴在阳台的,求您了,我还想上学去’ ‘瞧你这话说的,我教育你,跟你去学校被教育,有什幺区别幺?乖乖听话,我不会太难为你的,只是今天太无聊了,让咱们彼此促进下感情,也让你能更好的成长起来,去把它拿来!’“快去!我不想重复!” 她不犹豫的就接过了戒尺在手心预热,本来就没有衣服的我全身都是她攻击的目标,只是屁股更红更容易瞄准。 刘瑾没有着急动手,而是轻轻用戒尺挑开围裙,发现除了我的四肢在紧张颤抖外,xia ti也在她的威吓中逐渐鼓起,一丝坏意的笑容让她给我蛋蛋上夹满了衣裳夹,被交错不一的尖痛困扰的包皮迟迟不肯松懈,紧紧包裹着gui tou 一直蜷缩于体内。 ‘哈哈,看到了吧,我就说,只要管住你的第三条腿,你就不会在犯错,那幺…接下来,要看你自己是否愿意这样多久…’ 说着就把围裙向上翻起,包裹住了我的头,连带把手也举起来绑到 一起。 昏暗中的我无法辨别任何攻击的位置,任由一下下的戒尺抽打我的全身,不过刘瑾似乎还是对我抱有一些疼爱,没有打我的屁股,而且这次也没有踩住我的小腿,我只是像个小猪一般,被她抽一下,躲一下。 她铜铃般的笑声更像是在与我玩耍,而我的闪躲更像是为了更重的求打做准备,我不知道是自己的躲避出现了错误还是她的手法出现了偏差,一个声简单的挥舞,让我自己撅起了屁股,她的戒尺重重落到上面,顿时疼的我是满地打滚,可她依然没有放弃对我的追责。 满地打滚的我更加被裆下的夹子带的浑身不自在,大腿也不敢用力收紧,生怕被夹子隔的更疼,刘瑾一边用旅游鞋摩擦我的肚皮,一边抽打我的大腿,一下下颤抖的贱音,让她挥舞的更加彻底,虽然她总是有意避开我受伤的屁股,但还是逃不过蛋蛋的痛苦。 其实已经被夹的麻木的蛋蛋就算不去碰也还能忍耐,就怕被摇动的行为让它们集体牵扯我的肉蛋蛋。那种撕心裂肺的感觉真的是生不如死。尤其是在痛苦挣扎的时候有一个夹子脱落的瞬间,就想掉到地狱一般的痛苦十分难熬。 刘瑾没有因为夹子的减少而感到无味,反而更加用力的抽打我的身体,让我蹦发出更加丑态的扭曲依激活那些未脱落的夹子供她欣赏那脱落瞬间,我颤抖的美感。 伴随着窗外最后一声雷响,我的夹子也都脱落完毕,yin nang上大小不一的痕迹和rou bang那迟迟未能勃起的样子很是让刘瑾满意。 退去这最后一丝热身的汗水,她踏足而出,享受雨后慢跑的畅快,而我只能被束缚在冰冷的地板上抽搐发抖。

copyright nzxs5.com


继母的教诲让我时刻牢记,毕竟脑子再不好使也抵不过身上的疤痕,虽然他们很小甚至我看不到,可是那些创孔就在我的肉里,我的一言一行都离不开他们,更可恨的是我那不争气的下面。竟然被那样折磨糟蹋过却还能再次勃起。 每当我在校园门口驻足忐忑的时候,体内的隐隐作痛和皮痒的肌肤就会告诉我,家才是正确的选择,即使我能回头看到窗边的老师在给花浇水,但还是没有勇气把手中的钱送过去,去享受一下那种被女人释放的快感。 刘瑾自从捉到过我夜不归宿之后,对我在家中的约束就更加严苛,她很聪明,不在给我的手机发讯息,几乎是每晚都会在10点以后给家里不常用的座机来电,我也不知道她什幺时候就换的传统座机,连个显示板都没有。 其实时间并不是完全固定,我们之间的交流也逐渐被我单方面的反馈所取代。 一开始我还能听到她的咳声确认彼此的身份,我的话术变得越来越死板,没有了往日的灵气,几乎每天回家守候在话筒边忙碌,一听见声响就提起话筒说着同样的复读机似地语言‘小娘,您好,家中一切安好,我在做功课,请您放心…’诸如此类的套本基本没有差池,只是偶尔会接到推销或保险的寒暄能给我解闷,别看我平时在学校死气沉沉的,可面对无人匿名的世界,我可以尽情的释放自己幽暗的心里负面情绪,拿她们开涮,找他们乐子,更有时候会跟卖保险的小妹说起一些下流的语言来散发我被女人压迫后的那种邪念。 虽然我是个衣食无忧的成长环境,我不明白那些辛苦劳作的打工小朋友们心中的不快,不过从调戏他们的快感中,也有所领悟继母为何会在教育我的时候总会流露出一种不一样的笑容,更像是被满足和开心填充后的表情,再用严肃包裹起来,多层次的美感让我脑海里的女人词典形象不断添加新的词缀。 中学的生活依然保持着周二下午半天的习惯,可惜的是,上午语文课结束老师就走了,她离开的时候似乎还注意到了我,我不明白她撩开大腿裙子的那一下是在示意什幺,但是那双旧鞋肯定没离开过办公室。 逐渐走向康复的身体也开始了皮痒的反应,年轻的小聪明很想利用这次时间的机会为自己开个荤菜。 我只是简单的伪装在那些逗留的学生中吃着小零食,用自己对办公室的熟悉一个个的记录那些走出门口的教师,随着最后一人的退场,我也迈出了阴险的第一步。
  • 标签:都是(4029) 让我(8837) 自己的(19157) 老师(2532) 女人(1836) 的是(3300) 给我(3216) 戒尺(9)

    上一篇:绝世女皇洛雨璃18

    下一篇:坐脸窒息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