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倩主人(重口味黄金圣水)

最初的遐想,总是源于中学的年纪。 丁倩面容姣好,很高,很瘦,但一双大长腿却并非细骨伶仃,反而丰腴的很。这双腿引得赵琳的思绪不知飞过了多少节枯燥的课程。他总是幻想着,若是这双健腿可以肆意蹂坐在自己身上,该是多好。
赵琳是学霸,很多女孩都钟情于他,同桌丁倩也有许多好感。那是一个运动会的午休,晒了一上午的太阳,赵琳很累,仰面躺在并排的椅子上,仿佛让自己的头部和丁倩的椅子接触也是美妙的。丁倩进来,炎热的天气让人满面通红,微笑着看着赵琳,站得很近。胯下的味道也隐隐约约。一个没要坐起来,一个也没有要求。默默的过了好久,两人才突然觉得尴尬。
赵琳每每回味起这一幕,总是幻想,若是当时班里没人,丁倩会不会真的坐下来。
时光荏苒,初恋,或是暗恋,往往夭折在变态的天朝教育中。十多年了,两人分别大学毕业,赵琳在墨尔本工作,丁倩是北京的知名设计师。也有时有一搭没一搭的微信着。渐渐地有些露骨。直到一天,丁倩说:我还挺想你的。
copyright nzxs5.com

那来玩啊。赵琳随口的邀请,也没指望万里的距离不再屏障。
过了几天,丁倩说请了年假,真的会飞过来玩玩。赵琳很惊喜,还帮她办签证什幺的。一切都是悄悄地,直到飞机真的落了地,赵琳不知道应该握手还是拥抱,最后两人只是摆摆手,赵琳连忙帮她拿行李。
墨尔本转了一天,好吃好喝,叙旧,感概,称兄道弟,互开玩笑。走台阶的时候赵琳会拉丁倩一把,手很嫩,也很自然。丁倩佯怒会拍打赵琳,也很自然。
“国内过的真土。”丁倩说着,脱去了靴子,在公园水边休息有些酸麻的双脚。
赵琳不敢帮丁倩脱靴,规矩的在一边看着,克制的回应着:“澳洲人才土呢,哪赶得上大北京。”
“这次麻烦你了。老同学就是靠谱。”
“哪里,说走就走的旅行勇气可嘉,我必须竭诚服务。女神嘛,荣幸。”
“我是女神呀,那,女神累了,你要不要背一下?”此时天色已晚,况且外国人才不在乎你干什幺。赵琳怎会拒绝,在丁倩身前一蹲:“来,上来!” nvwangtv.com
一切都是好自然,不约而同。真的只有这层窗户纸。丁倩咯咯轻笑,却没有立即上来,而是把短靴的鞋带系在一起,挂在赵琳脖子上。靴子里传来一阵酸爽,触动了赵琳的一根神经,血液蹭的一下冲上头顶。
那双梦寐以求的粗长的大腿缠上腰间后,丁倩还颠了颠。赵琳闻着捂了一个航班又走了一天的靴子,以及丁倩腰身上传来的阵阵清香,大步流星的走起。两人依然克制,尽管烈火点燃了一切。赵琳负后的手托着圆润的臀部,却将指尖撇开。丁倩缠着赵琳的脖子,却只搭在肩上,避开胸肌。
两人都不记得这一路说了什幺。两公里,几乎是赵琳的极限了。丁倩享受着身下人气喘吁吁的样子,享受着胯下被赵琳的汗水浸湿的感觉。还悄悄用手指缠起鞋带,让靴口离赵琳的鼻子越来越近,直到高高在上的自己都闻到阵阵酸爽才罢休。
  • 标签:自己的(19157) 看着(15381) 这是(1875) 靴子(1092) 女孩(1972) 两人(1118) 菊花(137) 明治(37)

    上一篇:监狱里的女厕奴

    下一篇:绝世女皇洛雨璃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