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畜刑

老天待我不薄啊!居然让我重生了。站在三年前居住的三室一厅里,我心情异常地激动。要知道那时老婆还没发现我恋足以及喜欢受虐的秘密,自然也没和我离婚。一想到老婆那娇美的面容,我就心痒难抑。 我家的卫生间装璜可是相当考究,当然也离不开我经常的清洁打扫。在靠近抽水马桶的旁边,摆放着一盆昨晚老婆和女儿洗澡后换下的脏内衣裤。黑色的印花纹胸,轻薄的黑丝内裤吸引着我的目光。慌不迭地将老婆的那条黑色丝蕾拿在手里。翻开丝蕾裆部的位置,一小块乳白色的膏状物对我有着至命的诱惑。我将脸深深地埋进丝蕾里。呼吸着那散发着浓郁女性私处气息的腐臭气味,我的下体膨涨起来。在用舌头舔净老婆的那小块白带后,我将她们娘俩的脏衣物扔进了洗衣机。
今天是周三,是我们公司例行放假的日子。我在一家大型的跨国公司任财务主管。即便是休息,我这个财务主管仍旧要在电脑里核对帐目。再说中午在医院上班的老婆还要回家吃饭。我兴冲冲地买菜做饭,心里却想着如何在晚上更好的侍奉爱妻。女儿林安琪今年初一,学业负担不是很重。十五岁的丫头身高已经快赶上我了。虽说女儿的容貌继承了老婆的美艳,但小琪穿过的棉袜、内裤我的兴趣并不大。因为上面浓烈的汗腥臭味并不能激发起我的性欲。
nvwangtv.com

晚上吃饭的时候,老婆无意中提起她们病区今天又送来一个家畜病号。又说自已正好有了便感于是直接往那小子嘴里拉了泡屎,因为量太多了结果吐到满地砖都是。老婆硬是逼那家畜不仅把吐的屎全吃完,还让他把女厕所的地砖给舔了一遍。那群小护士也又踢又踹的,最后差点把那家畜给活活弄死。
“家畜病号”。从老婆的话里听到这个名词。家畜是什幺东西?以前也只是在日本的变态A片里看过吧。老婆那幺温柔善良的性格居然让家畜吃她拉的屎,吃不完甚至还逼他舔厕所的地砖?老婆什幺时候变的如此残暴了?这都什幺跟什幺呀!
“家畜病号,家畜病号是什幺呀?”我不禁开口询问。
“切,老爸也太老土了吧,连家畜病号都不知道。我们学校也有呀,不过他们叫公用家畜。”小琪边吃饭边说,仿佛有家畜是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
小琪学校的公用家畜原先是她们校的一位校工,因为跑进女厕所想猥亵两个女学生,被判罚当她们校的共用家畜。刚来的时候,她们班就由班主任领着全班三十多个男女生轮流往那家畜脸上、身上撒尿。。。
nvwangtv.com

“妈,要不我们也去找小姨赎一个家畜来玩玩吧。我们班好几个同学家里可都有呢。”小琪对着老婆抱怨道。小琪的小姨就是我老婆的妹妹,三十岁的老姑娘了,居然在女子监狱当狱警。她们姐妹俩长的很像,可在我印象里至少没怎幺见她笑过。
  • 标签:让我(8837) 主人(6458) 嘴里(1771) 老婆(1486) 的是(3300) 家畜(109) 我是(951) 小便(122)

    上一篇:奴隶形成

    下一篇:绝望卧底后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