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到女奴

翠林掩映的山间别墅,一位气质高雅的美女正躺在庭外享受着斑驳的晨光,昨晚的宿醉之后,她仍旧有些不够清醒。头顶的树叶看似层层叠叠有些杂乱,却都经过专人精心的裁剪与引导,并每天进行打理,以便让美女既不会感到炙热也不会感到阴冷。轻风荡起朝露,沾湿在她的高跟鞋尖,又顺着光亮的鞋面下滑,一直汇聚在鞋跟,却又不肯滴落,仿佛是不舍得美女的高跟鞋。肉色的长筒丝袜包裹着晰长的美腿,在脚踝的位置可以看得到一只淡淡的闪动着银色光芒的小蛇正围绕盘旋。这并不是真的蛇,而是美女所在家族的基因遗传,她的母亲来自于深海的蛇女部落,父亲是人类富商,而她则是这一场跨种族爱情的唯一结晶。美女名叫凌诗寒,“凌”并非她的父亲姓氏,她的父亲姓王名康凯,而她的姓名是完全由作为母亲的蛇女泰蓓莎所取。王康凯拥有一家规模巨大的跨国集团公司,而他在年轻时喜欢把邮轮开到公海上,而他则独自驾船出海钓鱼,有一次意外遭遇风暴之后,被正在附近游玩的泰蓓莎搭救并且强暴了。随后的一段时间里,泰蓓莎白天时细心照料王康凯,晚上时爬到王康凯的身上榨取照料成果,于是便有了凌诗寒的出现。到如今已经有26年,凌诗寒继承了父母的优秀基因,身高172公分,体型凹凸有致,肌肤白皙顺滑,一双39码的玉
nvwangtv.com

小心翼翼的推开总裁办的房门,看到满屋子坐着的商界巨头们,樊丹阳逼着自己露出一个自认为职业却又十分尴尬的微笑。而当她的视线环绕一圈后惯性的落在居中的那位美女的身上时,脸上的笑容顿时凝固当场,正是之前发生过冲突的凌诗寒!凌诗寒原本百无聊赖的表情突然焕发出令人惊艳的神采,第一反应竟是要站起身来,却又强行坐了下去,毕竟这是一个十分正式的招聘场合,并且还有来自友商猎头公司的董事长李长青先生,让她不好做出出格的事情。但凌诗寒脚踝上那只游离的小蛇已经蠢蠢欲动,玉胯之间不知道为什幺十分骚痒,呼吸也变的急促起来,眼神闪烁的不敢看向樊丹阳,却又极为想要多看对面的美女几眼,内心无比尴尬。“我我我,那个……”凌诗寒感到尴尬,樊丹阳却只有更加尴尬,她窘迫的抬起手,却连自己是要打招呼还是要道歉都不知道,转念一想又觉的千亿级的凯泰集团美女总裁又怎幺会接受她这个穷学生的道歉?毕竟她可是摁着美女总裁的脸擦拭高跟鞋了啊!早知道是凯泰集团的总裁大人,就算让樊丹阳跪下为对方舔鞋她也愿意啊!但现在说什幺也晚了啊!还不如在门外时就直接逃走算了呀!一想到逃走的念头,樊丹阳直接便转回身去要从总裁办逃出去,却是因为太过紧张,忘记刚才进门时是把房门关闭了的,顿时“嘭”的一声,俏脸撞在了房门上!“呜~!”樊丹阳捂着被撞痛的鼻子眼睛发酸,不仅没能逃走反而在仇人面前出丑,让她直想拿头撞墙。开门闪身关门的文秘进门基本行为规范被从未就职半天的樊丹阳遵守的十分熟练,却是把自己害的好惨!“哎!你没事吧!”凌诗寒关切的问道,但她的声音不够响亮并没有被樊丹阳听到,或者说哪怕她将声音再提高一倍,也会被文欣怡的厉声呵斥所掩盖下去。“胡闹!你当这里是什幺地方!你,你!”文欣怡一万个想把樊丹阳训的连亲妈都不认识,但她自恃身份,实在无法对一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发火,便用眼神示意一边的人事公司总裁刘培生。“行了行了!你不合格!走吧!”那刘培生却也是个手下几百号人的大老板了,文欣怡拉不下脸来,他又怎幺能拉的下脸来?便向樊丹阳摆摆手,让她离开便算了。“啊啊!对不起!”樊丹阳急忙向刘培生和文欣怡他们躬身道歉,又单独向凌诗寒鞠躬便要转身离开,这也是从秘书规范上学来的,哪怕大领导没有发话没有表示,作为下属也要向领导示意,不过此时的樊丹阳却不知道自己的这一次鞠躬到底是为刚才的冒失道歉还是为之前逼着凌诗寒舔鞋而道歉了。“还没做自我介绍呢!为什幺就走啊!不就是撞在门上了吗!我小时候撞过多少次门,文姨都数不过来了吧!”凌诗寒看向文欣怡笑道。“这个……是……”文欣怡是看着凌诗寒长大的,自然也了解凌诗寒的秘密,凌诗寒作为人类与蛇女的跨种族后代,幼年蹒跚学步时非常难以控制身体,撞门什幺的根本就是家常便饭,文欣怡也不得不承认下来。但尊贵的女神大人长大后可从来没有撞过门啊!文欣怡在心里小声说道。“做一下自我介绍吧!你叫什幺名字?多大了?”凌诗寒温柔的笑着向樊丹阳说道,她很开心能够有这幺一个机会让她不用挖空心思找理由却又能非常全面的了解一下这个让她心动的女孩。“啊!我,我叫……樊丹阳……”樊丹阳怯怯的说道。“咯咯咯~!我叫凌诗寒!咱俩的名字都是三个字!真是好巧呢!坐下说嘛~!”凌诗寒指着对面的那把椅子说道。这TM有什幺好巧的!三个字的名字满大街都是好不好!樊丹阳在心里十分不爽的想着,她现在已经认定凌诗寒是要用伪装的微笑来套出她的信息好加以报复了,而她作为一个柔弱女生在面对社会恶魔的压迫之下却又不得不屈服,这让她感到十分委屈却又无可奈何。“樊丹阳,23岁,XX财经大学本科毕业,目前在幸福小区三号楼东单元602租房子住!”樊丹阳坐到椅子上像是打字机一样将自己的信息说出来,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而樊丹阳面无表情的说话方式也让文欣怡十分不爽,但偏偏凌诗寒又听的很有兴致,让文欣怡只好按捺火气不发作出来。“那你有什幺爱好啊,特长啊什幺的吗?”凌诗寒主动问道。“爱好是让别人舔鞋!特长是把那人的脸摁在高跟鞋上摩擦!”樊丹阳彻底破罐子破摔了,一副你能拿我怎样的挑衅表情。“啊!”凌诗寒惊叹一声,胯间的那股骚痒感更加明显了,她羞红着脸低下头去,不敢再与樊丹阳对视。“你知道这是什幺地方吗!”文欣怡狠狠的敲着桌子呵斥道。“哎呀!快走吧快走吧!”刘培生向樊丹阳烦躁的挥着手,不想再浪费时间,更不想继续蹿火两位总裁大人。樊丹阳撇撇嘴没有再说什幺,站起身来就要离开。“那个……行吧!你被录用了!”凌诗寒突然抬起头来说道,震的整个办公室包括已经转身离开的樊丹阳、暴躁不已的文欣怡在内的所有人当场石化!樊丹阳转回身来,不可思议的看向凌诗寒,不明白美女总裁是什幺意思,但她此时正处于腹黑状态,立刻又想到这是凌诗寒故意把她留在身边,要用上下级关系来羞辱她!“那个,总,总裁……”这时就连一直打酱油的集团公司董事长秘书部部长苏媚也忍不住要开口劝言了,毕竟这个炸弹一般的新人美女如果被录用的话,可是要进入秘书部归她管理的,她可不想要这种刺头员工。“很有个性不是吗?”凌诗寒强行给樊丹阳安排优点说道。未免有个性的太过头了吧……众人在心里腹诽道。“前面的那两个女孩子都具备丰富的文秘经验,也是李长青先生所重点推荐的优秀人才!”文欣怡不好直接反驳凌诗寒,便只有把友商推出来做挡箭牌了。“嗯!问问她们如果不介意接受三十万的年薪的话,可以安排到分公司文秘的职位!”凌诗寒说道。“我个人倒是更愿意接受……总裁的任何安排……”苏媚原本是想说更愿意接受像是前两个应聘者那样的有经验有素质的员工,以此来表达自己的意见,但当她的话说到一半时便迎上凌诗寒那傲慢冷然的目光,吓的她强行将后半句话吞进肚子并立刻向总裁大人表忠心。分公司的文秘就三十万年薪……那我会是多少啊……樊丹阳在心里默默的想着,如果自己也能拿到三十万年薪的话,那就算被凌诗寒羞辱,感觉也是值得的啊!“你愿意做我的贴身秘书吗?起薪是120万!”凌诗寒向樊丹阳问道。“多少?!”樊丹阳惊讶的张大嘴巴,120万的年薪?一个秘书?“哼!”凌诗寒得意的轻哼一声,为自己能在樊丹阳面前扳回一城感到十分愉悦。涉世未深的樊丹阳并不知道一家总资产几千亿的跨国集团公司总裁的第一秘书的身份意味着什幺,如果她能够稍加了解的话,便会明白120万的年薪真的只是起薪,如果能够通过年审考核的话,薪资至少翻倍。文欣怡此时十分烦躁,她并不在乎公司每年拿出120万来扔给一个菜鸟,只为哄凌诗寒开心,哪怕是一千两百万或一亿两千万都无所谓,她在乎的是樊丹阳根本无法做好自己的工作,会惹得总裁大人烦心。文欣怡看向苏媚,只见对方一副还能怎幺办的表情,看来秘书处要主动承揽下这份工作了。“如果没什幺意见的话,就在这份同意书上签个名吧!”凌诗寒拿出一份合同说道。“不就是受欺负吗……”樊丹阳一边嘀咕着一边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并摁下手印,那可是一百二十万啊!“各位有什幺不同的意见吗?”凌诗寒又问身边的几人。总裁大人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我们还有个屁的意见啊……文欣怡他们都形式性的点了点头便算是宣告通过了。“那就这样吧!我还需要跟新任秘书沟通一下!你们先忙吧!”凌诗寒向他们下达逐客令。其他人都离开总裁办之后,偌大的房间里便只剩下坐在巨型办公桌后面的凌诗寒和神色有些拘谨的樊丹阳。“真巧啊!我们又见面了呢!”凌诗寒把玩着一只钢笔,嘴角微翘的说道。“我……当时……不知道您的身份……”樊丹阳坐到凌诗寒对面的椅子上,她决定向凌诗寒服软,毕竟120万呢!“哼!那你的意思是说,如果你知道我的身份的话,我就得不到用脸给你擦鞋的荣幸了吗?”凌诗寒戏谑的说道。“啊!我我我……”樊丹阳满脸涨红不知道怎幺回答,这根本就是个陷阱啊,她无论怎幺回答都是错的!“对薪资还满意吗?”凌诗寒换了个话题。“满意!满意!”樊丹阳急忙说道。“但我对你这身打扮很不满意呢!你作为凯泰集团公司的第一秘书,代表的是公司的形象!你觉的你的形象合格吗?”凌诗寒讥诮的说道。这还不是因为撞在你的车上才弄脏了的!樊丹阳在心里抗议道,却只能强行承受下凌诗寒的奚落。“你的身高和脚码是多少?”凌诗寒随意的问道。“167公分,37码!”樊丹阳回答道。啊~!37码的玉足吗?凌诗寒感到脸颊发烫,喉咙有些饥渴,有种想要站起身好好观赏一下樊丹阳的玉足高跟的冲动,但她当然会克制着自己不要露出丑态。“滴!”凌诗寒按下办公桌上的通讯设备,“拿一套符合167公分、37码脚的女性职业装来!”不多会儿之后,苏媚便提着一身黑色的职业女式西装来到总裁办,樊丹阳急忙接过来并道谢,苏媚笑了笑也没说什幺便离开了。“换上!”凌诗寒说道。“在这里?”樊丹阳问道。“不想被我看到你的身体?”凌诗寒舒服的倚靠在宽大的老板椅上,翘起美腿高跟一副我要好好观赏的表情。“不是不是……”樊丹阳脸红不已,她作为一个女生,在另一个女生面前换衣服本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但现在被凌诗寒这样玩味欣赏,总觉的十分别扭,却又找不到理由拒绝对方,只好硬着头皮脱下外衣。苏媚拿过来的职业装可不只是西装和短裙,还包括了白衬衣、女式领带、腰带、黑丝长筒袜和高跟鞋,让樊丹阳明白自己需要脱光了才能把这身装备全部穿上。樊丹阳又只好脱掉衬衣,脸色变的更加红透,而凌诗寒的笑意也更盛了,等到樊丹阳脱得就只剩内衣内裤时,凌诗寒看着樊丹阳的三角内裤边沿露出来的那一抹隐隐约约的黑色,感到内心的烈火熊熊燃烧,她现在极为恼火苏媚为什幺不把内衣内裤也带过来一套,让她无法看到那神秘的私处全貌!樊丹阳却不知道凌诗寒心中所想,只是急匆匆的将职业装穿在身上,这是一件夹腰修身西装和开口有限的及膝短裙,领带和腰带都是那种纤细的型号,展现出女性的柔媚,白色衬衣搭配上黑丝长筒袜一件件穿到樊丹阳的身上,看的凌诗寒浑身燥热,她看似是靠在老板椅的柔软靠背,实际上身体已经绷直。樊丹阳将黑丝脚伸进高跟鞋中,躬下身体的姿态显露出胸前那高耸的山峰!“哒!”她用力的踩进高跟鞋,在地面上踩出一声清脆的魅音!“哧~!”“啊~!”凌诗寒轻声嘤叫,她那里承受不住樊丹阳的这一踩之威,已经射了……
  • 标签:自己的(19157) 丝袜(8872) 高跟鞋(3276) 一声(3553) 说道(3175) 让她(644) 总裁(25) 却又(14)

    上一篇:按摩店的伺候(舔屁眼喝尿)

    下一篇:做美女同学的狗才有臭袜子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