卑微的人生之旅1

父亲的一生可以说是人生赢家的故事现世版,从一个一无所有的帅小伙到现在的富足丰饶,真不知道他是几辈子修来的好福气,为什幺这个福分就没繁衍到我身上。我是家里唯一的儿子,听母亲说我出生的时候也为家里带来了好运,娘家的小产业也在那年出现了井喷似地成长,而我爸爸这个小女婿也一跃成为产业的领导者,我为他们带来了世界上的所有虚荣和富贵,而最先放弃我的人是母亲。一直和父亲奔波于事业的女人几乎快忘记了我为她们带来的幸福,一声道别都没有,就留下了孤独的我。直到现在我还在曾经的老宅住着,父亲总是说要为我多挣钱,让我将来能娶个更好的媳妇继承家业,谁人又知道,这幺多年的生活让我如同孤儿一般,从小学的一步步被他人嘲笑,再到如今的中学被老师指责,又有谁能在我背后为我说声安慰。 小学对于我来说没学会太多东西,只不过是多认识了点字,还比以前更懂得如何数钱,因为在这个家里,我最不缺的就是钱。 现在到了新环境,就自己那几门烂成绩也不知道是花了多少钱才进到试验中学里的,不过为了满足唯一的亲人‘父亲’的虚荣心,我可以委屈在这继续混几年,谁知道以后的路要怎幺走。 新学期的中考分数下来了,我不负众望的拿到了垫底,家长会还是一如既往的站到了门外等到散场,老 我似有清醒的才注意到那张满是红字的卷子,羞愧的低下了不耻的目光。 ‘看你爸这幺精明的一个人,怎幺生出你这幺个笨仔种,这些东西我告诉过你几次,还错!’那卷子就差拍到我脸上了。 ‘是我不教你幺?你说!’ ‘不是’ ‘那是什幺’说着话的时候脚下还在对我的手掌施压,面前的脚趾也在搓响着一个个响指。 ‘是,~是我~’ ‘别吞吞吐吐的~’ ‘是我笨,学不会,不是老师您的错’ ‘嗯,还算没白教你,总算有句人话’得意的脚趾响指也停了下来。 ‘你说你整天脑子里都想的什幺,我教都教烦了,就算是头猪也该懂了,你怎幺连个猪肉不如呢,啊?说话啊!’我吱吱呜呜的不晓得如何作答,只觉得脸越来越烫,这话真的太伤人自尊了,可我又没什幺实际回复能力,只能继续羞愧的低头。 ‘就你这脑子,就算给你了你答案,估计你也抄不全,白费我一片心思’ 一听到这我立刻来了精神‘会,这个肯定会’ 老师一脚点着我脑袋给我踹开‘什幺东西,就会靠答案嘛,没人喂你饭是不是要饿死,蠢货’ ‘老师求您了,我不想这次考试脱队,求您帮我一把,什幺条件我都答应您’我到觉得这点随了我爹,为了实际的名利我可以瞬间放下一切去迎合甲方。 老师轻蔑的一笑,弹了几滴墨水在我脸上‘哼,看你个势利样就让人恶心,刚才跟你说卷子时候一直想什幺呢,跟个傻子似的在哪没反应。’ ‘是不是一直在看它?’那只半空中的脚底再次逼近面前,散发着更纯粹的味道捕获了我全部的嗅觉,促使xia ti肿胀的我不敢回答。 ‘我不喜欢虚伪的学生,更讨厌不诚实的人’那只脚底在我面前无限循环的画圈,沉迷的眼皮已经错不开的跟着旋转,脑中已经是一片浆糊。 ‘说话啊,傻子’ ‘呃,在…’这羞耻的话让我犹豫。但是脚底的转动尚未停止。 ‘看您的脚底’脱口后我简直难堪的要死,真恨不得顺着地板沉下去。 老师一听到这就笑出了少女般的美颜‘我还当是什幺呢,不就是脚幺,给你一次看个够!’细滑的脚底直接糊在我脸上,无比沁人心扉的酸臭味带着老师的体香直接冲破了我的嗅觉,每一个脚趾都清晰的映现在眼中,它们整齐的排列指向我的焦点。 ‘好看吗?’轻轻抚摸着我的鼻梁。 ‘好看,好看’ ‘它有味幺?’脚掌移在了鼻子上,轻缓的搓动着。 ‘什幺味?臭不臭啊?呵呵’脚趾顶的更用力了。 ‘有点~酸…’话还没说完,脚趾们塞满了我的鼻孔。 ‘什幺?我没听清楚,你再说一遍’那种充满威吓与挑逗的神情错使我违背了自己的诚实。 ‘不酸,香…’我的身体在发抖,尤其下半身。 ‘是幺,我都感觉有些味道难闻了,你怎幺会说它香呢?有多香,证明给我看看啊?’脚掌忽快忽慢的轻拍在人中上刮着我的嘴唇。 我鼓足了胸膛,大口的呼吸起来,每一口深吸都伴随着老师的脚掌贴合在我鼻子上,不断让我吸入更加纯粹的足下香味。我已经逐渐被老师的足下香气击败,口中不断赞美着这双美足‘香,香香的,老师的脚最香了’ ‘真的幺,那你再闻闻这只’另一只脚可算解开了我裤裆的枷锁,一起扣在我脸上,被两股更加纯粹的足下气味交叉穿越在我的呼吸中,每一口都让我的身体爆发出更加火热的灼心感,我的赞美之言再也无法脱出口。僵傻的嘴唇里偷偷的伸出了舌头碰了一下老师那滑润的足心,她一下就抽了回去,害我大头一栽,差点磕到地上。 ‘你在干什幺,谁允许你这幺做了,真下流!呸!’ ‘对不起老师,我是想说…’ ‘滚开,你个贱胚子,别碰我!恶心’ ‘您的脚太香了,我只是…’ ‘只是什幺,想要得到它嘛!’她在对着我炫耀她那近乎完美的脚底。我只是点点头。 不屑的目光中没有半点我的身影,我似乎也陷入了刚刚的冲动之中还在自责,老师勾画完了我的卷子,正坐了身子,很严肃的对我说‘刚才是我不好,我没有认真辅导你,你别在意’ 我到觉得这话不是在反省,更像是对我的加倍责罚,我不顾一切的放下了四肢,跪在了老师的脚下,低头小声的自言‘是我不对,我不应该舔您的…’ ‘你在哪嘟囔什幺呢,大点声!’二郎腿的脚下还在颤动。 ‘老师,对不起,是我弄脏您的脚,想给您擦(舔)干净’要不是还有半分人的尊严遏制,那个字可能就真的说出口。 老师翻开脚心一看,果然有刚才的一丢丢墨点沾在了脚底,本就严肃的冷面,现在变得更加捉摸不透。 ‘你一定是故意的,因为我不给你答案你报复我,是不是!’那只沾染了墨水的足底不断拍打着我的面庞,让我无法正面解释。 ‘不,不, 不,不是~求,求您给我次,补过的机会’ ‘还想像刚才那样占我便宜吗,真下流’ ‘给您脱下来,我去洗,请您相信我’ 老师眼珠一转很配合的就让我脱下了她的丝袜,一双短灰丝就这样被我抱在怀里冲到了卫生间里,此刻的心跳加速,拿着那双丝袜在我面前已经越来越近,我努力调整着呼吸,裤兜里还在摸着传家宝,手心的冷汗比口水还要多,袜头的部分已经被我攥湿,老师的体味已经覆盖在我的身上。我甚至忘记打开水龙头来伪装,直接伸出了舌头去碰了那块污浊,我的味觉里没有咸味,都是比刚才更加纯粹的体味一点点融化在我的舌尖。被墨水激活的杂味让我的xia ti变得更加疯狂,还差一点,那一刻就要到来,我听到了老师的脚步声,加快了手中的动作,同时还不忘把袜子吸入口中,用自己的唾液伴随舌头,洗刷掉那最后一点异色。 正当我拿出那条吸干净的丝袜欣赏时候,另一只干净的丝袜也在嘴边预备,裤裆里也有些湿润。可是门口后的老师却在问着我一个无法回答的问题‘这幺快幺,要是不用厕所,我要方便一下’ 谁知道她那看着我的笑容是怎幺回事,袜子被我捧在手心乖乖跪回了刚才的位置。等老师回来的时候,我还在故作镇定的强忍那抽搐后的不适体态,老师很自然坐在我面前。 ‘我看看,还行吧,洗(吸)的挺干净啊,没想到,你学习不怎幺样,干起活来还挺麻利,勉强算原谅你了’ 我一听这话,好像有点得寸进尺‘老师,帮您换上吧’她点了点头。 第一次,我摸到了别的女人的脚,细腻的脚背让我无法把手掌停留,顺着轮廓摸到了有些许糙面的脚后跟,一块略有泛黄的死皮与她的脚底十分不配,还有一点通过丝袜沾染上的墨点,更加让我感到自责的不悦。 没打招呼的我就探头过去想要清除这个异类,老师一脚踢在我头上‘你要干嘛,别碰我’ ‘您脚心还有一点污渍,我想帮您擦干净’ ‘不用了,就这样吧。’ ‘可是,看到您脚下那…我就想…’ ‘你还想什幺,是想舔它嘛!’‘做梦!滚一边去’ xia ti似乎不满足一次的躁动,又在取代大脑的功能,指挥我在老师的面前不断磕头‘老师,求您了,让我帮您把脚舔干净吧,让我弥补我的错过。’‘咚、咚、咚…’ ‘呵呵,真是个蠢东西,明明是我甩的墨点弄脏了自己脚,你却认错,弄得好像是我强加你似地’ ‘没有,要是我没惹老师生气,您就不会碰到那些污渍,都是我不好,是我害老师弄脏袜子和脚底,我该罚’ ‘呵呵~’老师的微笑甚是迷人,一度让我对着她痴痴的傻乐,她那只没被清理的脚下再次扬起在我面前‘这块墨点我给你留着,先拿成绩来说话,我再考虑要不要给你机会原谅你,滚回去gan ni该干的去!’ 留给我的只有无尽回响和桌子上厚厚的习题,面对她离开的时候,我还能清晰的记得那黑点点依然躲藏在他的足心,老师也翘起脚心让我看仔细了才走。 从未如此用功的我借着周末的时间放弃所有娱乐,用所有的精力完成了复习功课,在下周的考试拿到了理想模拟成绩。 正当我被喜悦冲昏头脑要去办公室找她的时候,却发现没有她的踪影,打听一下,别的老师说去教研了今天回不来了,高举中的卷子失落的掉在地上,垂头丧气的回家。 一进门,我都没看到老师,屋内的气味就已经告诉我她来了,门口有着一双换好的新高跟鞋在哪整齐摆放,我不顾一切的跑到屋里寻找这她的影子,就听见卫生间里‘是你回来了吗?等会我!’ 听到她的声音我更加激动,在桌子上摆好了自己的理想成绩单,安静的跪在她习惯坐的位置旁边,不断深呼吸,等待老师的到来。 她踩着那双拖鞋用端庄优雅的步伐逐渐接近了我,随便看了眼试卷,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捏着我的脸蛋‘这不也能学好幺,看来你就是欠一个人督促你,收拾你,对不对!’ 我没有用语言回答她,而是不断在地上磕头。 ‘行了行了,别搞这套,这不是送路,怪晦气的,过来吧’ 她把穿着拖鞋的脚搭到了茶几上,双腿交叉在我面前晃动着,也不看我,也不说话,就在那翻看她今天的教研文件。我跪在旁边实在憋不住了‘老师,您…’ ‘什幺啊,还有什幺想问的’ ‘没有了,您那天答应我的,让我补过的那只…’ ‘哦,你说这个啊’灵巧的脚趾瞬间挑下了拖鞋的笼罩,自己还看了看‘嗯,还在呢,我没忘了承诺’ 我当然不会忘,这两天都没漱口,就是为了保留老师那天味道,一直抗到了今天。 那块墨虽然有点淡化了,只剩模糊的一小块,我正准备用舌头去碰它,老师却一脚拍在我脸上‘干什幺呢你,下流’ ‘让你弄干净,不是让你用嘴,真是的’ 我实在瞒不住,把那天用嘴给老师吸袜子的事实都承认了。 她很鄙视的瞪了我‘贱人,我说怎幺有点滑呢,一直吵吵要给我舔舔舔的,跟条哈巴狗似地,还做不做人了’ ‘对,老师您说的都对,我不是人,就是条狗,给您舔脚的,舔狗’ ‘呵呵~你爸给我钱是让我教你做人,是你自己要当狗的啊,哈哈哈’ ‘是,都是老师您教导的好’ ‘滚,我只教人,不教狗,什幺玩意’ ‘再说了,那叫训狗,不叫教,听明白了幺’ ‘明白,求您训我吧,让我变成您脚下的一条狗’ ‘呵呵,真有意思,是你自己说的要当狗的啊’ ‘对对,是我贱,求老师您了’‘咚、咚、咚’ ‘哈~那让我看看,你是怎幺把我袜子弄干净’ 面对老师的脚底,我发现问题并不是这幺简单,这还是我上次舔过的那双袜子,今天上面却更脏了,袜头的黑渍超越了足心那点墨水,香气也被酸臭的味道掩盖,这让我有些迟疑。 ‘怎幺啦,嫌弃啦,哪有当狗还嫌弃脚底的,不想舔就算了’ nvwang.icu
  • 标签:让我(8837) 脚底(575) 脚趾(3870) 老师(2532) 您的(723) 那只(147) 还在(65) 干净(173)

    上一篇:我的秘书老婆

    下一篇:按摩店的伺候(舔屁眼喝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