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丽薇

餐厅装修得非常高档,舞台LED随意播放一些我的回忆照片,伴随着好听的音乐如水般荡漾在大厅,宽敞的大红地毯,一直延伸出餐厅门外,而我,一身洁白的婚纱、手持一根链条站在红毯这一头的舞台上。 今天,是我的婚礼,不是中式、不是西式,而是我们红靴会特有的纳奴仪式。

音乐忽然神圣起来,追光灯打向门外,我的第一任奴隶丈夫秦川,出现在红毯前;在他男根上,一颗钻戒被镶嵌进龟头下方的包皮,闪耀发光,这是他唯一的穿戴,除此之外全身赤裸,当他跪在红地毯上向我爬来时,我的心激动得怦怦直跳。
即将举行的仪式将使我成为红靴会中一个成熟的主宰者,
红靴会是一个非公开组织,以妇女权利及开放为主题。在过去的七年里,我认识的那些亲爱的朋友们都来了,她们坐在舞台下,微笑着参加这次观礼。
当秦川爬到我的脚边,我吩咐他跪直,然后将手里的链子轻轻锁在他那钻戒上,朋友们都用掌声表示祝贺,我挥动着手,满是微笑的回应着
本文来自nwxs5.com


和秦川走到这一步,我们经历了一段漫长的旅程,
其实从一开始,我的性倾向都是正常的,也可以说相当保守,但在经历了几个月时间的自我发现后,我终于抛开了“我执”,所谓的“理性”不应该抛弃人性。最真实的自我感受,才能带来最深的满足,顿悟之后,我享受了七年的婚姻幸福,当然,更不用说加入红靴会建立的友谊和社会关系了。

我的卧室墙上有一面长镜子,在性自我觉醒之前,我一直很害羞,而现在,我却时常在长镜子前欣赏自己的裸体,对于女人来说,我算比较高了,172CM,肩膀瘦薄但宽、腰肢紧细、臀部大而上翘,全身的肌肉充满了弹性,这是我多年健身的结果,乌黑的头发,刚好自然坠落在我胸线处,我私处的毛发浓密发亮。我已经38岁了,但自从发现自己真正的性本性以来,我似乎一天都没有变老,所谓青春永驻,可能就如此吧。

本文来自nwxs5.com



但其实在7年前,我是一个冷漠、疏远、脾气暴躁的女人,至少在别人眼里是这样,但这种印象来自于我掩饰自己的羞怯。我必须成为一个坚强的女人,才能在生意上像我一样成功。

我曾是秦川的老板,我经营着一家电脑软件公司。他是我销售部的员工,人事部最开始招他进来时,我并没太在意,直到后来新员工见面会上,发现了这个帅小伙,不由得多留心了一下,后来在晚宴上还和他沟通了几句,多年的江湖经验让我觉得他并不适合做销售,他是属于内向羞怯型的,被动接受和服从性比较好,而做销售的工作——他多半会被客户引导偏的。当时有点想放弃他,后来一想,留个小帅哥来养眼问题也不大,一个月多不了几个前,实在不行,转他当个销售内勤就是。
  • 标签:让我(8837) 下体(2500) 舌头(3392) 在我(3106) 这是(1875) 当我(57) 让他(919) 阴蒂(136)

    上一篇:扬宝宝(自留)

    下一篇:我与姐姐的故事(三)限时打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