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梯

八月的下午,天气温暖闷热,城市人行道上挤满了下班回家的人,他们有的向地铁走去,有的招呼出租车,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等待穿过温暖的芝加哥环形街道。 亚当站在路边,想叫辆出租车,但运气不太好。正是下班的高峰期。很难有空车,他便一边往地铁站走,一边试试运气,偶然向左边瞥了一眼,注意到远处有一个很有气质的高挑美女在行人中间穿梭,纤细的手举着电话贴着耳朵,手包挂在腕上,在她耳边晃来晃去,另一手拿着个公文包,一路冒冒失失的横冲直撞着。
再看看路上,还是没有出租车。他回头看了她一眼,发现她正朝他站的地方快速靠近。他能听到她说脏话,那种和她长相气质完全不同的市侩语言,正对电话里的人喝骂着。正好,有一辆空出租汽车过来,亚当忙挥手叫停,当他伸手去开门时,有人猛地撞到他,差点把他撞倒。一个公文包掉在眼前,文件摔了一地。
nwxs5.com

他转过身去看,看见正是那个女人,站在那里。她身材性感,披肩长发。深灰色细条纹商务套装配短裙、黑色透明长袜和细高跟鞋,是那种30岁的职业女性商界或职场攀爬的标准制服。她的绣眉轻蹙,看上去很愤怒,但迷人,性感,宽阔的蓝眼睛,丰满的嘴唇,纤秀的下巴。那张脸明显地朝着他怒气冲冲地喊着。
“ 别站在那儿!把那些东西捡起来,你这个白痴!为什幺你不能看看路?”她恼怒说。
她的傲慢激怒了亚当,但她又瞪着他,用手示意他把她的东西捡起来。他又看了她一眼,装出漫不经心的一,目光却沉迷在她那身剪裁考究的西服下面、那丰满曲线上,他自己感到裤子里有一股骚动。
她看见他在盯着她,眼里的怒火中烧,闪过一丝凶光。她跺了跺脚,指着地上,继续和电话对骂。

他摇摇头,想知道为什幺他不得不服从这个不讲理的OL的要求,但最后,他低下腰,然后跪下,开始把化妆品、名片、钱包之类的东西捡起来。 nvwang.icu
他双手举得满满的,心不在焉地把她的钥匙和一些名片丢进自己运动外套的口袋里,这样他就能从人行道上取回更多的东西。他抬起头来,目光顺着她那修长的双腿,一直盯着她那紧身短裙的下摆,往上看,脑海里浮想联翩。她挂断了电话,接过公文包打开,亚当将地上的东西装了进去。他仍然跪着顺从,抬头看着她的眼睛。她的表情傲慢、轻蔑,但那光芒仍在,那是一种欲望和胜利的暗示交织在一起。他跪在她的脚边感到一阵奇怪的激动。然后她一言不发地走进亚当叫停的出租车,砰的一声关上了车门。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出租车就开走了。


亚当起身,站了一会儿,摇头。他放弃了打车,而是去了地铁站,回到了公寓,比平常晚到家。他到家时,天已经开始下雨了,那是一场夏末的倾盆大雨。
  • 标签:自己的(19157) 舌头(3392) 让他(919) 放在(762) 把他(121) 公鸡(10) 亚当(7) 玛雅(10)

    上一篇:一张全家福

    下一篇:扬宝宝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