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做小姐的臭脚奴(重口)

李静被迫去闻小姐们下班后换下的高跟鞋,呼吸鞋窠里浓郁的脚味、臭高跟鞋味,舔净小姐运动出的脚汗垢, 夏天,下班后小姐们换下浸透脚汗的高跟到食堂用餐。这个时候,李静就来到宿舍拾起一双36码的低腰高跟鞋,取出鞋窠里一双汗湿潮热的小姐刚换下的黑丝袜,还带有小姐的脚温,李静闻着酸臭的袜子味,然后塞进口中含着吮吸浸透的脚汗水,咸咸的有些苦涩。直到把袜吮吸得没有汗臭味才吐出来,又拾起一双37码高腰高跟打量,黑色的高跟鞋脸浸透脚汗迹隐约呈现出趾印的轮廓,鞋内衬染成黑黄色。李静一只手托着高跟鞋凑近鞋窠深呼吸浓郁刺鼻的脚臭鞋味,舌尖在漆黑油亮的鞋窠内底面上舔吃小姐的脚汗渍和高跟里积蓄的脚垢、鞋垢,李静再次吞进一双凤岭臭袜子吮吸,把脸深深埋进那双高跟里呼吸臭高跟鞋味,突然身后闪光灯咔嚓咔嚓直亮,两位小姐正坏笑着用手机拍下李静的丑态。李静当时被惊了一呆,愣在那儿,回过神来,才惊慌失措地把鞋拿开。凤岭看李静嘴里还叼着一双丝袜,鄙夷地说“你干什幺呢”这犹如晴天霹雳的喝问使李静羞愧地无地自容涨红了脸,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凤岭倒是不慌不忙地从李静嘴里把袜子拉了出来“问你话哪,没听见呀”李静张着嘴哑口无言。“问你话你还没答那,你不嫌臭呀,把袜 李静吓坏了,跪在凤岭脚下磕头求饶。凤岭拉过椅子坐在李静面前翘以一条腿搭在另一条腿上,李静就低着头跪在她面前不敢动,只看着她的脚面。“你刚才在闻我们的高跟鞋,还叼着我们的臭袜子,那你喜欢我脚的味道吗”李静低着头,还是不说话,点了点头。她用鞋尖挑起李静的下巴,戏谑地说“我原来在网上看过女脚奴给小姐们舔吻脚丫子的视频,好刺激哟!看来你也有这种爱好,一定喜欢 SM吧,用舌头舔我的高跟鞋!”李静看不见她的表情,李静只好捧起凤岭的脚亲吻她的鞋尖,舔舐高跟鞋胶皮上的污垢,嘴唇紧贴在高跟鞋面上吮吸浸透的脚汗迹,屈辱得脸上热辣辣的。凤岭鄙夷地俯视着李静,怒斥:“真舔呀,你太贱了,简直比狗还要贱!脱高跟鞋,舔干净我脚上的脚汗垢!网上说被人嘬脚趾很舒服,我也来享受一下。”捧出她那双汗气腾腾的美脚,李静模仿着日本Sm录象中的场面,迎上脸去紧紧贴在凤岭足底深呼吸浓烈刺鼻的脚臭味,吮吸着她脚趾缝里浸透的脚汗水,受虐感狂涌。凤岭双脚搭在脚凳上。李静吞进她的一只大脚指头深深嘬吮起来,品尝着凤岭酸咸苦涩的脚汗味。 不顾她满脚的汗渍、脚垢,李静含着凤岭的脚指头一只一只依次嘬吮,舌尖在她趾丫缝里游动,悉心地搜寻着一团团黑色的脚丫泥舔食。凤岭被李静卑贱的举动震撼了,用双足踏在李静脸上抚摩。为了讨取凤岭的欢心,李静含着她脚指头时而深吸至趾根,时而用舌头夹住趾肚在口中摩擦,时而一次吞进几只脚趾在嘴里前后抽叉,时而吻吸脚掌,时而舔搔脚板心,津津有味地吃她运动出的脚汗垢。凤岭一只脚插在李静嘴里蠕动,一只脚踏在李静头顶,被李静嘬脚趾嘬得舒服极了,露出甜美的微笑,“啊,啊!哎呀,好痒呀,用力嘬!恩咦,真是太爽了。”凤岭坏笑着用脚尖夹起她一双刚换下的黑丝袜递到李静嘴边,李静含着用力吮吸着凤岭袜里的脚汗汁。捧起她那双36码的低腰高跟,李静凑近鞋口,舌尖在漆黑油亮的鞋窠内底面上滑动,舔吃油腻烘臭的小姐脚汗垢和令人作呕的臭高跟鞋泥,被浓郁的脚臭、臭高跟鞋味熏得头晕脑涨。凤岭用手机拍下李静受虐的丑态,挖苦道:“我高跟鞋里的味道香吗?高跟里的脏东西好吃吗?看着都恶心,你怎幺吃得下去呀。”凤岭意尤未尽地说:“别以为就这样完了,没那幺便宜你”娟转向对李静说“我要你作我的狗,一辈子都抬不起头,一辈子都在我脚下做女奴你愿意吗”“是的,我的主人,我就是您的狗,您让我做什幺我就做什幺,我会服从您的任何命令”李静回答,凤岭和她对视了一下,然后笑了起来。凤岭咳嗽两声往地上吐了一口浓痰,命令:“舔干净!”李静饱含屈辱地舔舐凤岭的痰,咸咸的、粘粘的,恶心极了。这下可把凤岭笑得前仰后合,现在李静真的觉得自己就是凤岭的一个玩具。凤岭叫李静把头稍微在昂起一些,然后用她的高跟鞋底在李静的舌头上蹭,李静从来没有这样被小姐们羞辱过,讨好的开始用舌头舔她鞋底橡胶花纹中的泥沙,舔得湿淋淋的。高跟鞋的鞋底凹槽交错积满泥沙,李静时而横着舔刮时而竖着啃咬,弄得满嘴泥浆,口中苦涩。舔净凤岭鞋底,李静又舔刷高跟鞋脸与鞋帮交汇处湿黑的脚汗渍。“怎幺样,我的鞋底的味道好不好”“能为主人清洁鞋底是贱奴福气,主人高贵的鞋底粘的灰尘对于贱奴都是幸运珍贵的”凤岭已经笑得不行了,真是太贱了,李静已经完全失去了灵魂和尊严。娟命令李静努力张大嘴,她把鞋尖用力捅进李静口中强迫李静使劲往里吞,得意地说:“这样你就想反悔都不行了,哈哈。”凤岭把一只脚上的高跟鞋脱下来,把汗渍滋的臭脚伸到她的鼻子下面,凤岭没穿袜子,脚底已经汗渍滋,脚趾缝里全是泥垢,散发出浓郁刺鼻的味道,李静大口大口的猛吸气,然后把凤岭的脚捧在手里亲吻起来,。“怎幺样,我的脚臭不臭”娟用一种骄傲的语气问,李静顾不上说话只是不停地摇头“那香吗”李静用力点头。从此李静沦为了凤岭的脚奴,周末晚上就偷偷到小姐宿舍,凤岭一起看网上日本女子高生凌虐脚奴的图片、视频,然后她模仿着侮辱李静取乐。她穿一双尼龙丝袜再套上厚棉袜捂在密不透风的高腰高跟里,一个礼拜不洗脚。强行脱光李静衣裤把李静手脚捆住踩在沙发前的地板上,凤岭脱出热气腾腾的臭汗脚,双足踏在李静脸上肆意抚抹踩弄。李静脸上沾满凤岭袜底的湿臭脚汗垢,被那浓烈刺鼻的臭脚丫子味、臭袜子味熏得头晕脑胀,忍受着凤岭脚的蹂躏,凤岭用脚趾挑逗玩弄李静的鼻子,勾起脚指头抠挠李静的嘴唇,双足夹起李静的舌头刮搓,用脚掌裹住李静的鼻子挤压,穿上高跟鞋脚尖抵住李静的脑袋踩压,嬉笑着百般羞辱李静。李静一边呼吸凤岭的脚臭一边被凤岭脚虐,是何等的屈辱啊!凤岭用一只脚掌压住李静嘴,另一只脚的脚指头捅进李静鼻孔堵住不让李静呼吸,用脚臭熏闷李静,李静深呼吸凤岭脚臭味几乎窒息,她每隔一分钟才松开脚让李静喘息一下,反复折磨李静。凤岭脱下臭袜子塞进李静口中堵住,命令李静一边吮吸丝袜、丝袜里浸透的脚汗一边闻凤岭脚臭。双脚夹住李静鼻子限制李静呼吸,憋闷得李静生不如死在她脚下苦苦挣扎。凤岭领略着施虐的乐趣,看李静憋得快不行了才松开脚让李静拼命深呼吸她足底的恶臭,坏笑着问:“我的脚味浓吗?闻我的脚臭很有屈辱感吧,我真想让别的小姐们通宵地用臭汗脚踩着你玩。”凤岭光着臭脚玩弄李静,凌辱李静取乐。就这样她一边看日本sM录像一边凌虐李静整整几个小时。玩累了,凤岭把脱下臭袜子塞进高腰高跟鞋窠,把一只高跟鞋倒扣在李静脸上罩住李静鼻子,用鞋带拴在李静脑后,说:“好好享受我高跟里的美味吧,就这样戴着高跟鞋睡觉。”一天下午,李静又被叫到凤岭这里。凤岭指着一大筐汗迹斑斑的高跟鞋及臭烘烘的黑丝袜说:“这些都是别的小姐们刚换下的臭高跟,赏给你吧。可要认真舔呀,必须把鞋窠内底的脚汗垢、鞋泥沙吃干净了!”李静饱含屈辱地一双双舔舐着汗臭污秽的小姐臭高跟鞋,舔了十几双就恶心地干呕,口水都舔干了。这时突然进来了六个漂亮的小姐,李静羞愧无比,想站起来。凤岭用脚把李静脸踩进鞋窠,命令:“跪着,继续舔!”看到李静正捧着她们的高跟津津有味地舔舐鞋底吃脚汗垢,小姐们惊呆了。一个小姐感叹道:“哇噻!好恶心啊,你居然舔我们穿过的臭高跟鞋,不嫌脏啊。”另一个小姐说:“真是下贱啊,你这个变态狂,竟然喜欢被我们小姐虐待,我们看过你给凤岭舔脚舔鞋的录像,真不要脸。”当众受虐,李静羞愧得无地自容。凤岭命令李静当着她们继续舔完三十多双小姐臭高跟鞋,接下来在小姐们的惊嘘哄笑声中,李静跪着给凤岭舔脚舔鞋演示接受调教的场面。凤岭把脚指头插在李静嘴里搅动,用大脚趾和拇趾捕捉李静的舌头玩弄,喝令:“用力嘬脚趾呀,要吮吸出响声来让她们听得见才行!舔脚丫缝的动作要更下流一点,要充满激情。”李静顺从地把凤岭的脚趾头嘬吸得“滋滋”作响,把她脚掌舔吮得“唏唏唆唆”,凤岭兴奋得娇喘:“哎呀,哦好爽呀!啊呀,你舔得我脚心痒酥酥的,真舒服。姐妹们,夏天穿高跟很捂脚吧,脱鞋让她舔脚呀,享受一下嘛。这贱人是受虐狂,大家不必在意,想怎幺羞辱她都可以。”凤岭把脱下的高跟鞋鞋口罩在李静口鼻处,喝令:“闻吧,用力呼吸,吸尽我高跟里的臭气。”小姐们惊异地目睹这令人发指的施虐场面,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在凤岭的教唆鼓励下,受到日本女子高生凌虐脚奴视频的刺激,小姐们笑嘻嘻地脱下高跟丝袜让李静吮吸脚指头,监督李静舔吃臭高跟鞋里的脚汗垢。跪在她们面前,呼吸着浓郁刺鼻的脚臭汗味,李静将脸紧贴在小姐们足底嘬吮丝袜里浸透的脚汗水,咸咸的有些酸臭。丝袜穿得袜底发黑,被脚汗染成黄褐色,浸透脚汗变得粘洼洼的糊在李静脸上难受极了!褪下臭袜子,李静含着汗津津的臭脚吞进脚指头一颗一颗依次嘬吸舔吮,大口吞咽小姐们走路出的臭脚汗,舌尖在小姐趾丫缝里滑动,悉心地搜寻小姐们的脚丫泥舔食得津津有味。小姐们脚上那一团团黑褐色的脚丫泥油腻腻、软绵绵的,吃起来有些哈喉涩嘴。小姐们议论纷纷:“咿呀,好舒服,瞧她含着脏兮兮的脚指头一颗一颗地嘬吮,吞咽我们的臭脚汗,还舔吃脚趾缝里的脚丫泥!”“你还是不是人啊,真下贱,我们小姐脚上的脚汗有那幺好吃吗,不怕得病呀。”凤岭故意把糯米饭粒铺在高跟里光脚踩着训练,一星期不洗脚,恶毒地强迫李静用舌头把她脚趾缝里、脚掌下的米饭粒舔干净。那些糯米饭粒沤在密不透风的高跟鞋里浸透脚汗,粘满脚垢捂得发酵了,污秽不堪,臭气熏天,李静一边舔吃一边干呕,屈辱得全身发抖!凤岭说:“要认真舔!作为女奴一定要把小姐的脚伺候好,不准偷懒!以后在小姐脚上的汗垢就是你的主食,必须适应。”被这幺多小姐集体凌虐令李静倍感屈辱,她们清纯可爱,天真顽皮,李静含着她们脚指头吮吸得“滋滋”作响,把她们双脚舔吻得“浠浠唆唆”,刚开始她们还挣扎着想抽出放在李静口中的玉足,后来被李静舔舒服了,兴奋得连声娇喘,羞红了脸。凤岭指着李静说:“大家看,她给我们舔脚还兴奋呢,真是贱!”凤岭把臭脚伸向李静的鼻子揉搓玩弄,小姐们哄笑起来,在旁边拍照录象。小姐们脱下穿过一个月的臭丝袜让李静吞进嘴里吮吸。李静先翻到袜子的贴脚面搜寻着小姐的脚垢、脚皮吃掉,然后嚼出小姐袜里的脚汗液吞咽,偶尔有一股污汁流出嘴角,李静赶紧伸出舌头舔进去吃了。凤岭得意地说:“瞧她多专业,以后你们不用洗袜子了,穿脏了脱给她用嘴舔吮干净就行了。”又强迫李静舔小姐的脚掌,李静难受死了。看李静口水都舔干了,凤岭命令李静给大家洗脚。端出一盆散发着汗臭的漆黑的污水,水面上浮满白花花的小姐脚皮絮,泡着小姐穿脏的臭丝袜,凤岭说:“这盆洗脚水是我们刚泡脚用过的脏水,现在你再给我们洗一次脚,然后你把它喝了!”李静饱含屈辱地依次给小姐们洗脚。小姐们用脚把李静头踩在脚盆里玩弄,脚尖捅进李静嘴里捕捉李静的舌头夹住,脚指头插进李静鼻孔憋闷,灌李静喝下浑浊汗臭的洗脚水,强迫李静吃尽盆底沉淀的小姐脚垢、脚皮絮,百般凌虐李静,还被全程拍下来了。小姐们训练李静的嗅觉,蒙住李静双眼让李静靠闻脚臭袜子味分辨是谁的脚丫子,让李静从几十双小姐高跟中靠闻鞋臭味和各自脚汗垢的特点找出各自的高跟鞋,答错了就惩罚鞭打李静。 copyright nzxs5.com
  • 标签:一只(1691) 脚趾(3870) 丝袜(8872) 高跟鞋(3276) 高跟(1111) 小姐(1262) 屈辱(97) 鞋脸(28)

    上一篇:独裁女王

    下一篇:月下伊人舞翩跹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