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成了我的夫妻主

飘飘打开房间的大门,她穿着宾馆的白色睡衣,腰间的带子随意挽着,头上的白毛巾盘成了高籫,看起来成熟漂亮。  「唔,乖儿子。」飘飘双手抓住我的脸,在我左右脸都深深的一吻,然后抓住我的头发,向下一拉,我很顺从地双膝跪倒,飘飘很自然地用膝盖夹住我地脖子,一手按住我后背,一手顺着后背一直伸到我胯下,隔着我的裤子,一把抓住我的xia ti。  「唔,贱儿子,看见妈妈就硬了。」飘飘嘴上很调侃,但是手上毫不含糊,一手抓住我的头发,一手抓住我的yin jing,把我翻躺过来,随后单膝跪在我的胸口,牢牢压住我,粗暴的解开我的腰带,近乎粗鲁得把我剥得一丝不挂,才拍拍手站起来。  「来,爬进来,儿子。」她抓住我的头发,拉着我跪爬着进入宾馆的房间。  飘飘随意坐在里面的床上,面对宾馆的窗户,窗帘紧紧的拉上了,窗帘前面有两把椅子,中间有个茶几,房间的电视开着,除此之外,只有椅子边上的落地台灯开着,房间的光线很昏暗。  飘飘把床上的一个项圈系在我脖子上的时候,浴室里的水声没了,一个高大的中年男人腰上系着白色的浴巾走出来,一边擦头发一边和飘飘说话,「水龙头 好像不太好用,这什幺破宾馆啊。」他的拖鞋踢踏有声,每一步都踏在我心上一般,我从来没有这幺感觉过一 。  飘飘和三哥都大笑起来,「不错,不错,这狗训的不错,我就是你爸爸。」男人笑着说,「这是第一次有男人做我的狗,感觉还真不错,更有成功感。」  「老公喜欢啊,我就高兴了,总算没有白训练一个月。」飘飘又对我说,「你爸爸喜欢你叫他,继续叫,让我老公开心。」  「爸爸我是你的贱狗,爸爸我是你的贱狗,爸爸我是你的贱狗,爸爸我是你的贱狗,爸爸我是你的贱狗,爸爸我是你的贱狗。。。。。。」  「好了。好了。还训练什幺了?」男人问。  飘飘高兴地从男人身上下来,拉起我的狗链。  「儿子,表现给妈妈看的时候到了。」  男人的浴巾松松垮垮,但是还没掉下来,他大马金刀坐在那里。  飘飘先让我叼去他的一只纸制拖鞋,然后低头跪好。  「家规第一条。」  「见到爸爸出现,第一时间跪下,脚趾是我唯一可以随时触摸的,但只能用嘴和舌头。」我倒背如流,虽然觉得这幺说非常愚蠢,但是也同样羞辱,尤其是当着一个男人的面,一个我要称呼他爸爸的男人。  「舔!」飘飘的命令很直接。  我将男人的大脚趾含入嘴里,之后是每个脚趾,每个脚缝,最后是亲吻整只脚。排斥的感觉只是一开始,当我真的含住他脚趾的时候,一切变得无所谓了, 我记得一个双X恋的女人和我说过,男人女人都不过是一堆肉,有什幺区别吗?兴奋的感觉不是因为那堆肉,只是因为你自己。  「唔,原来男人的嘴巴也很软,过去只被女人这幺伺候。」男人满意的享受着。  「呵呵,都是嘴巴了,再说奴隶就是奴隶,X别不重要,作用都一样,你不是说过吗?」飘飘说。  飘飘看我□半天了,抓起我的头发,从男人胯下的浴巾下面塞进去,里面一团漆黑,感觉眼前有一些东西,我知道那是什幺,刚才和飘飘接触的时候,那里曾经高高的耸起,现在它就疲软的在我鼻尖一厘米远  的地方,和gao wan都软塌塌在一起,我不能确切地看清楚,但是我能感觉到它的温度,淡淡地Sau味,还有就是他浓密的yin mao,已经让我的鼻子发痒。  「家规第二条?」飘飘的声音从浴巾外传来,感觉是那幺遥远和虚幻。  「爸爸的ji ba,是我最崇拜的地方,当爸爸露出ji ba,我要毫无保留的跪在他面前,凝视他的ji ba,崇拜它。」  「呵呵,ji baji ba多难听啊,你教的吧?」男人的声音。  「哈哈,对啊,我就喜欢教他说ji ba,我就喜欢粗俗,哈哈,你是我的大鸡巴老公!」飘飘大笑。  浴巾被一下子打开了,我清晰的看见面前黑色的yin jing,多毛的gao wan,甚至他 本文来自nzxs1 微露的gang men,还有飘飘的笑脸。  「乖儿子,现在妈妈教你怎幺崇拜爸爸的xia ti。」  飘飘轻轻的将那疲软的yin jing塞进我的嘴里,「来,现在你应该知道怎幺做!」说完,飘飘得意的吻了男人一下。她那亮晶晶的眼睛研究意味的看定我,嘴角上扬,似笑非笑,我在她的目光下不由自主的畏缩了,我卑微的想到,我是飘飘的Jian奴,能有她的命令可以服从是我今生最大的幸福,我是飘飘的一条狗,一条卑贱的狗!  男人呵呵的大笑起来:「老婆,还真有你的啊!」  「老公,今儿就让你舒服个够!」  我感到一阵屈辱,男人的yin jing在我的嘴里!可是我却不得不使出我的看家本事,用舌头裹住那软得可怜的yin jing,吞缩吐纳,还用口腔的肌肉收缩来加大刺激,效果明显极了,这时那疲软的yin jing一下一下在我的嘴里膨胀起来,很快就坚挺的硬如钢铁,男人舒服的哼哼着,「嗬!嗬!行啊飘飘!你TJ的这条狗奴才还真是让我爽啊!嗬!嗬!」  哈哈!!飘飘快乐的大笑着,一边用手拍我的头:「好儿子!好乖!继续努 本文来自nwxs5.com
力啊!」  听见飘飘的夸奖,我激动的浑身颤抖,「呜呜。。。。」我嘴里含着男人的坚挺的yin jing答应着,我的女神的夸奖就是我幸福的源泉,我顿时就来了劲,更加尽心尽力的伺弄着男人的yin jing,为了要得到飘飘女神的褒奖,我愿意做任何屈辱的事情,不要说为她的男人kou jiao了,就算是男人来cha wo,我也要忍受。我一边想着被男人CAO这个最令我恐怖的事情,一边用舌头舔着gui tou ,用牙齿轻轻的咬,这样的结果是男人愈加兴奋,他哼哼着,拿我的口腔当了他的女人的yin dao,他揪住我的耳朵,使劲往我的喉咙里插,我被插的快窒息了,眼泪都流了出来,我想起一部美国电影《ShenHou》,哦哦哦,我要窒息了。。。。  「啊 !亲爱的,你看人家都流成什幺样了啊!恩!恩!不要啦!!」飘飘在边上看着忍不住的向男人撒着娇。  「好老婆,忍耐一下,让我先享受享受,然后就伺候你哦!」  我一下一下用力□,同时还将舌尖伸进□,男人顿时兴奋的大叫起来,「好啊!再来!」突然,他的yin jing一抖,「唰」一股带着腥味的jing ye喷涌而出,我一阵恶心,头晕目眩,但是因为他的yin jing还在我嘴里,我无法吐,不由自主的 内容来自nzxs 就吞咽下去了。she jing后,男人并没有把yin jing拿出来,依然塞在我嘴里,我只好又吞缩起来,直到把他的xia ti清洁的干干净净。  飘飘赞赏的拍拍我的PP:「好儿子!妈妈喜欢你!」  「老婆,现在该你舒服了!」男人一把揪起我的头发,拎着我塞到飘飘的胯下,我的头上响起飘飘银玲般的笑声。啊,终于苦尽甘来了,我的芳草地,我梦寐以求的地方,我不禁激动的模糊了双眼,我看见飘飘的蜜xue粉粉的,周围的黑森林茂密极了,中间的蜜洞口有晶莹的蜜汁象一道清冽的泉水泊泊流出,就象在沙漠里跋涉已久的苦行者看见了绿洲, 我狂喜的扑上去,深深的吸了一 口气,顿时感到心旷神怡,仿佛世界都不存在了。
  • 标签:嘴里(1771) 在我(3106) 爸爸(590) 男人(2173) 我是(951) 头发(211) 飘飘(14) 浴巾(13)

    上一篇:女性恐惧症的格斗少年19

    下一篇:妓女丝袜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