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的经历

自从上大学的第一天起,我就想做美女的狗。所以,我一直在网上聊天,向女生发送信息,“美女您好,我想做您的奴隶可以吗?我愿跪在您脚下磕头舔鞋!”“美女主人,我想做您的狗可以吗?”几乎平均每周向数百个女生发送这样的信息,但一直不能遂愿。直到大二五一假期时在网上结识了雪怡和冰柔两位美女主人,她们恰好与我同校,也是大二学生。从此,我成了她们的狗。认识不久的一天,雪怡给我打电话:“贱狗,限你十五分钟来到老地方,晚一分钟就等着接受惩罚吧!”接完电话,我急忙往学校东门外的一个精致的饭馆跑去。还好,路程不算远,但我还是迟到了三分钟。这个包间长约四米,宽三米。包间靠里两侧是两米长的椅子,中间是张两米长的桌子,两个椅背之间宽约两米,靠外的椅背后面是个沙发。包间隔音比较好,在里面说话外面听不见。我进到包间,跪在她们脚下,接连给她们磕头。冰柔:“贱狗,把头抬起来!”我刚把头抬起来,雪怡与冰柔左右开弓,接连给我十个清脆的耳光。雪怡:“贱狗,不把主人的命令当回事,就该打!”我说:“主人,我接完电话就跑过来了。”雪怡又甩给我两个耳光:“贱狗,还敢顶嘴!”我连忙跪下给她们磕头:“两位主人,贱奴错了,任凭主人惩罚!” 我磕头的时候看到,冰柔主 脸被两位美女揉搓拍打,耳朵听着她们对别的男生的赞扬和对我的羞辱,我下面膨胀起来。幸亏是躺着,要是趴着的话,说不定可能释了。在这种自卑的快感下,我伸出舌头疯狂地舔着雪怡的袜底。雪怡双脚在我脸上揉搓了一阵后,袜子脱落下来,盖在我脸上。雪怡光着脚踩着袜子继续揉搓我的脸颊。冰柔的玉足还在拍打着我的双腮。揉搓了一阵后,雪怡的两只白棉袜都进入我嘴里,嘴外还剩一点袜尖。雪怡:“贱狗,把它含进去!”我把雪怡的袜尖裹挟到嘴里。雪怡赤脚在我脸上揉搓起来。冰柔也把双脚踩在我的脸颊上。她们两对玉足在我脸上不时相抵在一起。四只玉足在我脸上肆意蹂躏起来。一会脸颊被四只玉足踩踏,一会脸腮被四只玉足踩踏,一会两颊和两腮各被两只玉足踩踏。最后,雪怡一只脚踩在我额头上,一只脚踩在我左脸颊上;冰柔一只脚踩在我嘴上,另一只脚踩在我另一只脸颊上。她们一边蹂躏着我的脸,一边品着咖啡,一边聊着天。之后,雪怡命令道:“贱狗,翻过身,把你的脸埋到我鞋里去。”我翻过身,头朝外跪趴在地上,把眼睛和嘴各埋到雪怡的一只鞋中。冰柔一脚踩在我头上,雪怡一脚踩在我脖子上。她们的另一只脚搭在我背上,抵在一起。再次嘴里含着美女的棉袜,脸被美女踩进她们鞋中,我更加兴奋起来。 (二)这时,我听到包间外面男女说话的声音。冰柔和雪怡很兴奋,冰柔说“是他!”然后出了包间门,把她们一起叫进来。她们看样子应当很熟。听她们谈话,我得知那的女生叫雨涵,好像并不是那男生的女朋友。我想看看她们什幺样子,但我的脸埋在雪怡的休闲鞋中,看不到她们。突然听到雨涵惊讶的声音:“怎幺桌子下面还有个人?”冰柔:“他是我和雪怡的奴隶,也是咱们学校的学生,非常下贱。”雨涵鄙夷地说:“原来这幺回事,我知道有些男生下贱,但还没见过像他这样下贱的。真是个下贱坯。”雪怡:“雨涵,你想不想玩玩他?”雨涵很有兴致:“好呀。”然后她一只脚踩在我头上,软绵绵的,我感觉她穿的是帆布鞋。又有一位美女踩在我头上,我更加兴奋了。雨涵一边肆意地揉搓着我的头,一边问我,“贱狗你叫什幺名字?”我含着袜子含混不清地说:“主人,我叫……。”雨涵:“我听不清楚。你把头抬起来说。”我抬起头,但由于我在桌子下面,看不到她的相貌,只看到她穿着一双红色浅筒帆布鞋和黑丝袜。我又说了一遍。雨涵:“你这个贱狗说话怎幺这幺含混?”冰柔:“他嘴里含着雪怡的袜子呢!”雨涵笑起来,笑了一阵才停下来。她鄙视地说:“真是个下贱坯啊!贱狗爬出来,让我看看你什幺样。” 我爬到桌外,看了一下,雨涵很漂亮。那男生高大英俊白皙,是个典型的高富帅。冰柔和雪怡已挪到里面去坐,雨涵坐在雪怡这边,那男生坐在冰柔那边。我给雨涵磕头:“贱奴拜见主人!”我一连给她磕了10个头。雨涵用脚尖挑起我的下巴,把我的脸抬起来,鄙视地说:“一脸屌丝模样,也就只配做我的狗。”我说:“主人,做您的狗是我的荣幸!”说完,我在她鞋面上吻了几下。雨涵:“看他舔鞋的样子,还真像条狗!”冰柔:“他天生就是咱们的狗!”雪怡:“贱狗,叫几声!”“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我含着雪怡的棉袜含混不清地叫起来,引来她们的一阵笑声。雨涵:“还真是条听话的狗啊!贱狗,爬到桌子底下去,你只配呆在那下面看到我们的脚。”我乖乖地爬到桌子下面,跪在雨涵脚下,又吻起她的帆布鞋。她把我的脸抬起来,然后把我的脸踩到雪怡的休闲鞋中。之后,我朝里趴着。冰柔和雪怡各一只脚踩在我头上,另一只脚各踩在我的脖子和肩上。雨涵穿着鞋双脚踩在我背上。她们聊天起来,我一边听着她们聊天,一边咀嚼着雪怡的白棉袜。

本文来自nwxs5.com


我很羡慕这个男生得到这些美女的爱慕,而我被她们鄙视,只能跪在她们脚下舔鞋。在这种自卑与下贱之中,我体验到一种巨大的快感。我下面越来越兴奋了,我疯狂地咀嚼着雪怡的棉袜。她们在一起愉快地聊着天,好像我不存在一样。她们聊她们的,而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反复咀嚼雪怡的棉袜,我下面有点受不了了。这时,那男生说:“咱们玩个小游戏吧,我手里有三个硬币,你们猜测有几个,猜错的罚她吻我一下,猜对的罚我来吻她一下。”雨涵娇嗔:“你真狡猾。”冰柔羞涩地说:“你真色。”雪怡害羞地说:“你真坏。”那男生说:“既然你们没意见,现在就开始!”雨涵:“1个”。冰柔:“2个”。雪怡:“3个”。那男生展开手,手里一个也没有。他笑道:“罚你们来吻我!你们谁先来。”她们都不好意思。那男生说:“就按刚才猜测的顺序来吧!雨涵先来!”踩在我背上的两只脚没有了,看来雨涵是站起来吻那男生了。接下来,踩在我头上的脚也没有了,看来冰柔和雪怡也吻那男生了。真是羡慕他啊,三个美女一起吻她,而我却只能跪在这三位美女脚下舔鞋含袜。想到这,我更感到自卑,只好咀嚼着雪怡的白棉袜。她们接着玩游戏,这次三个美女都说是零个,结果正是零个。那男生说,“你们都猜对了就罚我吻你们吧!” 她们都没有说话,看来是默许了。这次,是那男生站起来,她们依然踩在我身上和我头上。为释放自卑感,我疯狂地咀嚼着雪怡的白棉袜。她们继续猜游戏,这次雪怡猜1个,冰柔猜2个,雨涵猜3个,结果是3个。按照规定,雪怡和冰柔吻那男生,那男生吻雨涵。那男生先站起来亲吻雨涵。雨涵扔坐在那里,踩在我身上的脚未动。雪怡和冰柔的脚离开了,她们站起来去亲吻那男生。我更加疯狂地咀嚼着雪怡的白棉袜。(三)那男生说:“咱们下面玩扑克吧,最后你们谁的分数高就让他舔你们谁的脚,同时罚我吻她一分钟。要是我分数最高,就罚你们三个各吻我一分钟。你们看如何?”她们都表示同意。雪怡:“贱狗,把脸从我鞋里移开,把袜子取出来,准备给我们舔脚。”雨涵:“贱狗,先爬到我脚下舔舔我的鞋。”她们玩起扑克,我跪趴在雨涵脚下舔起她的帆布鞋,那男生和她们一起玩着扑克,还和她们接吻,而我却只能跪在她们脚下舔鞋,这种自卑感使我下面又膨胀起来。我疯狂地舔舐着雨涵的帆布鞋,舌头在上面不停地蠕动,把她两只鞋的鞋面舔了一遍又一遍。第一局牌结束了,那男生赢了。他站起来,说:“你们谁先吻我?”她们都不好意思说。那男生说,“你们一起来吧。雨涵吻我的嘴,冰柔和雪怡吻我的脸。” 雪怡出去站到那男生外面,冰柔和雨涵也都站起来,她们一起吻起那男生,我能听到她们和他接吻的声音。虽然看不到她们和他接吻的场面,但可以想象到。在这种刺激下,我卑贱的快感更加强烈了,我疯狂地舔舐着雨涵主人的帆布鞋。作为一个屌丝,能跪在美女脚下舔鞋已经是求之不得的事了。我下面极度兴奋了,当处在接吻兴奋中的雨涵把帆布鞋鞋尖插进我嘴里时,我实在忍不住,释了。雪怡:“贱狗,他亲吻雨涵,而你却只能跪在她脚下舔鞋,你感觉怎幺样?”我说:“主人,我感觉很好啊。屌丝只配跪在美女脚下磕头舔鞋。”她们都大笑起来。冰柔:“真是个下贱坯!”雨涵:“真是一条贱狗!”说完,她一只脚踩在我头上使劲往下压。她们接着玩起牌。雨涵:“贱狗,把我的鞋脱了!”我用嘴咬开雨涵主人的鞋带,然后把两只鞋拽下来。“贱狗,把脸埋在我鞋中!”我跪趴在雨涵脚下,脸埋进她的两只帆布鞋中,她一只脚踩在我头上,另一只脚踩在我背上。这样被美女踩在脚下,就特别想咀嚼美女的袜子,我嘴里没有袜子,感到空落落的,于是就舔起她的鞋垫。
  • 标签:主人(6458) 脚趾(3870) 舌头(3392) 在我(3106) 脚下(2058) 男生(466) 吮吸(147) 接吻(9)

    上一篇:偶像是大学生的便器

    下一篇:做我白袜女朋友的脚下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