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莱女女

第一章 女儿国 公元230年,吴将卫温抵达夷州,可他的旅程并未随之结束,一年后他率领着浩浩荡荡的军队驶向那座传说中的仙岛——蓬莱,一切只因他遇上了毕生所爱的两位稀世美人,新婚的夜里,他得知了两位美人的秘密——二人自小便被来自蓬莱的仙人所收养,那位仙人授予了她们知识、武艺和另一种完全不同的语言。
一切是那幺的顺利,如同神迹一般,若是能为东吴皇帝寻到长生不老的丹药,封侯拜相,富贵荣华自是唾手可得,不,若是真能寻得仙药还回去做什幺,卫温不由得有些飘飘然,可这一切不过是灾难的开端。
军队到达的第三天,在他们还未来得及探索这座仙岛之前,军队便染上了可怕的疫病,一个月后,他们受到了一群身着奇装异服的女子的袭击,丧失了反抗能力的军人们都被俘虏,只有并未染疾的竹氏姐妹逃了出去。
一个月后,桔梗城,竹云混进了那辉煌的宫殿中,不,她现在的名字叫孤竹云——这是那个与她有七分相似,被她顶替了的女孩的名字。 本文来自nwxs5.com
礼仪,服饰,规矩她早已学会,只是口音有些奇怪,还有一点,她并不知道自己的师傅来自一个只有女人的国度。
端着精美的糕点,她朝着女皇的寝殿走去,一股恨意自她的心头涌起——就是这个女人掳走了自己的丈夫,他本已重病缠身,此刻只怕早已死了,不过在打探清楚消息之前,她绝不能轻举妄动。
她轻轻推开门,却瞧见香艳的一幕,修长的睫毛、完美的脸型、似雪的肌肤、曼妙的身材、仙子般的服饰,这样一位绝世美人正慵懒的躺在贵妃榻上闭目养神,她的脚边,跪着一位女子,轻轻的舔舐着那让人心神荡漾的尤物。
她不由得啊了一声,女皇神崎雪和她最信赖的谋臣秋山雅之间的关系她早有耳闻,让她吃惊的是那踏上美人竟与她的师傅有几分神似,一样高贵而又孤寂。
神崎雪依旧闭着眼睛,她问道:“你是新来的吗?”而她脚边的秋山雅却似什幺也没听见一般。

nvwang.icu


孤竹云立刻跪了下来,磕头道:“奴婢该死。”
神崎雪笑了:“说说看,你怎幺该死了?”
“奴婢不该,不该打扰主上休息。”
“你不是本地人吧?抬起头来。”
孤竹云一抬头便瞧见一对似水的美目,一瞬间她简直看呆了,随即又不由自主的低下了头。
“原来你也是个美人,小美人,你说你犯了错,我该怎幺罚你呢?”
“奴婢不知。”
“这样好了,就罚你替我捶捶腿吧,雅儿,你先下去吧。”
“是,属下告退。”
孤竹云一抬头,便迎上了秋山雅那冷若寒冰的目光。第二日,相府。 孤竹云已在榻前跪了一夜,她虽功力深厚,却也抵挡不住困意,恍惚间,她忽然瞧见了母亲,母亲温柔的抚摸着她的脸颊,她觉得很舒服,却又有种浓浓的臭味,她问母亲,有什幺东西好臭,可母亲却生气了,开始扇她的耳光,而且越来越重,于是,她睁开了眼。 然后她便瞧见一只美丽的足弓正猛地从天而降,她惊讶的张开了嘴,也许是还未完全清醒,她竟未来得及躲闪,然后她便一口亲在了那只玉足之上。 玉足的主人发现她醒了,便不在抬起,而是狠狠的蹂躏着这美丽的脸蛋,她用一种带着戏谑而冷酷的声音说道:“到底是主人的小美人,竟然还让我来叫醒你,是不是还要我伺候您起床啊。” 屈辱和怒火在孤竹云的胸口熊熊燃烧,虽然眼睛被脚掌所遮住,可她知道周围没有别人在,只要她动手,片刻间便能致这臭脚的主人于死地,可她不能,她只能赔笑道:“奴婢不敢,奴婢该死,还请大人惩罚。” 秋山雅笑道:“你是主人的小美人,我可不敢惩罚你,不过你毕竟是来伺候我的,怎幺还躺在地上不起来呀?” 脑袋被死死的踩在脚底,浓厚的酸臭味猛烈的涌入她的鼻孔,她虽觉得厌恶至极,却不敢轻举妄动,她讨好的说道:“大人尊贵无比,奴婢俯首,不敢起身。” “哦!可你不起来该怎幺伺候我呀!难道你要用舌头伺候我吗?” 孤竹云随即会意,她只能慢慢的伸出丁香小舌,朝着那美丽的脚丫探去,她的舌尖刚触到脚底,一丝咸意刚从她的舌尖传来,盖在她脸上的脚丫却忽然撤去,然后她便对上玉足主人那残酷、轻慢、鄙视的目光,秋山雅只冷冷的说了三个字:“你也配?” 她忽的觉得内心深处有什幺东西崩塌了一般,泪水不可收拾的自她眼中流出。 这时秋山雅又说道:“好了,小美人,别哭了,你可知道女人哭的时候最难看了,跪在我面前,立刻。” 孤竹云立刻自地上爬起,端正的跪在秋山雅的面前。 秋山雅有些吃惊,她想不到眼前的女子跪了一夜,竟似没什幺影响,她不由得想道:“好啊!你真要是随随便便就倒下了,那倒反而没意思了。” 她接着说道:“小美人,你可知道我让你来是做什幺的?” “奴婢不知。” “真笨,当然是叫你来伺候我的,抬起头来。” 孤竹云依言抬起了头,然后她便瞧见秋山雅那绝世的容颜,她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齿如含贝,如画的美目里流露着冰冷和蔑视一切的目光,这是与神崎雪全然不同的另一种绝美,美艳中透露着冰冷与高傲。 秋山雅坐在床头,赤裸的美足随意的垂放在舒适的毛皮地毯上,她微微向前倾着身子,俯视着跪在眼前的女子,玩味似的说道:“你说我美吗?你愿意伺候我吗?” 孤竹云违心的说道:“能伺候大人,是奴婢的荣幸。” 秋山雅笑了——想不到你竟是个极品,呵呵!小母狗,你可要坚持久一点呀!越是难以征服的母狗我越喜欢。她说道:“听说你手艺不错,那就先从按脚开始吧,不过……”说到这,她忽然取出一块华美的手帕,绑在了孤竹云的鼻子上,她笑道:“我脚上的香气可不是谁都有资格闻的,所以给我按摩的时候你只能用嘴呼吸,不过别伤心,只要你伺候的我舒服了,我会赏你闻也说不定的,记住,没我吩咐,不许停。”说着她便躺上床去,只留下两只洁白的脚丫在床外,供孤竹云伺候。 孤竹云松了一口气,此前她还担心她会让自己舔她的臭脚,那实在太可怕,若是舔主上的脚,那或许还勉强可以,她应道:“是,大人。”便伸出纤纤玉手,运起扶桑点穴术,轻按起眼前的美足。 她跪在床头,视线正好与那美丽的足底齐平,滑嫩的皮肤吹弹可破,足以令西子羞愧,修长的足趾诱惑至极,连仙人见了也不免要动凡心,比之神崎雪的玉足只怕也有过之而无不及,若是硬要挑些瑕疵的话,这美足也许算不上小巧玲珑,几乎遮住了孤竹云的整个世界。 她忽然想起了与自己同室的宫人说过的话——其实相国大人的脚比女皇更漂亮,她每夜都会找两个女仆替她保养双脚,不知道她什幺时候才会再找我去,唉!上次她找我已经过了121天了。 不一会儿,秋山雅似已睡去,可孤竹云却不敢停,指尖到这尤物的那一刻,她便知道这眼前的女子功力深厚,纵然敌不过自己,却也不好对付,她也不敢轻易去点美人的睡穴,美丽的足底就这样在她的眼前不断的放大,放大,虽然一直在用嘴呼吸,可她仍能感受到那浓浓的味道不断的进入自己的身体,让她觉得很难受,可有时她又觉得很舒服。 她不由得摇了摇头,拒绝了这可笑的念头,可她不知道的是,早在十多年前,在她拜师的时候,那个古怪的“入门”仪式,便已她心头埋下了种子,虽然是从师傅的胯下钻过,可她并不觉得屈辱,也许那是因为她以为师傅是仙子的缘故吧,也许一切早在那时便已注定。
  • 标签:主人(6458) 说道(3175) 大人(307) 伺候(649) 奴婢(451) 笑道(594) 秋山(2) 相国(1)

    上一篇:小女孩的足交等足交类大合集

    下一篇:马术俱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