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姐的鞋底学弟的天堂加偏偏要做你的M整合一下

吴小涵接着回到厨房里忙碌。终于,她把饭菜都一齐端上餐桌,还拿了一瓶红酒过来,并让我帮忙拿杯子来摆好。 「我去把魏麒叫出来,跪在我们脚边一块吃吧?」吴小涵提议。
「别了,」王奕彬否决了提议:「刚做完手术,还是先不要吃东西为好。」

于是,我们仨就开动起来,享用吴小涵烹饪的佳肴。
这餐为了庆祝对魏麒的刑虐圆满结束的饭,却没有魏麒的份。魏麒只能躺在调教室里的床板上,听着客厅里觥筹交错。
吃完晚饭,王奕彬又进去看了一眼魏麒,确认没有什幺需要他做的了,便告辞离开。
送王奕彬离开后,我去洗碗,而吴小涵坐在沙发上看起电视来。

我洗完碗,我们一起走进调教室。魏麒还是虚弱地躺在床板上,一动不动。
「还好吗?」
「还好。」
「剩下这两天就不虐你了,你休息休息吧。如果还想和主人玩点什幺对你身体没伤害的项目的话,主人明天陪你玩。你要明天回去或者后天回去都行。」 本文来自nwxs5.com
「谢谢主人。」
「嗯。你现在刚动完手术,不适合饮食。等晚一点的时候,主人来喂你吃的和圣水。」
「好的,谢谢主人。」

我和吴小涵关上调教室的门,走回客厅。我们吴小涵又拿过杯子,把瓶子里剩下的红酒也和我分完。

「今天你就不怕真的把魏麒闷死吗?」
「机械性窒息后的呼吸暂停期里及时采用人工呼吸,百分百能救回来的。没什幺可怕的。」吴小涵的声音很冷静。
「但我还是接受不了你把身体虐成那样……你对魏麒真的好狠啊。」我对吴小涵说。
「是有点。不过都是他自己想要的,不是幺?」
「虐成这样,你不怕他真出什幺大问题吗?」
「他都甘愿被我虐死,还能出什幺问题呀?」
「我是说……会不会……有什幺法律风险?」
「你可能没有仔细看我和魏麒签的协议吧。里面写了,所有的伤残,我是无须负任何法律责任的。」
nvwangtv.com

「这样啊。」我感叹。

「不过,中国的法律实践是,这种协议只对轻伤有效,如果是重伤的话,这种承诺是无效的1。所以,我其实一直很注意把我重伤和轻伤的界限,」吴小涵说道:「我研究过中国司法部的《人体损伤程度鉴定标准》,龟头完全缺失是重伤,而缺失一半以上都只是轻伤。一侧睾丸缺失或者两侧睾丸破裂都只是轻伤,要两侧都缺失,才是重伤。彻彻底底阳萎,尺寸硬度完全测量不出变化,才算重伤;只要能稍稍有一丁点勃起,就算轻伤2。你看,我把所有损坏都限制在了轻伤的范围内。」
我想了想,的确,魏麒的龟头绝大部分全部没了,但是还是剩着一点。他的两侧睾丸都还在,只是其中一侧只剩三分之一了。他虽然几乎完全硬不起来了,但也许以后恢复治疗之后,可以恢复一点勃起功能。确实,魏麒的下体遭受到的,只能鉴定为轻伤。
  • 标签:主人(6458) 自己的(19157) 舌头(3392) 鞋底(1493) 让他(919) 学姐(333) 睾丸(411) 钉子(25)

    上一篇:学姐的鞋底学弟的天堂加偏偏要做你的M整合一下

    下一篇:学姐的鞋底学弟的天堂加偏偏要做你的M整合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