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视角骑乘控制正太

不知何时开始,我有了一项癖好,或者可以说是一项嗜好。就是“欺负”人,所施用的手段也是及其“残忍”,利用自己的体重去令别人痛苦,令自己惬意。说白了,就是去踩踏、去骑坐别人来满足自己的欲望,觉得将别人压在自己身下,看着别人在承受重力所产生的痛苦时,感觉自己的强大,自己的伟岸,那种感觉实在美妙。 现在已经28岁了,被自己欺压过的男孩也不少了,但是大多都是自己的亲属或是要好的同学,次数多了,刺激的程度多少有些下降,只是2002-2003年在丹东工作时的一次经历仍然记忆犹新,每次想起,都是回味无穷。 2002年从大连轻工学院毕业,由于就业压力过大,在大连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因此一狠心,准备去规模小一点的城市先挣一些工作经历,再强势回归。在一次招聘会上,遇到了丹东的一家印染性质的企业(具体公司名称就不透露了),于是也没通知父母,就当场签了合同,两天后,起驾丹东。
内容来自nwxs5.com

在那里的工作强度不大,当然工资也不高,这个城市的工业发展很缓慢,很多市民都有下岗的经历或处于下岗中,所以相关的服务行业效益也不理想,在丹东工作期间,除了每日按部就班的工作外,就是接听父母打来的电话,有时要接很长时间,并不时提供一些大连那边的就业信息,因为我是个女孩,所以父母更希望我能够在他们身边,女孩家独自在外,家人必定牵挂。不过我倒是有自己的想法,这里没有了父母往日的看管与教诲,做一些事情也许会更自由、更大胆些。
那是一个晚秋的周末,在采购了一些生活必需品后,我乘坐1路公交车从乐购回到在帽盔山附近租住的地方,那所房子离单位不远,不过离繁华的地段可就有一定距离了,租金也挺便宜。在车经过火车站附近时,车上人很多,我一如以往地看着车窗外已经熟悉了的风景,构思着未来,突然感觉到右腿大腿外侧有与其它东西接触的感觉,那不象不经意的接触,从行走路线上看来好象在刻意摸索,我裤子右边口袋里装着不到50元的零钱,一下子,我想到了扒手,当时也没顾及扒手是什幺样子,他是否有同伙,为了保住微薄的收入,我一把抓住了那个伸入我口袋里的黑手,然后尽量装作凶悍地向手的主人瞪去。不过当看清那人的面目时,我有些愕然,是一个小男孩,样子大概只有13-15岁,长得有些单薄清瘦,皮肤倒是挺白,眼睛也算清秀,只是眼里透出惊恐的神色。那时我脑子里飞快地闪过一个又一个的办法,该如何处理这件事,放开他,然后多加小心?喊出来,让周围人帮忙?其它?这时我也是非常紧张,不知会不会有他的帮手暗算我,不过一有危险,我就大声喊出来,尽量不让自己受到伤害,等了一会儿,没什幺变化,我看了一下周围人,没有谁刻意地盯着我或注视着我与这个小男孩的行为,估计这个男孩没有帮凶,否则他不会这幺惶恐,不过我究竟该如何处理呢?
  • 标签:身体(2004) 在我(3106) 感觉(2556) 在他(261) 此刻(67) 踩踏(498) 小男孩(242) 右脚(406)

    上一篇:被妓女吸金玩弄

    下一篇:tot同人恋足文(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