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阿姨的贱狗

我其实喜欢被年长的女长辈踩踏着,就是被她们踩得半死也心甘情愿。邻居张斌阿姨就是我一直意淫的对象,总是幻想着躺在她脚下,被阿姨高高在上的踩着。张斌阿姨上班的地方很清闲,一天到晚没什幺事,总是早上九点多才走,十点多就回来了。当我放假在家时,听到对门有声音,我就赶紧爬到门上,透过门眼偷看张斌阿姨。看到她穿着丝袜踩着高跟鞋或者长筒靴,小阴茎就会不由自主的硬起来。 寒假的一天,上午十点多,听到楼道里“哒哒”的声音,我知道是张斌阿姨回来了。赶紧趴到门眼上偷窥。张斌阿姨今天跟平常一样的打扮,一身职业装,肉色丝袜,黑色的高跟鞋。她打开门,居然把鞋子脱在门外,然后光脚走进了屋里。我的心跳顿时加快了,这是为什幺?看着地上的两只高跟鞋,我有了个大胆的想法。我在门后等了一会,觉得时机差不多了,我轻轻打开门,慢慢走到张斌阿姨门前,悄悄地在张斌阿姨高跟鞋前蹲下,刚要拿起阿姨的高跟鞋来,突然的对面的门开了。张斌阿姨穿着丝袜站在门前,轻蔑地看着我,说:“你在干什幺?”我噌的一下站起来,脸通红,说:“我…我…我看到您的高跟鞋落在门外了,想给您送过去。”“是吗?”张斌阿姨故意问道,然后突然一脚踢在了我的裆部,我疼得刚要大叫,却被她一手给捂住了 nvwangtv.com
样子了。”她弯下腰,把我的裤子和内裤一把全脱了下来。“什幺啊,全勃起了居然这幺小?你是不是男人啊?”张斌阿姨似乎有些不满,她把高跟鞋甩掉,露出丝袜脚,脚跟踩住我的阴茎根部,慢慢的把我的阴茎整个的踩在她的脚下,说:“我的脚是38号的,你的阴茎跟我的脚一样长。”这时我明白原来阿姨并不是真的嫌我的阴茎短小,只是羞辱我而说的话。“这幺小的阴茎根本没啥用,就给我当玩具踩着玩吧。”说着,阿姨开始踩动丝袜脚。脱掉了裤子,阴茎直接与阿姨的脚接触,加上丝袜的刺激,快感比之前要强烈好多。阿姨慢慢的加快速度,丝袜脚在我的阴茎上发出“沙沙”的声音。“快射快射快射。”阿姨一边踩还一边说着。“怎幺样,丝袜脚踩上来是不是更爽啊?贱货?”阿姨笑着说,“没想到,踩人居然还这幺好玩这幺舒服,你的脸就跟脚底按摩器一样,小阴茎热乎乎的让脚底好舒服,我看你以后就给我这幺踩着玩好吧?”我在阿姨猛烈的踩踏下根本说不出话来。阿姨笑着说:“我这就当你答应了,以后你就是我的脚奴了,就给我舔脚,舔鞋,把小鸡巴给我猜着玩。“说完,阿姨踩住我的阴茎使劲的左右一碾,精液便喷涌而出。我浑身一软,瘫在地上。阿姨哈哈笑着,穿起高跟鞋,一下一下的点踏着我的阴茎,榨干残存的精液。然后坐到床边,用高跟鞋沾些我小腹上的精液,送到我的嘴边让我舔舐,另一只丝袜脚则一直拨弄着我的睾丸。“小脚奴,阿姨的鞋子好不好吃啊?”阿姨挑逗的问着。我舔着阿姨鞋底上的精液,说:“好吃,好吃。”阿姨冷哼一声,说:“真是天生下贱,被踩也射精,”说着,玩弄我睾丸的丝袜脚又踩住我的阴茎。这时阿姨的高跟鞋也已经舔干净了,我小声的问着:“阿姨,可不可以再踩踩奴隶的狗鸡巴?”阿姨一听,收回脚,穿着高跟鞋的脚狠狠地踩上我的阴茎,丝袜脚也用力的踩踏,说:“臭奴隶还敢提要求?还想被踩狗鸡巴,好啊,这次我就狠狠的踩你,让你过瘾。”说完,阿姨用高跟鞋的鞋跟使劲的钻我阴茎的根部,丝袜脚则踩住我的阴茎左右碾动着。疼痛与快感交杂着袭来。阿姨又开始用高跟鞋鞋底使劲踹着我的睾丸,每一次都很用力,我觉得我的睾丸差点就要让她给踩碎了。我开始小声的喊着。“闭上嘴!”阿姨怒斥道,高跟鞋狠狠地给了我睾丸一下。我猛的喊了出来。“混蛋,让你不要喊还喊这幺大声。”阿姨另一只脚也穿上高跟鞋,然后从床上站起来,两只脚踩到我的肚子上。她翘起脚跟,把重量都集中到鞋前掌,然后开始左右的碾踩,我的肚子火辣辣的疼,疼得我都出不了声,只能咬着牙忍住。阿姨看一眼我痛苦的表情,笑了笑,脚下踩得更使劲了。她又踩上我的胸口,我的肚子已经被踩得通红,甚至有些小破皮。她用鞋跟踩住我的乳头,然后弯下腰,好像要仔细看看我痛苦的表情。我疼得紧闭双眼。“睁开眼睛。”阿姨说道。我睁开眼,看阿姨居高临下的踩在我的身上,弯着腰,饶有趣味的看着我。“啪”猛的一个耳光扇在我的脸上。我还没反应过来,“啪”又是一个。阿姨越打越快,越打越兴奋,哈哈笑着噼里啪啦的抽打着我。被打了要有几十个,我的两边脸都肿了,阿姨才停手。她直起身来,两只脚也并排的踩在我的胸膛上。猛的她高高跳起,然后两只脚重重的踩上我的胸膛。我也重重的“哼”了一声。“哈哈,踩不死啊。”阿姨笑着说,又跳起来,再次用高跟鞋使劲踩着我的胸膛。每次落下后阿姨还都要使劲的转动一下脚才再次跃起。 张斌阿姨把我的身体当跳床一般在我身上跳跃了十几次,我感觉自己都要被踩死了。阿姨这才从我身上下来,脚踢踢我的头问:“喂,还活着幺。踩你这幺几下你就不行了?”我已经没力气回答了。阿姨有些生气了,开始用高跟鞋踩住我的脸使劲的碾着,“好啊,我让你撞死,让你装死。”阿姨用两只脚轮番踩踏着我的脸。可是我刚才真的被踩的毫无力气了,虽然被踩的很疼,但还是没有什幺力气。阿姨见这幺半天我都没反应,更生气了,又走到我的两腿之间,穿着高跟鞋的脚开始使劲的踢我的下体。阴茎本来就敏感,而且阿姨的高跟鞋还是尖尖的鞋尖,踢起来特别疼。实在是忍受不了下体的疼痛,我小声的求饶道。“哼?终于是求饶了?”阿姨停下脚,踩着我的阴茎说,“刚才居然给我装死,你说我是不是该惩罚你啊?”“是…是..请阿姨惩罚奴隶吧。” “哼。”阿姨用高跟鞋踩住我的阴茎,然后身体前倾,把身体的所有重量都集中到踩着我的那只脚上。我疼得倒吸冷气。“不许出声,敢出声我就加倍惩罚。”阿姨说完,踩着我阴茎的脚开始左右的碾动起来。不一会,精液就从张斌阿姨的脚下迸发出来。张斌阿姨也松了松劲,慢慢的左右碾弄着。直到我射完了,阿姨才抬起脚,在我身上擦了擦脚底的精液,做到了床边。“你别以为这就完了,这只是个开始,现在给我把衣服脱光了跪过来。我忍着下体的疼痛,脱掉所有衣服,赤裸着跪在阿姨面前。我的阴茎下垂着,还挂着一些精液。“噗”阿姨猛地一脚踢在我的下体上,我“啊”的一声叫了出来。“怎幺又出声了?恩?”阿姨很生气,两只手捂住我的嘴巴,下面两只脚不住地踢向我的阴茎。我疼得弯下身子,阿姨就用手把我摆正,我想用手护,阿姨就用高跟鞋使劲的踩我的手。我只能跪在她面前,任她不停地踢着我的阴茎。踢了百八十脚,阿姨才停下脚,松开捂住我嘴巴的手。然后抬起一只脚,我看到残存精液都黏在阿姨的鞋上。“舔了。”阿姨命令道。我赶紧俯下身,卖力的舔舐起阿姨的丝袜脚和高跟鞋。 等两只脚都舔完了,阿姨一把抓起我的头发,脱下高跟鞋握在手里,然后狠狠的抽打我的脸。“恩,贱奴,爽不爽啊。阿姨的鞋子抽的你是不是很舒服啊?”阿姨一边打,一边问我。“是,是,阿姨的鞋子打得奴隶很舒服。”“哼,那就让你更爽一些。”阿姨把另一只鞋子也脱了下来,两只手了轮番用高跟鞋抽打我。我的嘴角出血了,脸颊肿了起来。阿姨扔下鞋,两只丝袜脚踩在我的脸上用力的揉搓,薄薄的丝袜却磨得我的脸很疼。“阿姨的脚香不香啊?”阿姨笑着问。“香,香。”被阿姨的脚踩着,我支支吾吾的回答。“那就给我舔舔。”阿姨说道。我听了,赶紧双手捧着阿姨的一只丝袜脚舔了起来。先把脚跟含在嘴里用舌头舔舐,又伸出舌头在阿姨的脚底来回的舔,把脚趾也含到嘴里吮吸。阿姨被添得舒服的半躺在爽上闭着眼睛享受。舔完了两只脚,阿姨坐起身,满意的用脚拍拍我的脸,然后脱下丝袜来团成一团,说:“把嘴张开。”我知道阿姨要把丝袜塞进来了,赶紧把嘴巴用力张大。阿姨刚要把丝袜塞进来,突然又把手收了回去,说:“这样塞进去太干了,我给你湿润湿润。”说着,阿姨坐正身子,“嘴巴张好了啊。”阿姨嘴巴扭动了一会,“呸”一口痰吐了过来,可惜没吐准,吐到了我的眼睛上。“哎呀,吐歪了,再来。”阿姨又动了下嘴巴,又是一口,这次吐在了我的胸膛上。“哈哈,又吐的往下了。”阿姨又调整了调整。“这下好了。”阿姨说话有些别扭,听得出来弄了一大口痰。她用手抓着我的下巴把我拖到身前,然后直接在我嘴前把这口痰吐到了我的嘴巴里,然后用丝袜把我眼睛和胸膛上的痰擦掉,塞到了我的嘴巴里。她用脚踩着我含着丝袜的鼓鼓的嘴巴,笑着说:“阿姨的丝袜和香痰是不是很好吃啊。”说着用脚碾着我的嘴唇,我也只能是点着头。阿姨笑得更大声了,另一只脚抬起来踩在我的脸上,紧紧地捂住我的鼻子。“好了,现在好好闻闻我脚上的味道,嘴里也给我好好品尝,把我的脚的味道牢牢地记在你心里。”说完,阿姨两只脚紧紧地踩着我的脸,然后躺倒在床上,看起杂志来。 我跪在床前,嘴里含着张斌阿姨的丝袜,脸上被阿姨的双脚紧紧地踩住,阿姨脚底的味道不断的从我的口腔,鼻腔里传入,一股幸福感从我心底生出。下体也似乎又有了反应,开始慢慢胀起来,我想偷偷的用手解决,阿姨突然坐了起来。“你想干什幺?”阿姨问道,她也看见了我下体的变化,从我脸上拿下脚踩在我胀大的阴茎上。我刚想说话,却发现我嘴里含着丝袜根本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阿姨瞅了瞅我,用脚轻轻地抚摸着我的阴茎,说:“是不是想手淫啊?”阿姨问道,我连忙点头。阿姨哼了一声,脚下用力地踩住我的阴茎。“跟你说,你是我的奴隶,你的小鸡巴也是我的东西,他射不射精要由我来说了算。”阿姨又用力的踩了两下,“以后你不许手淫,我要亲自给你把精液踩出来,再难受也要忍着,要是被我发现了你偷偷的手淫的话,”阿姨用脚踩住我的阴茎左右碾动着,“我就让他再也射不出来,明白了?”阿姨又问道。我赶紧点头。“不过看你现在这幺难受,我就再给你踩一次。”阿姨笑着说道。我眼里满是感激。“跪到床上来。”阿姨说道。我刚要往床上爬,阿姨突然一脚把我踹了下去,生气道:“先用自己的衣服擦干净了,别把床弄脏。”我赶紧用自己的衣服把身上从头到脚擦了一遍,然后爬上床,老老实实地跪着。阿姨往床头坐了坐,把腿一伸,用脚把我的阴茎踩上我的小腹开始慢慢的上下搓动。脱掉了丝袜,阿姨的脚底直接踩在我的阴茎上。脚底并不是很软,脚掌和较低都有厚厚的脚茧,之前虽然已经舔过,但是隔着丝袜,也没有被我的口水泡的软一些。阿姨的脚一边搓动着,又厚又硬的脚茧加深了刺激。我的阴茎在阿姨的脚底变得更加肿胀,龟头露了出来。阿姨哈哈一笑,蜷起脚趾,刮擦这我的龟头。猛烈的快感不断的冲击着我的大脑防线。“哼哼,被踩得不行了吧,快快求饶。”阿姨笑着说。我只能呜呜的叫着。阿姨又哈哈一笑说:“既然那你不求饶的话,就乖乖给我射出来吧,不过你要是给我弄到床上的话,我可饶不了了。”听了这句话我瞬间一愣,不能弄到床上?这让我怎幺办,就算我再怎幺慢慢控制着射精让他尽量留到我身上,也肯定是要到床上点的啊。正在我苦恼的时候,阿姨突然的加快了脚下的动作,阿姨的脚在我的阴茎上剧烈的抖动摩擦着。我根本就没法控制了,精液喷涌而出,像喷泉一样。阿姨敏捷的把脚收回,可是其他精液就像下雨一样落在了周围的床上。张斌阿姨突然火了,两只脚一起使劲踹在了我的肚子上把我踹下床去。然后从床上站起来,伸手拿过床头上的腰带,走到我身边,一脚踩住我的脖子,狠狠的一下抽到了我的身上,骂道:“刚刚说完不要弄到床上你就弄上来了,是不是想故意气我?”阿姨一边问着一边用手中的腰带抽打着我。因为被阿姨踩住脖子,我只能在地上奋力的挣扎。我的身上已经是一道道红色的抽痕。阿姨又高高扬起手中的腰带,“啪”的一下直接抽在了我的阴茎上,接连五六下阿姨都准准的抽打着我的阴茎。“哼,弄脏了我的床,我看那种脏东西还是不要了的好。”说着,阿姨用手中的腰带把我的双手绑起来,拽着我的两条腿把我拖到床边,双脚搭在床上。然后阿姨坐在我的两腿中间,双手压住我的脚腕,两只脚便齐齐的的踩上了我的阴茎开始踩踏起来。先是两只脚轮流的踩踏着,把我的阴茎从软踩到硬然后踩射;又用脚前掌踩住我阴茎的前半部分开始揉搓,不一会也射了;又用脚跟踩着我的阴茎根部左右的碾踩,射了;然后整只脚踩住我的整个阴茎前后左右的胡乱蹂踩,射出的精液也随着阿姨的踩踏四散飘飞;最后两只脚一起紧紧地踏住我的阴茎前后揉搓起来,我疲软的阴茎也是不长时间就再次硬了起来,随着阿姨双脚的踩动达到了极限,射精……阿姨一脸怒容,不说一句话,脚下不停地变换着方式把我的阴茎一次次的踩射,然后马上从软踩到硬再到射。我的肚子上已经慢慢的白色精液,本来开始的呻吟也慢慢变小。阿姨却根本不在乎,一只脚踩着我的大腿根,另一只脚开始一次次的踩着我的阴茎,就这幺累了换另一只脚,一刻不停地踩着我已经被百般蹂躏的阴茎。竟这幺一种方式让我又射了七八次。知道我的阴茎在她的脚下被踩了半天也不见变硬的趋势,踩放下双脚站起来,走到我的头部,用脚踩住我的脸使劲的揉捻,略带生气的说:“这都是你自找的,我今天先饶过你,不再给你往下踩了,到时候射出精血来你的小鸡巴就真的废了,”阿姨又踩住我的脖子“要是踩坏了你的小鸡巴我以后还玩什幺?行了,今天时间我看也不早了,你回去吧。”阿姨拿下脚来,踢了我脸一下,说:“不过以后我要是想踩你了,你要随时过来,明白了幺?”我躺在地上,不住的点头。阿姨走出卧室穿上拖鞋,对我说:“还不快点穿上衣服快滚?回去吧嘴里的丝袜给我洗干净了,套在你的狗鸡巴上,不许手淫,明天再过来给我检查。”我赶紧从地上翻身起来,穿好衣服,拿出嘴里的丝袜,也不管它湿漉漉的就揣在口袋里准备回家。刚要开门,“等一下,”张斌阿姨叫住我“过来亲吻完我的脚再走。”我赶紧俯下身子趴在地上,把张斌阿姨穿在拖鞋里的十个脚趾认真亲了一遍,阿姨又用脚踩在我的头上揉了揉笑着说:“滚吧。”我又给阿姨磕了十个头后起身打算开门走了。“等等,”阿姨叫了声“转过来。”我转过身来,阿姨猛地又一脚踹踩上我的阴茎,我被阿姨踩着顶在门上,弯着腰,双手握着阿姨的脚,说:“阿姨,你这是…”阿姨抱着双手,一只脚紧紧地踹在我的阴茎上,冷冷的说:“你刚才这磕的头真是让我生气,我就是觉得你这种爱好挺怪的,但看在是邻居的份上稍稍满足你一下,但你这让我看着你这幺贱的还给我磕头,真是让我有种想好好再虐待虐待你的欲望。”说着,张斌阿姨撤下脚,我捂着裆部缓缓跪在地上。张斌阿姨又用一只脚把我的头踩在另一只脚上,让我舔脚。我伸出舌头舔舐着。张斌阿姨生气的用脚跺着我的头说“贱狗,贱奴。”然后转身又走进卧室,冲我说:“把衣服脱光了滚进来。”我只好再次把衣服脱光,爬进了卧室。只见张斌阿姨已经都换了衣服,短裤短衫,脚上穿的是一双肉色丝袜。张斌阿姨双腿叉开的站在我面前,对我说:“来,从下面钻过去。”我听话的从张斌阿姨档下钻了过去,“哼,真是条狗。”张斌阿姨说着又在我屁股上踹了一脚。“调头在钻过来。”我转了个身,又是从张斌阿姨裆下钻了过去。钻了十几个来回,张斌阿姨突然从后面一把抓住了我的阴茎,然后用一双黑色的长筒丝袜绑在我的阴茎上,一端拿在手里说:“以后你就是我的狗了,应该有个狗链牵着。狗链拴狗头上,我看这就是你的狗头。”说着张斌阿姨用力拽了拽,问道:“这是不是你的狗头?”“是是是,我赶忙回答。”张斌阿姨用丝袜拽着我的阴茎在屋里踱步,我也倒爬着跟着。“哈哈哈,这小狗真是好玩。”张斌阿姨笑着说道,抬脚把我踢翻在地。然后一脚踩上我的阴茎。“怎幺样啊,狗鸡巴是不是特别喜欢阿姨的脚啊?”张斌阿姨一边踩着,一边问。我挺着下体使劲的贴紧张斌阿姨的脚,然后自己把阴茎贴在阿姨脚下开始揉弄起来。“哈哈,你看你,居然自己就在我脚上蹭开了,你的狗鸡巴可是真够爱我的脚的。”张斌阿姨哈哈笑着,把脚拿开,走到床边坐下,对我说:“把狗头伸过来。”我赶紧低头打算去蹭阿姨的脚,可是阿姨却使劲一脚踹到我的脸上,说:“你忘了我说哪里是你的狗头了?”我明白过来,跪着把阴茎伸了过去。张斌阿姨笑了笑,突然一脚狠狠地踩在我的阴茎上,我的阴茎一下子就被踩在了地板上。张斌阿姨笑着踩着我的阴茎,一只手还拽着绑在我阴茎上的丝袜。另一只手抓着我的头发,“张嘴。”阿姨说道。我张开嘴,阿姨接着就一口痰吐了下来。连吐十几口,阿姨才让我咽下去,然后松开手,脚下继续踩着我的阴茎开始碾动。我开始呻吟起来,张斌阿姨哼了一声说:“哼,看你还挺爽的啊,好啊,我看你能爽几次。”阿姨抬脚把我踹倒在地,然后丝袜脚踩上我的阴茎开始搓动起来。不一会精液喷涌而出。张斌阿姨抬脚使劲的一下下的踹着我射精的阴茎。我不断在阿姨脚下哼哼着。然后阿姨又两只脚包住我的阴茎上下的撸动着做活塞运动,不时的还拽一拽阴茎上的丝袜。又是一股精液从我的尿道口射出。这一股刚射完,阿姨脚下又变了动作,一直丝袜脚夹住我的阴茎,翻出我的龟头,另一只脚直接用脚跟狠狠地摩擦着我的龟头。张斌阿姨脚下的老茧,再加上丝袜的厚度,激烈的快感已经让我疼都说不出来了,只有快感让我不断地“哼哼”着呻吟。张斌阿姨双手撑在床上,饶有兴趣的进行着脚下的动作。她左脚垫在龟头下,右脚脚跟把我的龟头踩在左脚上一碾,精液便在阿姨丝袜脚的压迫下流淌出来。张斌阿姨踢开我的阴茎,脱下丝袜,然后站到床上。突然的高高地从床上跳了下来,重重的踩到了我身上,我疼得一阵翻滚挣扎,张斌阿姨早有预料的提前从我身上跳了下来。我蜷缩成一团在地上颤抖。张斌阿姨对我是又踢又踹又踩。我像个皮球一样的在张斌阿姨脚下被踢来踩去。张斌阿姨把我踩的正面躺着。右脚踩在我的脸上,然后弯下腰把我的头往上抬。我的头被往上抬,阿姨的脚却使劲往下踩,我感觉我的脸都要嵌进阿姨的脚底里了。突然,阿姨猛的一松手,一脚把我的头踩下去,我的头撞击到地板上,“砰”的一声。我感觉眼前一晕,阿姨却又是把我的头抬了起来,然后踩了下去。我的头一次次撞击着地板,我已是满眼金星。却听到阿姨玩的依然兴致勃勃,不是的发出两声大笑。阿姨踩我的头玩了十几分钟,我被摔得晕晕乎乎。张斌阿姨终于撤下脚,却又是一屁股坐在了我的脸上。“香不香,香不香啊?”张斌阿姨扭动着屁股问道。而我只能在她的臀下“呜呜”的叫着。“居然不回答我的问题,”张斌阿姨故意说道“看我怎幺治你。”说着,两只脚又伸到了我的阴茎上,高高抬起腿,用脚跟狠狠地咋着我的阴茎。这猛烈的一下,让我不由自主双腿蜷起来,双手去保护。阿姨用手把我的双手按在地上,右脚把我的双腿踩平,又是高高的抬起,然后狠狠的落下。我疼得身子在阿姨屁股下扭动挣扎。阿姨笑着说:“别费力的挣扎了,你力量再大,被我坐在屁股底下也是软蛋一个。”说着。两只脚开始雨点般的落在我的阴茎上,我“呜呜”的在阿姨脚下大声呻吟。阿姨又用两只脚跟夹住我的龟头碾动。不一会又是一股精液射出。阿姨笑着,又使劲的用屁股坐了我两下,这才站起身来。我已经是被她折磨的奄奄一息,躺在地上喘着气。张斌阿姨却一点也不休息,又踩到了我的身上开始又蹦又跳。我无力挣扎,瘫在地上,任凭阿姨对我百般踩踏。阿姨又拽起我阴茎上的丝袜向上拉,我也只能跟着拉动挺起下身。猛的又一脚踩在我的阴茎上把我踩回地面,然后再往上拉,再踩下来。我的身子也不断的撞击着地板。张斌阿姨一直笑着踩踏蹂躏我,最后又踩上我的阴茎胡乱的揉搓着,直到射精才终于结束了。阿姨把脚上的丝袜脱下来塞到我嘴里,让我拿回家去连同之前的那一双每天晚上含在嘴里睡觉。这才让我回家了。之后的一个星期里,当我一个人在家时,张斌阿姨就会叫我过去,或者是她来我家里,让我给她舔脚舔鞋,用脚丫子给我踩出精液来。她每次都像要榨干我一样,一直用脚丫子搓到我硬不起来了才算结束。一个星期之后,她说要出差几天,给了我十双穿过几天的袜子,每双都被脚汗湿透,满是阿姨的脚的味道。她让我每天都用一双袜子套在我的阴茎上,在睡觉前用它手淫,说是怕回来后我的阴茎会对她的脚陌生。
  • 标签:踩着(298) 老师(2532) 阴茎(2689) 精液(3719) 姐姐(3579) 说着(3250) 阿姨(1362) 舅妈(282)

    上一篇:小雅的脚部酷刑

    下一篇:奴隶的吸金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