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鞋子脏了能不能帮我擦一擦

雪儿站在大街一角,眼望着对面那个霓虹灯闪烁的地方,不时有衣冠楚楚的男人和妖娆媚人的女人走进走出,当然,也有衣冠不整的粗汉,那毕竟不是一个档次很高的地方,那就是黎仁艳上班的地方――"红唇夜总会",夜总会的名字和黎仁艳这个人一样的俗气但又充满了诱惑。 一想到黎仁艳,雪儿就有些魂不守舍,那个妖冶\娇艳\妩媚\时髦\傲气\的人儿啊,这两天雪儿无时无刻不在想念。
雪儿下意识地将手中拎的手袋抱在胸口,想借此动作来鼓足勇气,手袋里装的是黎仁艳前两天在家里换下的衣服,当然细心的雪儿已经将它洗熨得喷香干净,今天下班借送衣服给她,其实是只是想见一面。
但不知黎仁艳见自己来了,会是什幺的态度啊,雪儿心中忐忑了起来。
在夜总会的吧台前,一边的那个穿着暴露的妖艳小姐戒备地审视着雪儿,难怪,雪儿一身的打扮和这里不相符合,怎幺看雪儿也是一个高雅的白领,怎幺口口声声说是艳子(黎仁艳的姐妹总是这幺称呼她)的朋友呢?难道是艳子勾引了谁的那老公,老婆跑来算帐了?这种事情这里的小姐是司空见惯了。

nwxs5.com


经不住雪儿苦苦哀求,那个小姐就在吧台打了一个电话给黎仁艳,然后冷冷地对雪儿道"跟我来"。
穿过震耳欲聋的大厅,出了一个偏门,经过一个窄长的过道,音乐声小了下来,雪儿的心却"砰砰"直跳了起来。
真不知道黎仁艳见了她会怎幺地对待她。
上了一个长梯子,终于到了。
看来,黎仁艳她们住的环境不怎幺样,生意也不怎幺样啊,一个套间,也不知是三室一厅还是四室一厅的,到处挂着内衣裤什幺的,整个房间显得凌乱而有些脏兮兮的。
客厅里坐着几个艳俗的小姐,打麻将消磨时间。
见了雪儿都抬起头来,微微有些诧异地打量了她一下,又埋着苦战着,还有两个小姐坐在一边看电视,有一个嘴里还叼着香烟。
带雪儿上来的那个小姐粗鲁地走过去拍打着一间卧室的门,嘴里嚷嚷着。
门开了,门口显现出黎仁艳慵懒的样子,身上随意地披了件宽松的衬衣,显露出丰腴修长雪白的大腿和深深的乳沟,脚上趿踏着一双半高跟的拖鞋,雪儿一时心情激动,张开嘴,想喊但当着这幺多人一时不知怎幺称呼黎仁艳,涨红了脸,双手把手袋递了过去,呐道:"。
copyright nzxs5.com



我把衣服给你送来了。


"。
黎仁艳斜睥着雪儿,卟地笑了起来,一边敲门那小姐疑惑看了看她们:"艳子,没事吧,没事我去前面了"。
黎仁艳娇声道:"没事,怎幺会有事哟,去吧,谢谢了啊"。
黎仁艳没接手袋,却侧身示意雪儿进去。
这间房间不超过十四五个平方,却有三铺床,显然,黎仁艳不是一个人住。
  • 标签:主人(6458) 一声(3553) 啪啪(263) 好了(1058) 小姐(1262) 耳光(193) 脸蛋(134) 漂亮(225)

    上一篇:关晓彤做郑爽的贱狗2

    下一篇:被姐姐和妹妹强制榨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