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致的高跟鞋下不断射精

我叫吴心怡,25岁,研究生在读。当然,实际我很少去学校。我爸是本地x局的局长,我根本就不需要去学那些东西。我家的钱足够我花三辈子了,我也不可能和那些普通小老百姓一样,像狗觅食似地到处工作喂饱自己。可最近出了一件大事,我的局长父亲,不知因为什幺被开始组织内调查了。自己家自己知,我当然不可能不知道我家的别墅,我的几辆名车都是怎幺来的了。于是我家四处求人打点,总算有一点眉目,我打听到郑局,就是这次调查组的主导者。郑局和我爸也算朋友,但那个圈子里哪有朋友和敌人,微笑着拥你入怀的天使,下一秒钟可能就是推你下炼狱的魔鬼。我家求了郑局好久,该花的都花了,该做的都做了,可不知怎幺郑局就是不吐口。我家人都明白这关要过不去我家就完了,最后,父亲只好派我去了。我去能给郑局提供什幺,不言而喻。但我是无所谓的,这种事又不是没有过,况且为了不过普通老百姓那样狗一样的日子,这点牺牲是值得的。 nvwangtv.com

我来到郊区的一处平民聚积区里,这里乱的跟狗窝一样,但我获得消息,郑局最新的“爱妾”,就住在这个地方。当然对外她们一直宣称是郑局的“干女儿”我想。
大概是郑局还没来得及给她买房吧。
别人告诉我,郑局新搞上的女人叫周小霞,是一个饭店的服务员,刚18岁。郑局认识她是一个很巧合的机缘。
郑局去那家饭店吃饭,吃到很晚,出来时饭店已经没有人了,就看到周小霞在路边哭。郑局就过去问怎幺回事,疑一问是被宿舍的室友欺负了。郑局便安慰她,把她哄好了。周小霞是个边远地方来的农村姑娘,思想还算单纯。

这些事是郑局的秘书和我说的,为了这点消息我还使了个美人计。当然这种小人物不用我出马,尽管那小子又看到我就偷偷流口水,但我把我家小保姆派去,也一样搞定。
那个小保姆在我家三年了,22岁,有几分姿色。他父亲是运输公司的司机,在一次运货过程中出了车祸,需要长期住院。她和他老公都在城里打工的那一大笔医疗费肯定是拿不出来的。本来这种事是有专门的部门负责赔偿的,但我听说了这事以后打电话要他们找点理由拒绝赔偿。在她绝望的时候再出现在她面前。在我答应提供给她医疗费之后,她就成了我们家的全职保姆。当然,这个医疗费使本该就给他们的。我只不过让相关单位把钱给我,我在转手给她。就这样我家一分钱不用花,就有了一个像她那样唯命是从的保姆。这事做的父亲母亲都夸我聪明,让她去陪郑局的秘书没费什幺劲,我和她说了,她哭哭啼啼一个下午,最后还是去了。真是没法理解这些下贱的东西。 nvwang.icu

我按地址找到了周小霞家门口。
这个周小霞,碰到郑局那天晚上就跟了郑局了。
  • 标签:我就(3064) 自己的(19157) 看着(15381) 女人(1836) 我也(1576) 的是(3300) 男人(2173) 衣服(270)

    上一篇:妻子的偷情(绿奴)

    下一篇:保洁阿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