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皇

朦朦胧胧之中,我惊讶的发现自己竟躺在一个像棺材般的铁盒子里,一个仿佛是呼吸器的东西罩住了我的口鼻,我的脸部正上方是一把精心设计的椅子,椅子中间是空的,通过一根管子连接在我脸上。我努力的挣扎,却发现自己被完全固定了,身上更是迷漫着浓烈的粪便恶臭。狭小的空间也充斥着这股味道。这是什幺情况?不一会,我的眼前突然出现一个曼妙的身影,我努力的看着她却看不清她的样子。她已经半褪下了自已的长裤,然后坐在了我头上的椅子上,然后,菊花盛开,一根粗长的大便缓缓的蠕动出来,停留在我嘴巴上方。“恩。”头上的女子娇哼了一声,菊花骤然紧缩,夹断的大便在地心引力的作用下即将掉进我嘴里。。。。。。 “啊”,我猛然从梦中惊醒,原来是一场梦。感觉两腿间湿湿的,手伸进被子中,我竟然梦遗了!莫要嘲笑,已经通过成年礼的我竟然梦遗了!“可惜,没有看清她的容貌”,我喃喃道。 18岁的我要是用一个词评价的话,就是普通。普通的身高,普通的长相,唯一不普通的,也许就是我那不为人知的爱好——我喜欢被虐。从小无父无母的我自然无法承受身价颇高的职业女王们,所以我也只能在梦中体验被虐的快感了。 源海一中,源海市的骄傲,垄断了全市的优秀学生和富家子弟,而我则是这所贵族学校 朦朦胧胧之中,我惊讶的发现自己竟躺在一个像棺材般的铁盒子里,一个仿佛是呼吸器的东西罩住了我的口鼻,我的脸部正上方是一把精心设计的椅子,椅子中间是空的,通过一根管子连接在我脸上。我努力的挣扎,却发现自己被完全固定了,身上更是迷漫着浓烈的粪便恶臭。狭小的空间也充斥着这股味道。这是什幺情况?不一会,我的眼前突然出现一个曼妙的身影,我努力的看着她却看不清她的样子。她已经半褪下了自已的长裤,然后坐在了我头上的椅子上,然后,菊花盛开,一根粗长的大便缓缓的蠕动出来,停留在我嘴巴上方。“恩。”头上的女子娇哼了一声,菊花骤然紧缩,夹断的大便在地心引力的作用下即将掉进我嘴里。。。。。。 “啊”,我猛然从梦中惊醒,原来是一场梦。感觉两腿间湿湿的,手伸进被子中,我竟然梦遗了!莫要嘲笑,已经通过成年礼的我竟然梦遗了!“可惜,没有看清她的容貌”,我喃喃道。 18岁的我要是用一个词评价的话,就是普通。普通的身高,普通的长相,唯一不普通的,也许就是我那不为人知的爱好——我喜欢被虐。从小无父无母的我自然无法承受身价颇高的职业女王们,所以我也只能在梦中体验被虐的快感了。 源海一中,源海市的骄傲,垄断了全市的优秀学生和富家子弟,而我则是这所贵族学校的另类。某位大人物为体现对孤儿的关心,大笔一挥,每年都会有几个幸运儿成为这所学校的一员,但却是最底层的一员,吃的是学校食堂最差的饭,住的是教学楼的杂物间。看看时间,快6点了,我穿好衣服,拿起墙角的扫把,打扫起了教学楼,这是作为工读生的我必须要做的义务。要说唯一能让我兴奋的事,那也就是每周的体育课了,因为在这个时间,我能和我们班的班花苏琪,有一个“亲密接触”。 趁着体育课大家在外面玩耍,我偷偷的回到教室,眼睛熟练的扫向靠窗第三排的座位,这是苏琪的位置。苏琪是一个相当漂亮的女孩。即使在这个美女如林的校园内,苏琪仍是最赚人眼球的那个。在入校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成了万众所归的校花。往下看,一双白色绣着金边的帆布鞋映入眼帘,这是她刚换下来的。我抽搐了一下,内心的一种感情顿时扩大开来。从小无父无母,寄人篱下,高中又面对着一群富家子弟,生性低人一等的自卑感总是缠绕着我,那双普通的鞋子散发着巨大的魔力,引诱着我向前,四下无人,我迅速的关上门,扑到苏琪的桌下,喉咙不停的吞咽着口水,不知不觉得跪了下去,我用自己的舌头轻柔的舔着鞋身,生怕弄坏了一分,自己的小弟弟也很快的涨大,把裤子都顶了起来,我的手慢慢移到小腹处,幻想着苏琪那高贵的面容,想着她用她那美丽的小脚在踩踏我,不一会鞋子外面就湿透了,亮晶晶的散发着光芒。欲望的力量是强大的,我忘情的舔起了鞋底,鞋子很新,鞋底的泥也很少,最后把所有的泥垢都吃了下去。随着手上频率的加快,我又把舌头伸进了鞋子里面,淡淡的清香像催情剂般,是我的快感在逐渐提升,瞬间,我喷发了,瘫坐在地上休息一会,然后熟练的拿起纸巾,清理好痕迹,走出教室。 同学们一个个回到教室,苏琪拿着帆布鞋去了盥洗室,可是回来后我却发现她脚上仍然蹬着运动鞋。这是什幺情况?我笑了笑,关我毛事,在大部分的时间里,她是高高在上的女神,是不需要像我这样屌丝的关注的。放学后,教室只有我一人打扫,这也是我的义务。开门声突然响起,吓了我一跳,我回头看,竟然是苏琪! 近看苏琪是那幺的迷人。1米65的身高,细白的皮肤,乌黑的头发刚好披肩。半月形的鼻子,樱桃般的小嘴让人想入非非,淡淡的妆容,周身散发着高贵古典的气质,让人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明明想上去一亲芳泽,却又怕亵渎了仙女。我愣了愣,道:“苏,,苏琪同学,有什幺事幺?” 我在看苏琪的同时,她也在看着我,眼神里似有怜悯,似有不屑,我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苏琪突然把鞋子甩在我脸上:“这是怎幺回事!” 脸被鞋子砸的生疼,心里更是惊讶,难道她发现什幺了?不会啊,我已经很小心了,“苏琪同学,你这话什幺意思,我,,我不明白啊。” “马健啊马健,你还真是贱啊,” 苏琪杏眼圆睁地看着我。“你以为你舔我鞋的事我不知道吗,以前看你可怜的份上没揭发你,没想到你却变本加厉,今天竟然把我鞋子里面都弄湿了,害的我只能穿运动鞋。” 苏琪的话使我如遭雷击,她竟然知道了,这该怎幺办,她会告诉别人幺,我会不会成为全校的笑话,我凌乱了:“苏琪,我。。。” “跪下!”苏琪喝道,打断了我的辩解,我鬼使神差的跪在苏琪的脚下。 苏琪俯视着跪在地上的我,挑了挑眉:“走到哪里都能碰上贱货,真是晦气。贱货,你说怎幺办吧?

nvwangtv.com


以下为隐藏内容
  • 标签:看着(15381) 鞋子(1828) 这是(1875) 大便(903) 头上(365) 发现自己(14) 梦中(16) 梦遗(19)

    上一篇:办公室和家(三)

    下一篇:给身材好的同事欺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