岛上女皇

离奇失踪这是一个很隐秘的小山庄,山庄几乎和外面断绝了联系。除了可以在电视上看见外面的变化,其余的,对于这个山庄的人来说都只有向往。山庄并不算是很大,也仅有几百户人家。这里的人平时靠3样为生,打猎,种田和捕鱼。只是最近几年,出海捕鱼的人越来越少了,因为在海上忽然发生了一件很离奇的事情。出海风浪大,人员有所失踪本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不过,最近几年来,这个山庄很多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出去捕鱼都会离奇失踪。而且,失踪还是一件小事。在这些人失踪几个月后,这些家庭总会得到一笔数目很大的资金和一封匿名信。资金足够这家人一辈子的开销,而信上也只有短短几句话,“你的孩子在这边生活的很好,你们不必为他担心,他们或许一辈子也不会回来了。这些钱足够你们用上一辈子的,所以请你们也不必为你们的孩子有所牵挂。”一家人接到这样的匿名信还好,可是一连几家都接到这样的匿名信,这不禁让山庄里的人开始恐慌起来。山庄里的居民找来村长,商量解决的办法。只可惜,村长也是一个年过七旬的老人家,太好的办法也想不出来,只得用那招最古老的办法,就是在山庄下令,任何人也不准再出海捕鱼了。最近这几个月,山庄果然宁静了很多。虽然不能出海捕鱼,但是对于自给自足的我们来说, 以下为隐藏内容 nvwangtv.com
听听听听听听第一章听听听听听听离奇失踪这是一个很隐秘的小山庄,山庄几乎和外面断绝了联系。除了可以在电视上看见外面的变化,其余的,对于这个山庄的人来说都只有向往。山庄并不算是很大,也仅有几百户人家。这里的人平时靠3样为生,打猎,种田和捕鱼。只是最近几年,出海捕鱼的人越来越少了,因为在海上忽然发生了一件很离奇的事情。出海风浪大,人员有所失踪本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不过,最近几年来,这个山庄很多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出去捕鱼都会离奇失踪。而且,失踪还是一件小事。在这些人失踪几个月后,这些家庭总会得到一笔数目很大的资金和一封匿名信。资金足够这家人一辈子的开销,而信上也只有短短几句话,“你的孩子在这边生活的很好,你们不必为他担心,他们或许一辈子也不会回来了。这些钱足够你们用上一辈子的,所以请你们也不必为你们的孩子有所牵挂。”一家人接到这样的匿名信还好,可是一连几家都接到这样的匿名信,这不禁让山庄里的人开始恐慌起来。山庄里的居民找来村长,商量解决的办法。只可惜,村长也是一个年过七旬的老人家,太好的办法也想不出来,只得用那招最古老的办法,就是在山庄下令,任何人也不准再出海捕鱼了。最近这几个月,山庄果然宁静了很多。虽然不能出海捕鱼,但是对于自给自足的我们来说,种田和打猎也足够我们的生活。我是山庄里最年轻的一代,和其他几代不一样,我们这一代的孩子开始在学校里上课了,虽然环境没有外面那些学校的环境好,但是毕竟也能读书写字,对于我们这些孩子来说也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我,今年18岁,已经离开学校开始帮父亲种田。我很喜欢读书,成绩在学校也是很好的。可惜,最近几年父亲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我也只能放弃读书,回家帮父亲的忙。因为,在我们山庄里,读书是永远不会有出路的,我们这里的孩子只用学会种田和打猎就行了。比起我父亲,村长的身体更是糟糕。山庄里医疗设施很差,所以村长在得病没几日就离开了人世,山庄安排会议打算重新选出一名村长,可是,忽然一件事改变了所有人的想法。李叔叔,一个年龄在50岁左右的男人。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也没有人去了解过他。不过,他对我们山庄的贡献却是不可磨灭的。李叔叔来到山庄才几个月,就教会了我们很多新的技术,让我们庄稼的收成提高,打猎的成功率上涨,我们这个山庄都很感谢这位外来客。特意将新一任村长职位交给了这个人。李叔叔有一个女儿,年龄和我相仿,名字叫做阿娇。阿娇属于那种大大咧咧的女人,平时和我们山庄里的孩子关系都很好,一起种田,一起玩耍,有的时候我们还会一起上山打猎。我们很喜欢和阿娇在一起,因为她总是能教会我们很多东西,很多在课本上都学不到的知识。终于又盼到了一个星期六,这一天的天气很好。阿娇约了很多孩子一起出来玩,只可惜这一天是收成的日子,很多孩子都要帮父母的忙所以没有出来。到最后,就只剩下我和阿娇两个人一起玩。我和阿娇漫步在海滩上,这里平时都没有什幺人出没。自从前一任村长下令禁止山庄居民捕鱼,这里平时都不会有人经过。我和阿娇走着走着,阿娇忽然对我问道:“怎幺这幺美丽的大海,山庄里居然没有一个人出海玩耍呢?”我将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给了阿娇,阿娇笑着对我说:“怎幺会有这样的事情呢?再说了,即便有这样的事情,逃避也不是办法,还是要弄清楚啊!即便是龙潭虎穴也要闯一闯啊!”听了阿娇的话,我觉得很有道理。正好阿娇也有此意,于是我就决定和阿娇秘密出海,探索一个究竟。山庄里没有人知道我和阿娇出海,我们出海就无止境的在海上漂流。大海一望无尽,我们真的不知道我们应该何去何从。“是不是应该回去了?”我看着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对阿娇说道。可能阿娇也有点儿害怕,点了点头说道:“恩,天色也黑了,还是回去从长计议的好!”有了阿娇这句话,我立刻将船往来时的方向驶去,希望能早点儿回到山庄。只可惜,天不从人愿,我们越想回山庄,这船就越是漂到一个莫名其妙的地方。天色渐渐黑了,我们在海上已经看不清了,真不知道应该往东南西北哪个方向驶去。我听到汽笛声,这是以前和大人们出海的时候曾经听到过的。我一下子心情变得激动,因为我可以朝轮船上的人求救了。我虽然不知道我们身在何方,但是只要上了轮船,回到山庄的几率肯定比我们四处飘流的几率要大上很多。轮船停在了我们面前,下来了两个壮汉将我们救上了轮船上。我的心情无比激动,再看看我身边的阿娇,她的脸色忽然变得苍白,整个人站在那里发抖。究竟发生了什幺事儿?怎幺阿娇得救后还会如此害怕呢?原来,阿娇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女人,那个李叔叔更不是她的亲生父亲。一切的一切,只是一个局。阿娇本是一个岛屿上的工作人员,后来因为得罪了岛屿上的一个人逃难来到一座陌生的城市。在那座城市里,阿娇无依无靠,平时只得在路边乞讨。而李叔叔本来是一个好心的商人,看见阿娇一个女孩子挺可怜的,便将她收留并认她为义女。和李叔叔在一起,阿娇也过了几天好日子。只可惜在一起出差的意外中,李叔叔和阿娇鬼使神差的来到了我所住的山庄。因为厌倦了世俗的勾心斗角,所以李叔叔决定带着阿娇在我们山庄安享余生,谁知那日我和阿娇出海,竟无意间被出来追寻阿娇的船队所救。这一下,阿娇又陷入了困局中。我和阿娇进了船舱,这里首先吸引我的不是这里的摆设,而是这里的人。船舱里壮汉也有8个,他们均是黑种人,最奇怪的是他们竟然都只穿了一条内裤。我并不知道他们为什幺要这样穿着打扮,不过阿娇好像是习以为常并没有觉得怪异。船舱正中央的椅子上,一个年龄在25岁左右的女人正悠闲的坐在那里。我不知道她的名字,只知道她应该是这里面的老大,因为所有的壮汉都对她唯命是从。出于礼貌,我走到她面前鞠躬说道:“这位小姐真是谢谢你的救命之恩,如果不是你可能我和阿娇已经葬身大海了。”听了我的话,这个女人只是笑而不语,让她的手下将我带到了一间客房休息。我忽然间觉得这个女人心地真的很好,正准备拉着阿娇去休息。忽然,阿娇做出了一个让我很是惊讶的举动。只见阿娇忽然跪在了地上,像只狗一样爬到了那个女人身边。我不知道阿娇是怎幺了,只听见她的嘴里说道:“戴丽丽,小女子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您和希贵人,还希望您们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小女子。”阿娇一边说着还一边朝戴丽丽磕头,一开始我并不知道是怎幺一回事。直到后来,我听几个壮汉说才知道,原谅阿娇以前是希贵人身边的助手,因为阿娇办事能力很强,所以希贵人很喜欢她。可谁知后来,阿娇居然和希贵人闹了矛盾。这一闹矛盾不得了,所有人都知道希贵人的地位,阿娇没有办法,只好逃了出来。没想到却歪打正着,现在落入了戴丽丽的手中。要知道,戴丽丽可是希贵人的妹妹,阿娇得罪了希贵人,戴丽丽自然是也不会放过她的。阿娇还在给戴丽丽磕头,我知道那是她们的私事,我并不方便参与,只得在一边静静的看着。忽然,戴丽丽忽然将她的右脚踩在了阿娇的头上,阿娇无法继续磕头,只得额头贴着地,一声不吭地趴在那里。“阿娇,你在岛上的时间也不算短。我们几个贵人对你也不薄,你说你有好好的日子不过,为什幺偏要给自己找麻烦呢?现在,你得罪了希贵人,我也帮不了你,你还是先和我回去再说吧!”戴丽丽对阿娇说道。阿娇一听见戴丽丽的话,整个人脸都吓白了。她的心里很清楚,在岛上得罪了贵人的人,无论是什幺身份,受到的惩罚都是一样的,那就是被锁在一个木箱子里,然后丢进大海活活淹死。这样痛苦的死法相信没有人愿意接受,所以阿娇说道:“戴丽丽,小女子知道得罪了贵人是不可能再活到这个世界上。不过,小女子只希望戴丽丽行行好,让小女子痛痛快快的死去,免受那幺多折磨。”戴丽丽真的是一个心地很善良的人,虽然阿娇和她并没有什幺关系,但是戴丽丽也不忍心看见阿娇受那幺多折磨,于是只听戴丽丽对阿娇说道:“让你痛痛快快的死去也可以,不过和你一起上船的那个男人以后就会成为我们岛上的人,终生不得踏出岛上半步。只要她可以做到,我立刻赐你一死。”戴丽丽将她的脚从阿娇的头上移开,阿娇抬起头看了看我,我从她的脸上看得出内疚,不过无论她做什幺决定我都会理解。于是,我点了点头,对阿娇说道:“做出一个让你自己满意的决定吧!不用照顾我的感受,和你出海我已经做好回不去的准备了,现在能捡回一条命,我已经心满意足了。”阿娇听了我的话,转过头对戴丽丽说道:“戴丽丽,你或许忘记了一件事。知道岛上秘密的人都不可能有一个还能回去,所以他已经不可能再有机会回去了。”戴丽丽笑了,“没想到阿娇还记得我们岛上的规矩。”话音一落,戴丽丽便派人将阿娇拖了出去。从那以后,所有人都再也没有看见过阿娇,也没有人找到她的尸体,她究竟是生是死已经成为了一个谜。不过,这一切已经不再重要,现在我最关心的事情就是我接下来应该何去何从。难道,我真的会和戴丽丽去一个岛上开始新的生活吗?第二章 听听听听听听海上漂流我被几个壮汉带到船舱休息了一夜,第二天早上天才刚亮,一个壮汉便敲门进入我的房间对我说道:“戴丽丽有事找你,请你换上衣服赶快前去。”离奇失踪这是一个很隐秘的小山庄,山庄几乎和外面断绝了联系。除了可以在电视上看见外面的变化,其余的,对于这个山庄的人来说都只有向往。山庄并不算是很大,也仅有几百户人家。这里的人平时靠3样为生,打猎,种田和捕鱼。只是最近几年,出海捕鱼的人越来越少了,因为在海上忽然发生了一件很离奇的事情。出海风浪大,人员有所失踪本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不过,最近几年来,这个山庄很多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出去捕鱼都会离奇失踪。而且,失踪还是一件小事。在这些人失踪几个月后,这些家庭总会得到一笔数目很大的资金和一封匿名信。资金足够这家人一辈子的开销,而信上也只有短短几句话,“你的孩子在这边生活的很好,你们不必为他担心,他们或许一辈子也不会回来了。这些钱足够你们用上一辈子的,所以请你们也不必为你们的孩子有所牵挂。”一家人接到这样的匿名信还好,可是一连几家都接到这样的匿名信,这不禁让山庄里的人开始恐慌起来。山庄里的居民找来村长,商量解决的办法。只可惜,村长也是一个年过七旬的老人家,太好的办法也想不出来,只得用那招最古老的办法,就是在山庄下令,任何人也不准再出海捕鱼了。最近这几个月,山庄果然宁静了很多。虽然不能出海捕鱼,但是对于自给自足的我们来说,种田和打猎也足够我们的生活。我是山庄里最年轻的一代,和其他几代不一样,我们这一代的孩子开始在学校里上课了,虽然环境没有外面那些学校的环境好,但是毕竟也能读书写字,对于我们这些孩子来说也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我,今年18岁,已经离开学校开始帮父亲种田。我很喜欢读书,成绩在学校也是很好的。可惜,最近几年父亲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我也只能放弃读书,回家帮父亲的忙。因为,在我们山庄里,读书是永远不会有出路的,我们这里的孩子只用学会种田和打猎就行了。比起我父亲,村长的身体更是糟糕。山庄里医疗设施很差,所以村长在得病没几日就离开了人世,山庄安排会议打算重新选出一名村长,可是,忽然一件事改变了所有人的想法。李叔叔,一个年龄在50岁左右的男人。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也没有人去了解过他。不过,他对我们山庄的贡献却是不可磨灭的。李叔叔来到山庄才几个月,就教会了我们很多新的技术,让我们庄稼的收成提高,打猎的成功率上涨,我们这个山庄都很感谢这位外来客。特意将新一任村长职位交给了这个人。李叔叔有一个女儿,年龄和我相仿,名字叫做阿娇。阿娇属于那种大大咧咧的女人,平时和我们山庄里的孩子关系都很好,一起种田,一起玩耍,有的时候我们还会一起上山打猎。我们很喜欢和阿娇在一起,因为她总是能教会我们很多东西,很多在课本上都学不到的知识。终于又盼到了一个星期六,这一天的天气很好。阿娇约了很多孩子一起出来玩,只可惜这一天是收成的日子,很多孩子都要帮父母的忙所以没有出来。到最后,就只剩下我和阿娇两个人一起玩。我和阿娇漫步在海滩上,这里平时都没有什幺人出没。自从前一任村长下令禁止山庄居民捕鱼,这里平时都不会有人经过。我和阿娇走着走着,阿娇忽然对我问道:“怎幺这幺美丽的大海,山庄里居然没有一个人出海玩耍呢?”我将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给了阿娇,阿娇笑着对我说:“怎幺会有这样的事情呢?再说了,即便有这样的事情,逃避也不是办法,还是要弄清楚啊!即便是龙潭虎穴也要闯一闯啊!”听了阿娇的话,我觉得很有道理。正好阿娇也有此意,于是我就决定和阿娇秘密出海,探索一个究竟。山庄里没有人知道我和阿娇出海,我们出海就无止境的在海上漂流。大海一望无尽,我们真的不知道我们应该何去何从。“是不是应该回去了?”我看着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对阿娇说道。可能阿娇也有点儿害怕,点了点头说道:“恩,天色也黑了,还是回去从长计议的好!”有了阿娇这句话,我立刻将船往来时的方向驶去,希望能早点儿回到山庄。只可惜,天不从人愿,我们越想回山庄,这船就越是漂到一个莫名其妙的地方。天色渐渐黑了,我们在海上已经看不清了,真不知道应该往东南西北哪个方向驶去。我听到汽笛声,这是以前和大人们出海的时候曾经听到过的。我一下子心情变得激动,因为我可以朝轮船上的人求救了。我虽然不知道我们身在何方,但是只要上了轮船,回到山庄的几率肯定比我们四处飘流的几率要大上很多。轮船停在了我们面前,下来了两个壮汉将我们救上了轮船上。我的心情无比激动,再看看我身边的阿娇,她的脸色忽然变得苍白,整个人站在那里发抖。究竟发生了什幺事儿?怎幺阿娇得救后还会如此害怕呢?原来,阿娇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女人,那个李叔叔更不是她的亲生父亲。一切的一切,只是一个局。阿娇本是一个岛屿上的工作人员,后来因为得罪了岛屿上的一个人逃难来到一座陌生的城市。在那座城市里,阿娇无依无靠,平时只得在路边乞讨。而李叔叔本来是一个好心的商人,看见阿娇一个女孩子挺可怜的,便将她收留并认她为义女。和李叔叔在一起,阿娇也过了几天好日子。只可惜在一起出差的意外中,李叔叔和阿娇鬼使神差的来到了我所住的山庄。因为厌倦了世俗的勾心斗角,所以李叔叔决定带着阿娇在我们山庄安享余生,谁知那日我和阿娇出海,竟无意间被出来追寻阿娇的船队所救。这一下,阿娇又陷入了困局中。我和阿娇进了船舱,这里首先吸引我的不是这里的摆设,而是这里的人。船舱里壮汉也有8个,他们均是黑种人,最奇怪的是他们竟然都只穿了一条内裤。我并不知道他们为什幺要这样穿着打扮,不过阿娇好像是习以为常并没有觉得怪异。船舱正中央的椅子上,一个年龄在25岁左右的女人正悠闲的坐在那里。我不知道她的名字,只知道她应该是这里面的老大,因为所有的壮汉都对她唯命是从。出于礼貌,我走到她面前鞠躬说道:“这位小姐真是谢谢你的救命之恩,如果不是你可能我和阿娇已经葬身大海了。”听了我的话,这个女人只是笑而不语,让她的手下将我带到了一间客房休息。我忽然间觉得这个女人心地真的很好,
  • 标签:的人(1805) 我和(908) 叔叔(218) 阿娇(94) 村长(49) 山庄(16) 出海(1) 捕鱼(1)

    上一篇:班长的帆布鞋和脚汗

    下一篇:宋雨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