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堕小剧场

“强者生,弱者死,是世间唯一的真理,阿薰,你现在明白了吗?”
脸蛋和身体均为白色绷带缠绕的男子正坐在虎皮大椅上,从绷带缝隙中露出的暗红色的肉,说明身体的主人遭遇过严重烧伤,但他锐利的眼神、嘹亮的声音却与瘦削病态的身体不符,被自己人暗算,身中数枪倒地后又被淋油焚烧,活下来的他尽管肉体已残破不堪,精神和剑术却远超之前,更不可思议的是,作为男性的欲望也没有被剥夺,如果不是亲身体验,阿薰完全想象不出一个重度烧伤的残废,会有那幺旺盛的精力………想到方才自己疯狂的表现,她低头发出一声娇羞的嘤咛。

“忽忽忽,薰妹的肉体越来越敏感了,不就是给屄做个小手术也能高潮,等明天新婚之夜可要收敛点,刚才的浪叫声真没品,全船都听见了。”在阿薰的一边跪坐的手持烟斗的妖冶女子,名叫驹形由美,乃是志志雄的得力干将兼爱人,她正用狐媚的眼睛盯着浑身香汗淋漓,卧倒在地的少女,发出阴沉的笑声。 nvwangtv.com

如果在数日前,神谷薰应该会扑上去和这女人扭打一顿,但刚从处女膜手术中缓和过来的她,只是慵懒地用双手撑起身体坐了起来,在暗室的火光下,志志雄可以看清她的脸蛋以及裸露的上身,薰本是传统的大和美女,明眸樱口,长年练剑让她的模样在清纯中带上一丝坚强,但经过原本吉原头牌由美数日来的调教,以及志志雄肉棒日以继夜的滋润,这名十七岁的剑道少女的俏脸上已经有了花街女子的妩媚,此刻她将一头扎成马尾的乌黑直发散开后如瀑布般泻下,加上高潮过后残留在双颊的红晕,更是显得柔顺乖巧,要说她身上还有什幺“坚硬”的地方,就只有胸前娇小的乳房,花季少女的一对鸽乳加起来还没有由美的一只大,但由美的球状奶子太软了,捏起来没什幺实感,阿薰竹笋状奶子虽小,却坚硬挺拔,关键是从体格上讲,小鸟依人的阿薰更衬瘦削的志志雄,每次将她搂在怀里把玩就像一具精致的人偶一样,志志雄可以一手操控她的胸部,一手玩弄她的私处,阴茎则拍打着少女丰满的臀部,舌头则深入阿薰的檀口中与她热情湿吻,情到深处时,自己的肉棒会插入她的肉穴或屎孔,听她的声音从害羞的呻吟变成放纵的淫叫,热恋宿敌绯村剑心的女体最敏感宝贵的四个部位被自己一次性牢牢掌控,最后连心灵也在交媾中腐化堕落,那种征服感正是志志雄想要的。

内容来自nwxs5.com



“薰妹,除了这里,姐姐没其它比得上你的啦?”由美走到阿薰背后,开始抚摸她的胸脯,薰的胸前可以清晰看见男人重度调教留下的淤青以及淡淡的鞭痕,由美的指尖停留在志志雄造成的印记上,嫉妒万分地把指甲扎了进去。阿薰当即痛得尖叫起来。
  • 标签:自己的(19157) 肉棒(3540) 由美(105) 男人(2173) 奶头(124) 肉体(26) 志雄(3) 刀柄(1)

    上一篇:被大姐姐强制捆绑闻臭袜榨精

    下一篇:恶梦学院续